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迴盪的時候  2020.4.22

 

朋友帶來了陽光和笑聲

沙灘上赤著腳走上了好一會

因為島嶼使勁搖曳

隨意彈奏浪花的白鷗快樂

波浪起落的音階

風吹過天空寬容的心胸

帶來多雲的夢和鹽

.

歌頌著浪濤炫耀的棕櫚

山光碧綠沁涼的村子靠海

丁香花盛開的呼喊

耳朵延伸到鷗鳥拍打著翅膀

山芙蓉一朵朵在指尖盛放

分享溫馨的眼睛

溢出來天空敞亮的湖泊

白雲舒卷的光陰清清朗朗

.

身心像盛滿陽光的桐花

共同的話語親熱

彷彿嗡嗡的蜻蜓是雨絲

眼神珍惜交會

成群的麻雀低低飛過田野

蟲聲清亮的溪水清澈

和山嵐合唱的韻味必然

.

晨霧飄浮起青峰

鳥聲發亮讚美的村子

蝴蝶飄過的茄苳相互問候

櫻花一邊綻開一邊飄灑

朋友帶來了想念

還有陽光飛翔的心意

白鷗在船桅上築巢

瞭解了大海是黎明的波動

.

情意像貝殼在沙岸閃爍

記住了發光的潮水

朋友帶來了月亮寧靜圓滿

像情深的百合花

將星星的夢境留在心裡

留下青春最最珍貴的部分

成為一生的祝福保佑

 

月光化為露水和雲煙以後  2020.4.26

 

些許留白的思憶

在月光滿溢的眼睛裡

柳絲冒煙低語

生出來一隻隻灰蛾憐憫

飛入雲霞繁衍熄滅的花朵

.

愛是傷口燃燒的火焰

在夢中搜索

一些掉落的星星

需要發現玫瑰和河流可惜

.

陽光是秘密曾經

你的身體在我的身體裡

淚水的願望

就像湧入大海的波浪一樣

彼此瞭解的意義

.

月亮灼傷的眼睛

靠著愛的信念真實

激情燃燒玫瑰記憶的傷口

原因停止死亡

 

母 親  2020.5.9

 

晃漾的群山和蟲聲一樣起伏

惦記著人生崎嶇的路程

母親回來探望依舊

河流流出了夢的邊界遙遠

這梨花如雪的村子

清亮的水聲滋潤了鄉野安寧

憐憫的光陰不捨

.

穿過山野低垂的雲朵

咳嗽依然的母親依然回來

傾聽我的夢囈喃喃

關心我早晚溫飽

還有關節疼痛的毛病

她濕潤的目光在我臉上靜靜

停留好一會

像茉莉潔白的月光晃漾

風微微拂過大地舒展

露水沁涼柳絲

親情耽溺的碧綠清清楚楚

.

山巒翠綠的心事徘徊

河流原諒的思憶

像桐花飄落下來的水聲留白

知道愛是額頭的縐紋加深

百合的光芒閃耀回響

傾聽大海搖晃島嶼

歲月無端拍岸的潮聲是夢

.

稻穗的耳朵玉米的耳朵

像風傾聽青山和田野的動靜

我也會掙扎醒轉

露珠閃爍的心思彷彿

在回憶裡翻找她的一生辛勞

盡其所有付出

領悟到犧牲也是幸福

月光懷念的眼睛

在野薑花濕潤天光的村子

心存淚水的感激

足音的隱沒像星星嘆息

 

潮水漲上了天空的

 小鎮無悔  2020.5.13

 

一波又一波的想念洶湧

我在潮聲響亮的海灘

時間無盡無止磨損的深夜

一直到潮水漲上了天空

我將如此等你

直到蘋果樹成為露水

直到眼睛綑綁住一束束星星

.

也許露水靜靜凝成

所有的光芒都在低低吟唱

蘋果花盛開那時

在光陰沉溺的鏡子深處

我知道玫瑰已經燃燒了自己

相信所有的愛是真

.

蒲公英飛散白髮的記憶裡

螢火蟲閃亮了小鎮一會

完全擁有的寬容

死者在廣闊的星空停留那時

杜鵑細細飄落下來

我知道的一切

.

鳥群飛過河流閃爍的星宿

玫瑰的刺正在流血

為了在你的呼吸裡盡情呼吸

我會找到你的眼睛

也許時光因此茂密煥發

我的身體充滿了河流倒漲

.

