胞兄核能工程碩士劉政平

八十 自 述

 

 

 

1949年,民國38年隨著國軍遷臺灣,先父時任海軍總司令部政工處副處長,全家八口搭乘海軍「中海」號坦克登陸艇(LST),從上海經過一天一夜平安抵達左營軍港,安排住進左營內惟自強新村138 號(最後一排較靠近左營軍區),我正好六歲,就進入海軍子弟小學一年級就讀。不久之後,先父調職,就任空軍機械學校(簡稱機校) 政治部主任,校長是文士龍空軍上校,我就轉校就讀岡山空軍子弟學校一年級。校長蔡保田,五年後畢業,沒考上省岡中的初一,祗好就讀位於東港大鵬灣的空軍至公中學(紀念周至柔總司令),但是要住校,一日三餐跟住宿全包,先母認為我太小就離家住校不妥,乾脆要我哥一起去唸至公中學。唸完一個學期,就轉學省岡中,但是要先去唸路竹分部,在路竹分部,每天坐火車上學,從岡山坐到路竹僅一站八公里,再走路卅分鐘才到學校,校長是夏國華,唸完一個學期,才轉到岡山校本部唸初二。

 

在省岡中唸完初三,老父認為我的成績雖然可以進岡中的高中部,但是唸完三年高中,考進大學的機會很低,因為大多數都進三軍官校,而父親不願意他的兒子再當軍人。所以要我去考高雄中學,因為它的升學率高,可是高雄中學是單獨招生,萬一考不取,可能要去唸市中,因此研究結果,決定去考臺南的高中,因為是聯招,有南一中、南二中和南市中,既使是南市中都跟省岡中差不多。參加臺南高中的聯考,結果分發到南二中,雖然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

進入南二中,當年大專聯考甲組的狀元是南二中畢業的李清木同學,考進臺大醫科第一名,這是有史以來,南二中首次在大專聯考,拔進頭籌!校長周簡文大喜過望!而全校師生士氣大增,毛齊武、施正川也考進成大電機系。

我在南二中三年,每天坐火車上校,單程45 分鐘,在火車上都在看書,民國51 年我高中畢業,參加大專聯考,全班近五十人,祇有七人上榜,一個成大、一個工專,四個海專,另一個藝專。我是四個海專之一,另外三人是邱桂、汪德明和陳德雄。邱桂是輪機、陳德雄是河海工程,我和汪德明是造船工程。父親得知後,他還是蠻高興的,因為他一生想要做工程師的願望,終於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同時也圓了他的夢。

 

四年的大學生涯,一幌而過,一年的預備軍官,在高雄旗津的海軍第四造船廠擔任少尉副工程師,一年後服完預官,考入華航修護工廠擔任停機線的助理機械員。我在1968-1973 年間,在華航擔任飛機的修護與飛航任務,由於個人有寫notes 和寫日記的習慣,所以很容易抽出一些有興趣的航務事情跟大家分享。迄今已有近五十年的往事,想起來還是津津有味,值得回味。1968 年民國57 年六月底服完海軍少尉預官,從高雄返回臺北,聽從先父的指示,一心一意地希望能進基隆的臺灣造船公司(中船公司)做工程師,當時由經濟部統一招考,包括臺電、中油、臺肥、臺船等公司。

 

記得當時在西門町的國光戲院筆試,然後口試,口試官是臺船公司的總工程師鞠鴻文(交大畢),記得他問我的考題是潛水艇跟水面船舶有何不同?因為在學校沒教過潛水艇,一下子儍掉了!我回答說潛水艇在水中由於沒有海浪,全部都有水中無波浪的阻力,唯一的媒介是水,算是Fully merged ,當時的口試成績,真的沒有把握會錄取,不過一個月後收到通知單,全班同學全都被錄取,一半分發到基隆臺船公司,另一半分發到高雄臺機公司的船舶廠,我是分到基隆臺船公司的船舶廠,任船體組合五等工程師。自己很高興,爸爸更喜歡,因為圓了他一生當工程師的願望!

