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前許願

 

 

講好彼此懂關雎便與您回到淇河

您在水邊撿野菜,我喜歡湊石頭

高興年來,我拾茅草紥劍,您執葵葉作扇

修練吐納,也要細細揣摩:元氣奔流繚繞水土

憩時,聞蘆葦的利稭,劃破了水靈的腳尖

祗潮聲,二話不說,沿用東方的詠嘆,一再撫治

您說,哪水石在霧起時,把朦朧分為二次而

一次小雅樣深,一次大雅般廣

您盼望我,無論多忙,該學一學周南和召南

我倆因通傳豳風而比興,一刻也未停過衛風

偶爾,您心血乍來,會在詩前許願

要將我的劍和您的扇,輕挽從淇河,泰然投宿詩經

既由著那麽的幾句邶風和墉風,都給我邀留紙上

當您揉睫醒來,一頁新詩,正好放在枕前

 

             二零一陸年十一月廿六日深夜。上海

 

後記:

      霧中,高樓商舶淡退,沿堤空地上,群影晃動。我們停下晨步,觀看一會。劍扇強民,廣場起義,豔羨倒有點。

      在黃江外灘,休閒的花草地旁,我們續行續見,劍出太極,扇生兩儀。太感召了!所以當時您說:剛許過願,相約於雙修劍扇。要我承諾,將熱誠執勤於身心運動,至少也會在一首詩婼。當夜少睡半晚,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