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0.19

 

石碾是村莊的符號,是鄉村的守望者。它如蠶作繭,固執、隱忍、勤勉、堅強,週而復始、不知疲倦地在原地打轉,就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父輩忙碌的腳步,一輩子也沒有走出塵土飛揚。

在一圈圈的轉動中,轉過“春種一粒粟”,轉過“汗滴禾下土”,轉過“秋收萬顆粒”,轉過“冬盡今宵促”,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碾過幾千年的農耕文明,碾過歲月的貧困和蒼涼,碾過茹苦含辛的平平常常,碾出生活的麥香和希望,讓粗茶淡飯的日子,在父輩汗水滾動的額頭,泛起雖不富足但卻心緒安寧、知足而樂的亮光。

如今,那沉重的碾砣,就像一個尨眉皓髮的老人,孤獨地蹲在碾盤上。斑斑駁駁的粗糙,如同父輩臉上密密麻麻的皺紋,爬滿古樸滄桑。它就像一塊胎記,用溝溝槽槽,印證著坎坎坷坷的過往。又像歲月的眼睛,在風吹、雨打、日曬、霜襲中,靜默地凝望著人來人往,半分驚奇、半分迷茫。

厚實的碾盤,一道道鑿痕清晰如初,刻滿了磨礪的堅韌與粗獷。它依舊不離不棄,托負著碾砣的沉重,就像父輩壓不垮的肩膀。也更像一張老唱片,藏著回不去的時光,總是讓遊子把古老的歌謠,在李白的月光下,一遍遍回放。那無法釋懷、魂牽夢縈的眷戀,濃郁、醇厚、溫馨、綿長。

在艱難歲月堙A石碾守護了最真實的味道。它如同一本厚重的古書,無聲地敘說著父輩貧寒而溫暖的故事,也碾出遊子模糊而熟悉、寂寞卻遙遠的懷鄉,如同碾砣下溢出的麥香。

 

  春 節 隨 想

 

春節無疑是中華民族最隆重、最盛大、最熱鬧也最重要的一個傳統節日。在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堙A春節是最刻骨銘心的情懷,已深深地烙在了國人的靈魂深處,濃縮著古老的民族文化,負載著厚重的歷史積澱和情感聚合,穿越千年,歷久彌新,其獨特且永恆的光芒,明亮而溫暖。

春節,是一團熱情似火的絢爛

春節文化是一種喜慶文化。“爆竹聲中一歲除”,在那此伏彼起、劈堸埶桯夜不息的時節,勞作了365天的國人,人人臉上都充滿著毫不掩飾的喜氣,心花怒放如燦爛奪目的煙花。可以說,春節就是中華民族一年一度的狂歡節,是國人一年堹滷o最開心、最舒暢、最燦爛的時節!

“不需迎向東郊去,春在千門萬戶中。”每到春節,無論貧窮或者富有,辦年貨、祭灶、掃塵、貼春聯、吃年夜飯、守歲、拜歲、拜年、舞龍舞獅、祭祖、過廟會等等習俗千年傳承,鼓聲、樂聲、鞭炮聲、小孩的喧鬧聲和人們發自內心的朗朗笑聲,匯成了一曲生機勃勃的交響樂。

的確,辛勞了一年的人們大概也實在太辛苦太勞累,有太多的辛酸、太多的無奈、太多的遺憾和太多的焦慮,但都在“總把新桃換舊符”“紅紅火火過大年”的這一刻卸下了所有的沉重,所有的恩怨、傷心、煩惱,一切一切的不愉快,都在輕輕鬆鬆、眉飛色舞的談笑間灰飛煙滅。也只有在這個時節,人們才會把忙忙碌碌的節奏放慢下來,享受為數不多的愜意。春節是心情的放鬆,是精神的歡愉,是親親熱熱、喜氣洋洋的喜慶時節。

“共歡新故歲,迎送一宵中。”這樣的時節,儘管短暫,但卻是國人用春的耕耘、夏的汗水、秋的金黃、冬的積蓄,合力鍛造出的一片“火樹銀花不夜天”!此情此景,誠如北宋著名詞人柳永《二郎神·炎光謝》中所言:“願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年今夜。”

