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 時

遠懷香港慈父, 憂其年暮孤獨, 

  侍奉膝下之心至切。

 

在那些風雨雷電的夜

四壁震盪  滿屋都是漏水

水滴的聲響伴着我的心跳 

爸爸夜出捕蛙使我担憂至天曉

 

在那些晴朗無雲的晚上

四週寂寂  滿窗都是月色

慘白的月色輕輕地染在我的臉上

夢中又見到久别的媽媽撫慰在我側

 

恐怕有蛙鳴隨着細碎的脚步聲

小小的年紀常常從夢中驚醒

若是爸爸拍門則同屋住客不能容忍

不少個夜塈琤u有在門邊空等

 

              1978年寫於美國羅省

 

筆者謝箋  ◆ ◆

向華强主编笛兄尊鑒:

屢蒙  吾兄垂注,勞神費時编排拙稿,實深铭感,拜謝再三!

吾兄佳作如林,前後「思父」两首,特别使弟感動流淚!因弟自幼失恃,1949年靠父親逃難香港,家貧如洗,獨力撫養弟與妹妹長大也!

劬勞未報,天涯同感,臨風惆悵,未盡所懷,謹祝

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