 

同班同學李中岳、席國泰跟我被錄取後,就在週日搬進臺船公司的宿舍,宿舍就在海大正校門的對面,我們三人一房,當晚就寢後不久我的肚子開始疼痛,心想忍一下,睡醒之後就好了,不幸地是肚子愈來愈痛,忍也忍不住,十一點鐘後我的呻吟聲,把中岳噪醒,半夜兩點多他叫醒國泰要送我去急症,由於海防執槍戒嚴,不準通行,一直拖到天亮,終於叫計程車送我到基隆海軍醫院,急救人員抽血檢測後發現是急性盲腸炎,需要立即手術治療,我立刻打電話給我母親告訴她,要盲腸炎開刀!她當機立斷要我原計程車直接開回臺北的空軍總院,因為她認識空總醫師的總醫師汪叔游,翌晨8:30到醫院門口,媽媽巳經在門口等我,手術早就安排妥,一小時後手術後送到病房休息,要求住院一週。

 

就在此休養中,收到華航初試錄取通知書,並約定下週口試,口試官是空勤機務室的施純蓀副主任,應約時他口試我卅分鐘,给我的評語是六個大字,迄今仍記憶猶新,「有潛力、可訓練」。我也誠實地告他,早先我也被臺船公司錄取,由於盲賜炎手術目前正在休養中。返家後跟先父商量,到底去哪?先父的看法是去臺船公司,學的是造船當然是進造船公司囉!但是𧗾量當時的情況,我做了去華航的選擇,原因有二:第一薪水高,華航給$2380元月薪,而臺船是$1980,差$400 元,更甚者是我可以住在家堙A每日騎單車上班,而臺船我要租房,同時三餐都要外食,花費不貲。為了慬重還請教學長張祟淵他時任F/E他告訴我,薪水高可以拿美金,同時沒有朝九晚六上班時間的規定。

 

因此決定去華航捨臺船,(由於盲腸手術而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在華航飛行期間,飛有四個螺旋槳飛機的DC-4,當時的機長有郭世俊、張海勝、林乃順、湯關振……有一次是DC-4 貨機從臺北飛香港,遇到颱風天,在澎湖上空飛機躲不過颱風圈,在颱風圈中,飛機像個玩具,大雨傾盆,強風暴雨,驚濤駭浪,風暴嚎叫,暴雨抽打擋風玻璃,幾乎要把機翼包裹起來……像坐一在過山車船忽上忽下,發動機恐因低溫熄火,祗好猛加油門,推到起飛馬力的Power四個引擎嘶嘶亂響,像是噩夢一場的驚魂飛行,通過颱風圈後,終於平安降落在香港的啟德國際機場。

 

不久之後,公司訓練我們飛軍用運輸機 C-123 (Fairchild Provider)C-123的機長有李鐵民、湯關振、譚浩、何敏源、郭世俊……這種突擊運輸機是駐越南美軍的運輸主力,這是華航副總葉振聲從中情局(CIA)拿到的生意,當時連駐越美軍最高指揮官四星上將威斯摩蘭(Westmorland)將軍的座機也是C-123訓練由高魯、張良卿、于長嶽三位教官帶飛。我們每日的飛行任務是從西貢新山一機場(Cang hang Kyong Quoc)起飛,沿著海岸線向北飛,先落芽莊(Nha Trang)再往北飛飛到越南古都順化(Hue),由順化向西北飛標高兩千公尺的百里居(Pleiku),停機加油後再起飛回西貢,但是飛行途中總是遇到滂沱大雨,據說這是固定的雷陣雨,每天如此。這段期間有一個小插曲,美國中央情報局給我們華航一個新的任務,就是給一個越南村莊運送米糧,因為這村莊完全被越共包圍進出艱難,唯一的辦法就是空投物資,我們沒有直升機,非得降落才行,最後將村子一條較直的牛車道,是的,就是牛車走的道路,當成是臨時跑道,C-123 的確是一架好飛機,短場起飛落地都行!記得我們當時一天飛了六趟,飛機落地不關車,全部六個貨盤推下去就走,當時的中南半島就是如此的混亂,幾乎都是無政府狀態。

 

我於1973 年初華航調我返回臺北後,經家庭會議,在舅父嚴濱存的鼓勵下,決定出國留學來美國深造,第一:留考通過,拿著教育部留學生出國許可證,第二:我的托福考試及格祇保留兩年,快到期了,再不出國的話就要重考。第三:年紀已經30,記憶力,思考力都可能下降。19738 25日搭上免費的華航飛機票,波音707 由臺北起飛到東京加油後,直飛舊金山(San Francisco ), 在舊金山停留五個小時等天亮後,改乘美航(AA) 飛到聖路易市的林白機場,再換灰狗巴士(Greyhound Bus)經過兩個半小時抵達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 Columbia )的哥侖比亞總校區。經由謝希平同學的幫忙暫時安排住宿,第二天就搬到學校宿舍安定下來,次日去教務處註冊組報到手續繳費,正式入學。

 

