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一場華麗的冒險

 

    有時候,我得承認,已經在慢慢老去,一步步接近死亡的事實。儘在這個年紀人生很多該經歷的都還沒有經歷,該面對的都還沒有面對。我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未來究竟是個什麽樣子,又能陪伴身邊的人走多遠。

 

    夜晚的人流和霓虹中,黑夜是個巨大漩渦,是所有墮落的開始。所有喧鬧與歌聲瀰漫在夜空中,曖昧像空氣中躁動不安的分子迎面撲來,而這一切與我卻是絕緣體。直到在地鐵如潮水般湧出的人海中,遇見那雙飽含溫存與愛憐的眼睛,不覺間眼睛升起一團潮濕霧氣。是的,這個時刻才猛然醒悟,其實世界從來不曾惡意對付一顆透明的心靈,一直迷路,一直遺棄,一直間隔,原來都是那一雙會流淚的眼睛。

 

    世界這麽大,遇見的人那麽多,終只能選擇一人相愛也只有一人會陪伴著攜手走過一生,不是嗎?當距離、困境、無助襲來的時候,我們才會審視自己的生活、感情、工作。這一切的來臨會使得孩子般的稚氣迅速消退,促使顯著的成長和長大。那些懵懂的青春期,活潑開朗愛笑,感傷孤獨叛逆,用盡字典裡能找得見,甚至生活中逾越的詞句來走一段人生;這一段人生,我們無比懷念單純美好的童年,卻又極其地渴望長大去遠行,去掌控自己的命運,去遇見並收獲一份天荒地老的感情。

 

    時光荏苒,長大早已不再被渴望,而渴望的卻是時光能消逝的能不能再慢一點,再慢一點。致青春,懷念青春,感傷青春,祭奠青春開始流行起來,像一場瘟疫瞬間擴散在天涯海角。重返校園,也許是因為一顆心固執地不肯長大,一些素顏簡單休閑的打扮,混跡在青澀的隊伍中,依舊被認可為是一個書包的年少。這個年少,少了幾分狂熱躁動,卻多了幾分沉穩安靜,除此之外,從表面獲取不到任何信息。青春的氣息是風,沒有方向吹拂的風,熏染的不止是這一個生命,晨跑的中年夫婦,聽歌掃馬路的清潔工,溫和交談的白髪老人,還有無數不願老去的靈魂。

 

    過去的風景,即使勉為其難亦或輕鬆容易的進入畫面,也不過是一場稍作休息的駐足回憶。時間不止,生命不息,折騰便也不罷手。每次一離別看似都是不經意,是蒼白,麻木,憔悴,甚至是落荒而逃,其實都是必然所使。此生都不會再去這所校園,不會再有交集,而告別卻有了特殊的含義,青春,這座城,城堛漱H們,曾經熟悉的一切,在這媔}始也在這媯異禲A在這媦未岸]在這媯e上句號。

 

    繞城的公交經過鐘樓,回民街,騾馬市,小寨,記憶堛漕漕Ё黥犒酗@場無聲的電影開始播放。有一件衣服已經穿了快八年卻不捨得扔掉,這八年有多少人離開,又有多少人走進,生活又給予了多少選擇和抉擇。可是我一直記得曾和那個要好的她,那個更美好的約定。八年了,抗戰勝利都結束了,這件衣服卻見證著一切的美好與不美好。

 

    當列車駛出這座城,駛入無盡的黑暗,伴著隆隆的車輪聲,一點一點遠離了熟悉。方才確信,這座城已不是年少的城池,她曾送走又迎來多少陌路人,陌路人與她早已分辨不清誰是誰的過客。

 

    回到我的城,回到我的小窩,生活似乎又進入了正軌,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只是沒有網絡也不能寫作,心理空蕩蕩。恰逢搬家和一場夜間的秋雨,在某個涼風習習的早上,朦朧的遠山,渾濁的江水,還未睡醒的人們,隨著巴士繞山駛入農村,意念卻早已蜂擁而出。幸福的事,遠離了喧鬧與渾濁,在城市的農村上班,這堛躓藅M新,馬路寬闊,一年四季都是草長鶯飛。慶幸的事,因為一個人而愛上這堨縝n也被珍愛,決心用盡一生的光陰對自己承諾,對愛執著。可是這堛漱H卻都是土豪,開發賠償給他們帶來了一夜暴富,而貼著外鄉人的標簽,打著工薪層旗幟的我們,卻成了一只小小的蝸牛。其實一直沒有放棄給蝸牛塗上無數美好的宏圖藍景,牽著蝸牛的手去散步。如同一直都堅信,沒有捷徑可走也不走捷徑,就這樣不拋棄不放棄堅持努力下去,生命終也會開出滿山的燦爛。

 

    車窗外襲來的風,溫柔地,涼快地,冷靜地拂過,來自哪堣S要回歸哪堙A它不知我亦不知,好似被在地鐵站眼睛堣仱_的那團潮濕的霧縈繞其中。這個突然逝去的夏天早上,風吹醒我,帶來了訊息,妳不是一個人在奮鬥。

 

                                                     20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