風琴在教堂裡迴響彷彿

百合潔白的芳馨濕潤發光

我寂寞的眼睛注定

滴下來一串串星星照耀

我會緊緊牽住你的手

約定生生世世一起會合珍惜

也許一切必然如此

 

晨光遛狗  2020.5.23

 

早晨流著鼻涕

狗拉著我穿過例行的街道

昏暗撤退的腳步朦朧

夜色難免的心思在暗中摸黑

一切都在開始彷彿

星星在天空的背後滴答掉落

千種悲喜的牽掛與呼喚

.

狗對著月亮汪汪吠叫

銀灰的天空發抖

藉著支撐天色的意念

我認知自己的存在

當晨光凝注的露水滴下應允

潔淨任性的光陰萌芽

在心中閃亮一種寧靜神祕

.

聆聽陽光細細穿過綠葉

翠碧飄晃的聲音

狗到處聞著嗅著搖尾晃頭

大地的氣味戀戀不散

活潑潑自信快樂

蹦蹦跳跳的身心旺盛

成全了快活歌頌的狗性

.

放慢清風迴響的腳步

山芙蓉在枝頭興奮招呼

陽光新奇正好

我也要盡情開花結果

和狗一路輕輕鬆鬆共鳴得意

晨光傾注拯救的時刻

又是一天美好感動的開展

 

夏天的文本  2020.6.2

   紀念六四

 

嚼碎詞義的狗嘴

誤解口號統治的真理

不能解渴的可樂

高呼消暑的泡沫激烈

改變了到處塗鴉的歷史

.

白白呼喊的影子

踩過逃亡者堆積的屍體

滴血的太陽如何解釋

鳥變成了籠子

.

暴動的公雞啼叫過後

抗議的暮色

抹掉廣場上綑綁的彩霞

落葉信仰天空的時候

亡魂不停哭喊的鮮血還在燃燒

.

我眼睛裡結隊的黑暗

通過雕像內部

革命的火花像另一種語言

在石頭裡回答

.

解放燒焦的舌頭

用倖存者的哀號叫賣忠誠

穿過煙霾

紅透的柿子轉為腐爛

遮住了灰燼恐懼的落日

.

燈火管制門窗發抖的人心

我在深夜佔有的鏡子裡

和死人重複學習

保持沉默

.

蜘蛛在網上等待

標語和符咒造就的群眾

無眠的火焰瘋狂

枯萎的向日葵

在夢裡重溫白日的嬉戲

 

月光沉溺的往事有悔 2020.6.10

 

收集蝴蝶祕密的春夢

哭泣的玫瑰無因無緣枯萎

雨曾經希望

目光是伸向星空的雲梯

.

身體裡低沉的水聲

月亮填滿我生鏽的眼睛

鏡子裡的凝望

礁石變成流放的雲朵迷失

.

加深了海和雨絲的味道

夢遊者成為耽溺的河流那時

在我身體的深處傾聽

滿月洶湧的潮聲

.

顫抖的嘴唇無法解釋

多少年切切眺望

月光漫過青苔的石階

星星化為蝴蝶逸散的花粉

.

寂靜是深夜的意義

露水滴落一切的時光

因為我的眼睛

死者的記憶開始濕潤發芽

.

飄散的髮絲盼望著梳子

在鳥聲離散的去處

風吹過來落花深情的雨意

一些螢火熄滅的話題

 

像浪花呼喚著海鷗拯救

鐘聲迴盪草野氾濫的小鎮

男孩滿意尖叫

一直到玫瑰的火焰扭開瞳孔

紅艷的春心鬆軟

誕生了快樂寬闊的河流

.

暢快的鳥聲亮麗吟誦

知道蘋果甜蜜

夏天調整過的乳房蓬勃高興

公雞啼叫的陽光照耀

河流進入開滿鮮花的身體

沖刷我內心又流入大海的奧秘

.

螢火閃耀一會的丁香花叢

露水的時光足夠

夢幻必要的育孕是掙扎

花香濃密的山谷凹陷顫慄

月亮懷孕的波濤

身體裡滿意多餘的浪花洶湧

.

秋光像燈罩一樣圍攏過來

進入我身體裡取暖

抗拒蜘蛛編織一再想念的時間

愛是無故吐掉的果核

沒有任何承諾的鏡子裡

枯萎的星子會找到深夜更深

.

多少又多少腳步延誤的回聲

月光沖積入海的河洲

在懷念雨霧沉溺的小鎮

悔意淹沒的內心

傾聽玫瑰哭泣恕罪的火焰

和命運無端端變幻思憶的潮音

 

夏天喜悅發光的

 雲嘉南濱海小鎮  2020.6.16

 

灌注在薔薇芬芳興奮的花蕊

我要求花香朗誦

大麗花就要努力開得激昂如火

感謝你的美麗如此

.

