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榮惠倫的《刺青〈婉約〉這白人女子》

 

《早安澳大利亞》第二期,美文如潮,好詩如海,耐人尋味。在瀏覽一遍之後,視線聚焦於這一首膾炙人口的詩上。那就是風笛詩網網主榮惠倫的傑作----《刺青〈婉約〉這白人女子》。(以下簡稱《刺青》)。

 

最能引起共鳴的是詩人的激情。履端于始,則設情以位體。這是一首詩的緣起。

 

夏日湖濱,迎臉偶見一位在肩上刺青的白人女子。刺青,司空見慣。但那兩個方塊字,卻讓頂着火辣辣陽光的詩人更添好幾分熱度,讓他熱血奔騰難以自控。那思鄉懷國的眷眷之情,那揚眉吐氣的眷眷之心,讓詩人、遊子,面對這火紅的驕陽、這清晰的湖面,掬出他那奔騰的感情的浪花;抒發他那純樸的愛國激情。同有化骨龍蟄居體内的人,自然對此會共鳴。

 

街頭躑躅、湖邊散步,偶見之事不少。與詩人所見雷同的事也不少。就拿在衣服上印花來説吧,那胸懷故宮、背負長城的,可稱紐約一夏景。可我對之就熟視無睹。究起因,凡人與詩人之別也。能如此捕捉生活的閃光點,或從平凡中挖掘不平凡的意義來,這正是詩人的使命,也是《刺青》獨到之處。

 

《刺青》情感波瀾如大海之波濤,後浪逐前浪的。這感情積聚至高處,竟掀起萬丈狂瀾。第一至第三段詩,以抒情來記事,寫出了湖濱的偶見。是全詩的鋪墊。第四段是感情的高潮。最後一段來一個篇末點題尚存幕後餘音。

 

欣賞《刺青》,是一種美學上的極大享受。最特出的感覺是詩中體現的奇正。

 

奇正是古代美學的範疇之一。奇對偶而言是單數,奇在藝術領域内,由此而引伸出失衡、參差、變化的含義。而這裡的正則具有均衡、對稱、整齊的含義。

 

奇正本來就是自然界存在的形式,一峰獨秀或兩峰對歭,美!峰之獨立與並立共存,亦美!而後者往往是大自然的普遍現象,這樣就構成大自然的在參差中見整齊,在變化中見統一的和諧畫面。在藝術上追求均衡和變化、傳統與創新這種奇正相生、融合,從來是文學、藝術家心儀的美的境界。

 

這種和諧在藝術上的反映就是一種奇正現象。以《刺青》為例,在夏日火辣辣的陽光下見雪,奇矣!黑瞳與雪肌一黑一白,參差矣!動着的雪肩與甜睡的倉頡,失衡矣!關睢之章與雄性騰圖的事本為一類,但在他們的前面又加一句都非是,獨突矣!這一類的與眾不同的藝術手法所營造的意境就很新奇。而這些奇的現象又與詩人的條分縷析的正如此和諧地統一。利用對比修辭法讓反差的現象如此融合,經過一輪的藝術渲染才引出正題兩只倉頡甜睡在一位白人女子的肩上。以借代修辭法,倉頡代替漢字,雪代替白人女子,形象生動地活現當時的情景。這種爭價一句之奇,讓人感到在新奇中見自然。

 

第四段是詩的感情奔放的高潮部分。詩人以白人女子肩上刺青的婉約二字借題發揮,書寫自己的愛國情懷。從嬰啼於故國入手,讓人堅信這種感情之純正、自然,是與生俱來的。從人性角度切入,不用說什麽冠冕堂皇的話語,更能挑起讀者的心弦。進一步形象地指出這種能哭濕了故國的嬰啼,乃因骨子裡有五千年一尾化骨龍。無他,龍種自會緬懷龍的生長地,雖然,龍至異鄉,雖然哭濕了故國的嬰啼是那樣的湮遠,詩人此時眼望着婉約,心裡躁動得也婉約婉約起來了。這裡詩人用語極其幽默,也很恰當。

 

婉約一詞本指謙恭和順,也解作柔美。在三國時魏國的嵇康《酒會詩》中又賦予新意。詩云婉約彼鴛鴦,戢翼而游,此婉約,就當親愛解。取此義,詩人忽然想婉約婉約起來了即親愛親愛起來了。這時看到詩人的感情激動得失控了,連個形容詞也當作動詞用了,霎時間,不但連婉約這個詞會動了,似乎感到整首詩也動了起來。

 

一句這些都非是/關睢之章君子好逑/或者雄性騰圖的/事,指出詩人此時的情動非彼鴛鴦,戢翼而游之婉約,而是與嬰啼哭濕了的故國以及那悠悠五千年一尾化骨龍有關的婉約,特別是刺青於這白人女子的雪肩上那兩只端端端莊莊的楷體倉頡,霎時間拉近了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距離,這樣那婉約之情便油然而生。

 

伊是如何解讀得懂其肩上的倉頡,發人深省!既讀不懂又要把它刺青於肩,奇耶?怪耶?但只要聯系到人間正道漢書開的大時代,正也!順也!此乃以小見大之妙也。非有高超的藝術技巧難以至此。

2006.3.10

 

附:

榮惠倫的《刺青〈婉約〉這白人女子》

 

星髮頂禮着

湖濱夏日   火辣辣陽光

未經意的   我遇見了

非常可掬的

 

這白人女子

可掬非常非常可掬的

    該是來自雪的原鄉

這季節    儘管輕喚伊的小名

雪肌

好罷?

 

我的黑瞳    也亮花花的

雪肌的雪肩上

甜睡着兩只倉頡

伊是如何解讀得懂呢?

刺青的兩只

端端莊莊的

楷體倉頡

〈婉約〉

 

    婉約婉約

註定今生異鄉宿命的

湮遠的嬰啼哭濕了故國的

    蟄居體内

悠悠五千年一尾化骨龍

斯刻竟也

婉約婉約起來了

 

這些都非是

關睢之章君子好逑        (純情之愛慕/惠倫按)

或者雄性騰圖的            (獸慾之衝動/惠倫按)

 

(2003/6/29芝加哥湖濱夏日‧迎臉偶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