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明與春嬌(1-7)  2022.09.04

 

鳳凰花開得火熱

河水亢奮上漲

夏天調整過的乳房

知道蘋果過多的甜蜜多汁

花影興奮跳躍

流水嘹亮的音符擴散

.

志明看看天色不早

空洞的閒話少說

將她按在樹幹上緊迫

往事枯等推遲

樹搖晃陰影厲害

落葉隨意的心情明白

.

藍天俯身下來

浪花紛紛接應的時候

鷗鳥在血脈中飛翔

叫喚著彩霞歡騰的夏天

彈奏的浪花知道

島嶼漂泊流逝的感覺

.

雲朵聚散的方向

一隻鳥飛走了

越過繁花散落的心願

腐植土鬆軟肥沃

落花層層堆積

埋藏著好多惦念的陽光

.

阿嬌好像嘆了口氣

仰頭閉上眼睛

感覺像是一朵雲飄忽

晚風知道了經血的心事

河流順著水聲遙遠

帶走內心發亮的部分

 

 

椅子苦苦等待

志明用香煙捻熄手機

熾烈的欲火不捨

奶油在麵包融化的時候

話語迫不及待

.

霓虹燈多采多姿的時候

身體裡濃煙密佈

著火的腰肢左右擺盪

一把吉他亢奮高昂

痙攣的月光急速噴灑

.

狗在街頭聞聞嗅嗅

低調的舌頭伸長

打撈香水沉淪的夜色

腥濁的汗水

找不到津津有味的出口

.

虛掩的門打開一聲

氣若懸絲的呻吟

電話寂寞了很久沒響

濃妝的阿嬌

發出嗶嗶嗶的短訊不停

.

一杯咖啡加了奶精

霓虹燈徒然亮麗的心事

不能延燒星星

花貓舔著空盤子

過夜的剩菜有了餿味

 

 

蜜蜂嗡嗡花開的地方

太陽躲在漿果裡

血液稠密的港口暗自發藍

春天印在印花的床單

春嬌留下蝴蝶散落的花瓣

.

吉他正在寂寞嗎

唱著時光流浪的歌謠發抖

.

白花花肥皂泡沫

使毛茸茸的日子更加平庸

高樓投下遮日的陰影

街旁汗臭的夏天

志明呆在油漆剝落的椅子

變成雀鳥騷動的黃昏

.

雲是無心的嗎

飛掉的候鳥也會這麼問

.

穿插星子私密的耳語

弦月高掛天空

志明灑下白白的月光

澆淋急躁高燒的靈魂顫慄

在喉嚨深處

梯子伸入夜色的盡頭

.

大海很深嗎

溺死的人或許會這麼問

.

夕光退去後的島嶼

秋風橫掃痙攣變色的港口

春嬌流出了淚水

月亮潮起潮落的身子

在床上留下波浪的痕跡

 

紅塵浮上山腰的別墅

薔薇開在院子的月亮白白

沉入我花香迷惑的身體

島嶼搖晃著大海假如

索求的星星誤解

霧就要從溪澗流出

我在牡丹灼灼的深處想你

.

飛蛾撲火的車流

穿過腥味充斥的街市近海

鴿子關在籠子咕咕咕咕

妄想抓住夏季的尾巴

盆栽裝飾的話語

撩撥的蟲聲若有所失

我吃掉鑰匙而你打開門鎖

.

寂寞陷進擺設的沙發

我年華鬆弛的皮膚忘記了

漲潮聲淹過窗口

你埋首在誤會的時辰

攪拌奶精的咖啡

即溶的心情迅速流洩了渴望

形成泡沫沉溺的漩渦

.

像快抽完的香煙

待續的故事猶豫過久

你的手指發燙而我剩下

時光遲遲留戀的身體焦灼

螢火蟲消失的時候

迷失的月光無端

白白流了出來不捨

 

 

過境的鑰匙在鎖孔裡生

春嬌漸漸感覺到

志明的身體像個秋天

一把琴絃過久的吉他鬆弛

留下走調的流雲離散

.

燒透了嘆息退潮的海岸

失落太陽的天真

.

想念蝴蝶的往事

金絲雀困在籠中拍打

落日膨鬆淹沒在兩腿之間

春嬌咒語喃喃

喚不回大海的回聲空洞

.

晚霞瘀傷的部位

在志明黃昏的眼睛裡擱淺

踩下秋聲陡降的音階

心意如煙頭彈落

遺忘了岸上浪花的足跡

.

月亮痴迷的潮水

將殞落的星星沖刷成沙

.

浪花變成夢境嘆息的時刻

志明看著手錶

春嬌感覺到月光流出

滴滴答答的聲音正在離開

寂寞空白的身心

 

 

像焦急的太陽奏響蟬鳴

浪濤拼命飛翔

我的日子殷紅迫切

屬於晚霞充血的花叢變幻

變調的潮水別無退路

你說魚只適合海

.

扯下耳環叮晃晃

滑不溜丟神魂飛蕩

月光變成河流的時刻彷彿

我不禁脫口說出了死相

髮束散開咒語

你的眼睛化為流星

大海來來回回翻騰如魚

.

魚腥味充斥島嶼

你說海洋變成了沼澤

雲欲雨未雨

免不得花瓶給了玫瑰許諾

空蕩蕩記憶像燈罩一樣

在身體的旅館裡過夜

星子滴滴答答作響

.

夏天知道鳥飛得很遠很遠

寂寞淤積發酵的心底

月亮只有留白

我說魚死不免網破

補救落花泥濘的思憶茫茫

嬰兒嘹亮的哭聲斷續

 

 

像一顆糖含在嘴裡

他的話語有太甜的口沬

太陽的漿果又鮮又紅

花蕊在聆聽蜜蜂的激情嗡嗡

我知道口香糖咀嚼再三

沒味道後還可以吹出泡泡

.

手臂勾搭上來

像要找把椅子歇上一會

他斜視的眼神如倒映的流雲

我白白瞪了一眼

好像椅子上掛著牌子等待

新刷油漆未乾

.

要吃就吃草莓牛奶夾心酥

他用力廝磨的話語

留下我雙頰通紅

玫瑰洋溢出芳馨溼潤

桃子熟了怎會沒有人摘

感到蝴蝶聚合紛亂

過度嬌艷的牡丹就要飄落

.

喘息的太陽就要下山

公園裡興奮過頭的草木深綠

我閃躲的腰肢不停叫喚

他說火車過站不可以不停

汽笛聲穿過晚霞

海岸沿著身體順從曲折

.

接應天空渙散的眼波

我像裝蒜的水仙

他只看到自己俯身的影子

口香糖一直嚼了又嚼的日子

沒有味道後吐掉

又會黏住什麼人的腳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