陽光茂盛的鳥聲變成了河流

顫抖的河床正在解釋

睫毛如何一閃一閃

匯聚成思憶迷戀的湖泊

.

一株株懷孕的木瓜樹亭亭渴望

蔚藍喜悅的天空低語

感到芳馨濕潤的身心滿意充盈

野薑花爍亮的音節盛放

.

一簇簇翠碧的蟬鳴發光

山芙蓉演奏深情紅艷的時候

呼應的蝴蝶飄飛

我們活出來真正的自己

.

如果痴迷的夢境開始承諾

這就是一切

夏天翻覆的大海下面

所有的玫瑰在燃燒摇晃

.

雲慢條斯理而白鷗起起落落

你的呼吸我的呼吸

傾聽了一輩子

有韻的浪花和沙岸的對話

 

悲情依賴的國家 2020.6.28

 

島嶼哭泣的貝殼年復一年

傾聽浪花的夢想破碎

像一尾尾風乾的魚吊在屋簷

信誓建國的口號

如今是電影院裡激情的光明

悲情紮根的精神失落

感覺像抽過芽的稻子曾經

在鄉土裡思索著黑暗

白色恐懼的內心

人只是個陰影

不能將袘k的天空磨亮

.

口沫噴濺的城市有太多叫罵

理想哭喊的鮮花插在花瓶

正義折磨的花瓣枯萎

他們喜歡順著毛摸

像貓打著長長的呵欠生活

霓虹燈太多的欲望 

啤酒杯中的泡沫紛揚

他們像狗喜歡鍊子栓住

嘴巴上的願景需要肥皂沫充滿

拍賣道德的城市

在塑膠袋裡暗自腐爛

.

信仰浪花的島嶼

木馬在歷史遺忘中旋轉

追尋樂園一圈圈

像一台果汁機攪拌著勇氣衰敗

將四肢癱瘓的鄉村攪碎

在天空破碎的鏡子裡

死者擠出來希望的淚水

流雲放逐雨聲聚集喧嘩的老天

依賴著口號和回聲過活

這國家還没有誕生

就已經死亡

 

東方之淚珠 2020.7.2

 

夏天茫茫提前結束

總是沒有回頭的道路哭泣

擔心認同的土地冒煙

蒼天是屠殺燒焦的顏色掙扎

高高抬起屍體

我們只相信流血的靈魂

.

火焰裡閃爍計時的灰燼

聽說流浪到車城的黑雲下雨了

.

口號焦灼的城市

到處遊行的緊迫感恐怖拼命

警棍是一切傲慢的原因

所有途徑打結

天光怯怯枯萎顫抖

射擊的子彈畢竟是晚霞的秘密

.

聽說京城擁擠的屍體占滿了街道

骨頭還在那年餘燼裡燃燒

.

預感到切齒的舌頭咬斷

日落時像狗一樣哀鳴失魂

日落時像狗一樣咆哮激烈

鐵絲網密佈的天色發毛

血紅驚恐的眼珠爆炸

召集無數赴義擔當的氣魄生息

.

太陽暈眩的黃昏衰敗

聽說向日葵勒緊伸長的脖子斷了

.

支配排隊的理由

他們打扮利用剩餘的民主

自己殖民自己的殖民方式

狼群集體仇恨的叫聲

亡魂屏住呼吸

所有退出歷史的門窗死鎖失眠

.

聽說保佑香港的月亮破裂了

難民沉船的故事開始計時

 

在池上想念的時刻親近 2020.7.11

 

雨水依靠魚群洶湧

稻米香蕉檳榔樹的村子近海

玉蘭花淡淡美麗清馨

想念母親的時候

月亮與蔚藍交映的海豚奔躍

愛盡其所能認真的一生

.

鳥聲翠綠敲窗的村子

山光在大片田野蔓延的地方

乳房興旺起來已經

花香羞澀的少婦煥發更新

汗水變成了陽光情願

用心殷勤事奉

.

搖籃滿足的身心是奶和蜂蜜

收集了多少溺水答應的包容

眼睛柔和的時刻親近

嬰孩的肌膚滿意

留下來玫瑰美麗的光澤

鳥在枝頭欣喜鳴叫

調高了青峰碧綠的光度蓬勃

.

茄苳一萬片葉子在風中傾聽

陽光響亮在白雲憐憫的山巒

耕作水牛願意

天空在穀粒上傾瀉光芒

時間安詳静止的心思暖和

屬於河流閃耀清澈的工作多年

.

低語的髮絲發白

知道一些話是為了星星叮嚀

懷念就是恩典

菊花淡淡溫馨的光芒

只有思憶懷孕的種子理解

我在月亮裡靜靜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