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肉身

就跌倒在地圖上

向藍墨水的下游

探尋出一種戀物癖

指稱理論由虛構而成終極意義

發現那堛漲L度河正年輕

仿若好色一代男

仰首    有天河繚亂

真是如何現代  怎樣文學

說故事的人

懷抱着懺悔錄

也曾活在歷史

未完成的革命

便閒閒地娓娓道來

 

前人有集句成詩者 , 1998.11.21閱信報

《本周新書目錄》,因借取其中若干書名以成此篇云云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