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覽蓋蒂博物館中心有感

 

 聖誕節期間,風和日麗,加州陽光帶給人們一份特別溫暖。適逢楊少峰牧師由香港到美國探親,值此期間我們重聚得以分享靈修,在  主話語中獲得飽足聖靈充滿,靈命增長共渡歡愉時光。“人莫強如喫喝且在勞碌中享福,我看這也是出於上帝的手。”(傳道書3:24),更感謝  神的妥善安排,在楊牧師返港前二天,我們竟能與他同到已嚮往的蓋蒂博物館中心(Getty Center)一遊。 

 中午時份我們自行開車,抵達經已預定好留有停車位廣場後,搭乘電梯進入正門。蓋蒂博物館中心座 落於危崖頂上,俯覽浩蕩的太平洋,活生生是公元前一世紀羅馬海濱別墅的翻版,令人望之儼然讚嘆。當通過入口處在大堂內,可隨由各人興緻聘請導遊帶領參觀,或自己隨意漫步,瀏覽四周景物。我們首先到附近的二間電影院展覽室,觀看播放介紹有關博物館歷史,以及各景點風光,藝術作品圖片,影畫後,乘坐電車到達山 坡頂點,沿途可見到建築物外貌及嫩綠的植物。 

 1983年創辦人保羅蓋蒂擁有大約750英畝,在Santa Monica高山,數年後由一位國際研究員Richard Meier為這座著名建築物設計選擇,藉著他個人獨特風格,採用多方面建材,表現出蓋蒂以過往的基業及對未來的信念。 

 在意大利館內,陳列著許多座臘像及古銅鑄成的耶穌,“天天背負我們重擔的  主,就是拯救我們的  上帝,是應當稱頌的。”(約68:19),使人有著“我要默念你威嚴的尊容和你奇妙的作為。”(詩145:5),其中卻有二座大小不同的該隱和亞伯打鬥銅像,當時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什麼發怒呢?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他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他。”(創4:6-7),實給于世人很大警惕。 

 在色彩鮮明的聖母畫像周圍,佈滿著許多小天使,“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啟示錄14:6 

 我們步出陽台居高臨下,目睹高速公路車輛川流不息,樓房顯得很渺小,當望著松林遍野,憶及越南文有節短詩,一位失意學者曾觸景傷情寫下“後世願望誓不為人,做棵松樹半空長嘯”,那份鬱鬱不得志,而虛懷若谷抱負,使我平添無奈嗟嘆感慨。時值黃昏將近,遠眺天際,雲、海,連成一片,彩霞綺麗無比,“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耶和華的名是應當讚美的。”(詩113:3 

 保羅蓋蒂在二次大戰期間,是全球公認的億萬富翁,當初他在32億遺產中,慨撥22億元為蓋蒂美術館的建館基金,使該館成為全球資金最充裕的收藏與研究機構,十八世紀龐貝古城出土,給遍遊大江南北的蓋蒂先生,提供一個心目中最佳的建築藍圖。 

 花園和種植基地,在蓋蒂博物館中心屬於藝術家羅拔爾榮(Robert Irwin),以色彩及結構相對點的貢獻,他不只是茂盛的中央花園創造人,並將之稱為“園內的彫刻品,熱望能成為藝術”,故此,這堛漱u作進展,隨著季節而變動。在頂樓花園天台上,繁植著一大片,加州最具權威的花莽天堂鳥,屹立映現眼前非常壯觀,更屬攝影師們不容錯過的獵影鏡頭。 

 俯視花園底層,水源經過磚牆流入池中,以錯綜迷人之曲徑,培植著數佰株杜鵑花,池的周圍有特別栽培植物,它們擔任著顏色,光圈和反射的偉大工作。如果你遨遊到碗形南方盡頭,在水池前降低,可取代羅省天平線在一邊,而蓋蒂博物館中心卻處於另一邊,這是由於以上高聳的建築所形成,而想起聖經中一段經文,生命水和生命樹,“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上帝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果子乃為醫治萬民。”(啟示錄22:1-2)未知當興建進行工程時,有否得到啟示呢? 

 此處的一草一木,一處轉角,一座雕像,觸目皆是仿古之作,令人深思不已,更可看到文藝復興時代,以至十九世紀名家雕塑作品,及文物。從中可見到當時藝術風格的時尚與轉變,及宮庭藝術,流散入民間後,猶自曖曖發出的璀燦光芒。這座蓋蒂博物館中心給于人有著“翡翠珍藏文藝復興,龐貝古城重現江湖”感慨。“但誰像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呢,他坐在至高之處,自己謙卑觀看天上地下的事。”(詩113:5-6),故此“耶和華超乎萬民之上,他的榮耀高過諸天。”(詩113:4

 

199912月寫於美國加州橙縣安納罕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