第一學期我祗選兩門課,原因有二:首先是自己巳經卅歲,離開學校六年,恐怕一下子跟不上,第二英文上課還不適應,怕聽不懂。選的兩門課是冷涷學(Refrigeration)和內燃機(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學期結束後,居然都拿到“A”, 很有鼓勵而有信心。第二學期申請到獎學金,不要繳學雜費,一口氣修四門課包括核工系的一門。兩年後順利畢業拿到航空機械碩士學位。在碩士論文的最後審核口試中,三位教授Dr. Miles, Dr. Harris, and Dr. Crichton 全權同意並通過我的論述,這可說是我來美的首戰成功,令人欣慰!拿到學位後就來洛杉磯就職 Bechtel Power Corporation 任機械工程師,最初三年做應力分析師(Stress Analysis)大都是在核能發電廠 (Nuclear Power Gerenation Station)的管路設計(Pipeline Design)上,這不是我要做的,而我是想做電廠蒸氣(Steam)、供水(Feed water)和冷卻系統(Cooling System)工程方面。不久,我就調到另外一個專案(Project)做海水冷卻(Seawater Cooling)煱爐(Boiler)的散熱系統(Heat Exchanger)工程。

 

1978 通過加州( State of California)職業工程師執照 (Professional Engineer PE)拿到機械工程師( Mechanical Engineer)的執照(License)工作三年後,Bechtel Power Corporation (貝泰公司)派我去臺灣參與臺電公司核能發電廠,核二廠的興建工程,任駐工地建造工程師,在臺灣北部萬里臺電核二廠、一待就是三年,返美後由於三哩島核電廠的事故,核電工業一落千丈,貝泰公司開始調動人員前往外州幫忙,我看情況不妙,決定再回到航空工業,申請位於長堤市(Long Beach)麥道飛機公司(McDonald Douglas Corporation)面試一談即合,馬上錄甪。工作六個月後,被MD-11 專案總經理George Field 賞識,調到總部的顧客服務部任資深顧客工程師(Sr. Customer Engineer )專門負責中國大陸與臺灣民航客機的銷售,由於波音公司有強大的市場,所以派出銷售人員常駐北京,麥道有鑒於此,也決定派出代表去北京,當時麥道請到一位跟北京高層熟悉人士,但他不懂飛機,公司決定派我做技術代表,同時在北京王府井租屋以便長期經營,每次派出去北京六個月,六個月可以回美國一趟,當我將此情形告訴內子,她立即反對,理由是孩子還小,特別需要父親的照顧與關懷,尤其是上下學的接送(因為內子也在上班),因此回絕公司的好意不去北京。不久之後,公司調我到補給部門,補給任務不是我的專長,更不是我的意願,乾脆不幹了!所以決定辭職,結束七年半的麥道生涯。 1989年回到我自己公司做專職的報關師迄今。

 

 

劉政平先生文章的廻響     

 

James Pi 畢日陞  2023.11.16

 

1968 年,我在成大電機系讀一年級,開學不久,微積分女教授郭德菱老師病逝,由成大數學系助教暫時兼課,再從岡山空軍機械學校請來劉志申先生代課微積分兩個學期。劉先生是北方人,口齒清淅,黑板字整齊好看,兼課成大要從岡山坐火車到臺南。1969 年春節,劉志申先生請了十多位成大學生到他的眷村包餃子。劉先生用岡山豆瓣醬待客。岡山以豆瓣醬著名至今。

 

文中提到的南二中毛齊武先生,成大電機系畢業後來美,獲碩士學位後返回成大,任教當時我們大三的網路分析(network analysis),很受學生歡迎,我們畢業前某次旅行,毛教授還帶了小女兒和我們出遊,目前在YouTube中,尚可看到毛齊武教授的短片:

 

https://youtu.be/SV9LQ4pPDGI?si=S4QDQrl-5083o6qm

 

https://youtu.be/WojuC6z3Tc8?si=rAw-P-WYDOXRetWG

 

劉先生提到任職的Bechtel Power Corporation,是專門建造核能發電廠的公司,七十年代至八零年代末期,我大哥Jerry Pi(1940 年生)取到土木工程博士學位後,先在Chicago 的Pioneer construction 工作,大概是1974 年左右,即遷來南加州Downey 的Bechtel Power Corporation任職,當時和我大哥閒聊,知道Bechtel 中,臺灣來美的華人工程師不少,如張明Ming Cheung,李如霖Rulin Lee, Bill Pi (皮)等。Bechtel的華人工程師,喜歡到彭園吃川菜午餐。

Bechtel 在臺灣的分公司,記得叫貝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