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聽                  

 

風霜漸老

怎樣替秋色衕I姿顏

湖水澄碧

高樓月冷

燈下鬢影告成斑白

那人散髮獨坐看書

窗外疑是當年巴山的夜雨

正要側身凝神諦聽

耳際便輕輕傳來

幽幽琵琶伴着嘆息

! 就是昭君

不慣    ..........................

 

    一九九九年七月下旬得前六句,

           八月十六日乃續寫成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