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的夢遺還在白白發酵 2021.11.2

 

菸蒂指引的承諾

準備好夜幕催促的鑰匙

一泡尿意奏響

 

高跟鞋敲擊梯子的回音

需要擦拭

 

偷情的話語和汗水爭艷

灑在白白的床單揉皺

沒有說明門把擦亮的理由

 

河流急迫的盡頭

浪花排練洩洪的濤聲

 

暴雨打在午夜濕熱的街道

低於海面的夢境

星星緊縮的時辰熄滅

 

造業生死簿上的一頁 2021.11.2

 

月亮變紅的惡夢滴血

躲藏在深夜權勢的角落

屏蔽在黑暗的心中

 

寶寶, 不要哭

 

子宮血崩的事件結尾

記憶卡刪掉的檔案失蹤

造謠的馬桶沖水聲

 

如果堅持下去的話 2021.11.6

 

狗在街上胡亂吠叫持續

生活掙扎下去

像釘子斷在木頭裡面生鏽

蛇蛻下一層皮

我感覺自己空蕩蕩

像晾在欄干的衣服逐漸風乾

 

霓虹燈追趕黃昏的心思

名片問候的眼神放空

車燈來回追趕交錯的方向

汗水消退的感覺

我穿過自己忙碌的影子

像岸上走不完的腳印等候潮水

 

月光疏鬆捨不得挺住奶頭

花瓶等著花束招搖

狐狸交雜著野狗的體味發熱

打扮社交化菄漱u具

你每天照著鏡子

收藏許多往事遺忘的臉孔

 

風在枯枝上聆聽過落日

魚在玻璃缸裡來回

吐出一串串水泡

在你觀賞的眼睛裡閃閃迷失

打烊的星星

提早服下安眠藥難免

 

狗仍在吠叫的鐘擺下垂依然

影子延長的光陰

流失了些可有可無

我像落葉過度消耗的誓詞

你露珠閃爍的眼睛裡

月亮就像蛋殼一樣裂開回答

 

故鄉懷念的芒花茫茫 2021.11.7

 

體會落葉離散回聲的腳步

我穿過芒花搖晃的曠野

遙望秋光消逝

人世分岔的心思

和往事交鋒掙扎的眼睛發亮

 

遙遠的波濤呼喚遙遠

夕陽穿過胸懷

歧途的浪子不時夢想回頭

船在海上翻覆沉溺

變幻了蒼天的雲朵保持同情

 

走過寂寥的邊界

墳上的野草特別茂密

我拉長了耳朵

等待翠綠回憶的光陰

父親在地下鬱鬱沉默多年

 

一塊塊石頭祈禱

樹濤翻攪黃昏呼嘯的秋色

時光持續傷感

落日染紅了一切

挽救我內心秋天枯萎的寂靜

 

黑暗持久忍耐

從土地汲取深夜的力量

野草四下糾纏蔓延

將所有共同走向棺材的腳步

緊緊死命牽連

 

取消的日子 2021.11.8

 

10:00 PM

看完新聞,刷完牙

忘記了世界某個角落

太陽會升起來又萎縮下去

死亡反覆的歷史無休

 

11:00 PM

時鐘上緊發條

做完愛,沒有什麼話說

像一輛車穿過長長的隧道

黑暗的寂靜充滿

 

12:00 AM

母雞默默孵著蛋

星子繁殖星子的夢想

他的心像蛋黃打散

 

1:00 AM

一輛車子緊急煞車的輪胎聲

磨擦路面的胎痕突然

讓地球停止自轉

天堂裡皺摺安慰的床單上

天使持續著磨牙的聲音

 

2:00 AM

過期的經血流個不停

子宮空蕩蕩

傳出來女人陌生的驚叫

 

3:00 AM

陽具比喻成一把槍

取消了精子

 

4:00 AM

海浪拍打著死者的夢境

傳宗接代的露水滴淌

黑暗在心裡結紮

 

5:00 AM

星星發出緊急求救的信號

醒過來,天還在昏迷

公雞被宰殺了

太陽照樣會激昂起來

 

太平山中一日  2021.11.8

 

流雲和陽光四處飛散

青峰高高低低

一批批伐木和造林的工人

歇息在記憶更遠的地方

寂寞生鏽的鋸木廠

滿足虚幻的天空

 

終究是一場春雨如夢

溪流迅速形成

因緣斷斷續續的時候

在白雲路過的地方

光陰擴展成湖

蝴蝶採訪過的杜鵑遍野

不知道為什麼綻放

 

走過山路崎嶇

往事像河流曲曲折折

我們看了好一會青山浮雲

放下世間的不平事

像老樹堅持翠綠

記憶堆積的落葉燦爛肥沃

 

杜鵑落紅的深夜

月亮在人世盡頭飄落

山石崩裂成雲

我們夢見了彩虹

和寂寞廢棄的鋸木廠

還有蝴蝶成群

飛散著陽光和雨絲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