春節,是一種溫情洋溢的團圓

春節文化是一種共用文化、感恩文化,是甜甜的味道,是深深的情結,是濃濃的鄉愁,是暖暖的溫馨,是一首洋溢著深情思緒的思鄉曲。從“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到“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家是永遠的掛牽。在國人的心堙A春節的最大意義就是家人團圓。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此刻,“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分離,則是一件最愁、最苦的事,愁腸百結、肝腸寸斷。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高適《除夜作》詩曰:“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淒然。故鄉今夜思千里,霜鬢明朝又一年。”就把他鄉遊子和家鄉親人相互之間思之久、思之深、思之苦,寫得淋漓盡致。唐代詩人戴叔倫《除夕宿石頭驛》詩曰:旅館誰相問? 寒燈獨可親。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寥落悲前事,支離笑此身。愁顏與衰鬢,明日又逢春。一詩道盡旅居他鄉的孤淒與愁苦,難怪清人沈德潛說此詩“旅人讀不得”。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何以解愁?唯有團圓。因而,“有錢沒錢,回家過年”,成為人們的口頭禪。家是一條長而柔順的細線,繫著漂泊的人。沒有一種感情比親情更濃烈,沒有一種溫暖比得上回家過年。只要滾燙的血脈堮蘁r著華夏民族的情感,無論身在何處,你就永遠不能抵擋住那撩人的年味兒,你都想回去看看家鄉那熟悉也漸漸模糊的山和水,看看村頭的那棵滄桑的老樹、那眼清冽的水井、那條彎彎的小路,當然更要看看親人,看看兒時的夥伴。甚至,看看村子堥滬虓磽~的小芳,“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辮子粗又長”,她如今生活得怎麼樣。或者,走進那條“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

儘管現代化的日新月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但是永遠改變不了天下遊子的一顆歸心。無論你離開親人、離開家園多麼遙遠,但你的血液中總流淌著“家”的感覺,你的靈魂總在聽命於“家”的召喚。“每逢佳節倍思親”,唐代詩人戎昱的《桂州臘夜》寫道:“坐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賒。雪聲偏傍竹,寒夢不離家。”回家過年的心情總是很急迫。在春節的這一刻,人們都夢想團圓,都渴盼全家人圍坐在一起包餃子過年,都渴盼用飄溢的溫情把漂泊千里的心兒溫暖!

世界再大,也要回家,什麼也阻擋不了回家的腳步。且看,每年春節前後,數億人在親情的牽拽下,踏上返鄉之路與親人團聚。人們不管天寒地凍筋疲力盡,不管路途遙遠車船勞頓,歷經買票、擠車、奔波、嘈雜等種種“磨難”,東西奔走,南北奔波,但卻樂此不疲,湧動如潮,這種蔚為壯觀的大流動,乃至形成了中國獨有的“春運”,成為當代中國一大民俗景觀!這就是血濃於水的綿綿親情,這就是魂牽夢縈的家園情結,這就是不可割捨的臍帶精神,這就是靈魂漂泊的終極歸宿!

濃濃的溫情瀰漫在都市、鄉村,瀰漫在匆匆忙忙的路途,當腳步踏上故鄉的那一刻,當看到父母在家門口深情眺望喊一聲爸媽的那一刻,所有的勞頓與抱怨都煙消雲散,所有的付出和心酸都變的值得,讓我們享盡一份團圓的溫馨,這就是春節的魅力,是親情的呼喚,是團聚的快樂。

春節,是一種激情飽滿的企盼

從民俗學的角度來看,傳統節日是民族文化的載體,它濃縮著一個民族的精神,標誌著一個民族的風格,凸顯著一個民族的價值,展示著一個民族的追求。所有的過去都要在春節放下,所有的未來都可以在春節奡生。從這個意義上講,春節文化是一種勤勞文化和逐夢文化。

春節,不只是一個闔家團圓、共用天倫之樂的節日,更是一個辭舊迎新、繼往開來的節日,如元人葉颙《己酉新正》 詩中所言:“天地風霜盡,乾坤氣象和。曆添新歲月,春滿舊山河。”春節,也不只有對過去一年的盤點回望,更有對新的一年的熱切期盼和對未來生活的美好祝福,正所謂:“日有熹,月有光,富且昌,壽而康,新春嘉平,長樂未央。”這一刻,充滿夢想的未來在正在聲聲祝福中,徐徐展開她斑斕的畫軸,故當惜時如金,馬不停蹄再出發。對此,北宋蘇東坡在《守歲》詩中就寫道:“明年豈無年?心事恐蹉跎。努力盡今夕,少年猶可誇。”

春生萬物,播種希望;行而不輟,未來可期。春節,對於國人,是一年的終點,又是全新的起點;是一次短暫的小憩,又是壯闊的遠行;是一次溫馨的圓夢,又萌生嶄新的憧憬。龍的傳人,就在這“過年——勞作——過年”的迴圈中,在“團圓——奔波——團圓”的往復中,在“圓夢——追夢——圓夢”的求索中,周而復始,演繹出一個古老民族剛健有為的輝煌和夢想,張揚出炎黃子孫自強不息的奮進和追求!

所以,春節作為中華民族的第一大節,它所蘊含的文化含義,無論怎樣評估都不會過分。可以說,它是一種文化基因,是對中國人文化身份的一種認定、確定和保持,也體現著對家庭、民族、社會、國家的情感認同,既是一種異常濃烈而溫馨的親情,更是一種極為厚重且堅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