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人海,想起的還是你No.2  2021.11.7北碚  

 

如果春天,沒有花開,沒有遇見她……

 

大雪紛飛的季節,也許梓涵還是那個梓涵,莫然卻不再是曾經的莫然,出走半生間或的聯繫中,慢慢植入記憶深處的,是一些零散的片段的感動,是一些屈指可數有溫度的場景,但卻是後來所有日子堬`入骨髓的念想。

 

仰望異域天空的時候,莫然常常出神的發呆,無人能解讀,就連他自己也是。偶爾,他會在忽然之間鬆開緊縮的眉頭,流露出一個溫柔帥氣的笑容,這樣的時刻就連他自己都迷戀。畢竟,這樣百分百真實屬於自己的時光太珍貴,而這樣珍貴的時光中被生命溫柔以待的時刻少之又少。

 

莫然不知道,相似的靈魂,會不會有相似的思想。他只知道,卸下白天偽裝的面具,每個深夜打理靈魂的時候,面對整個安靜寂寥的空間,還有無知無覺的自己時,明明曾什麽也沒有擁有過,可為何會在那麽一瞬間,所有激情都被冷凍雪藏,感覺自己失去了所有,失去了這世上所有的快樂傷悲。

 

失去了什麽呢?他沒有答案,而這種感覺,卻持續了十年,從遇見梓涵,到遺忘梓涵,從青春年少,到沉默中年,從什麽都沒有,到其實什麽都沒有,從追尋答案,到放過對錯。

 

莫然用了十年來成長,也用了十年來沉澱,終是在日復一日忙碌的格子間媯媊R轉身。可是沒有人知道,這十年,他是如何走過;這十年,他又經歷了什麽。

 

如果說梓涵是一本倉促的青春小說,那麽莫然一定是這本小說的主角。可惜梓涵不知道,莫然不知道,也許他們早已知曉了故事的情節走向,他們也曾是對方唯一的希望與寄託。

 

最終,宿命落筆,畫出兩條漸行漸遠的相交線……

              

    我是懂你的子末君,寫給你的No.2篇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