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在 心 中

 

——普陀山遊記

 

 

 

或許是因為僅僅相隔半年又重上普陀山的緣故,自己便多了幾份從容、淡定和難得的雅致。

 

去年九月,筆者曾匆匆一覽普陀山,可謂浮光掠影、走馬觀花。普陀山是舟山群島1390個島嶼中的一個小島,形似蒼龍臥海,素有海天佛國南海聖境之稱,島上風光旖旎,洞幽岩奇,古刹琳宮,雲霧繚繞,與山西五臺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華山並稱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西遊記』中這樣描寫普陀道場:“汪洋海遠,水勢連天,祥光籠宇宙,瑞氣照山川。千層雪浪吼青霄,萬迭煙波滔白晝。水飛四野,浪滾周遭。水飛四野振轟雷,浪滾周遭鳴霹靂。休言水勢,且看中間:五色朦朧寶珠山,紅黃紫皂綠和藍。才看觀音真勝境,試看南海珞伽山。好去處!山峰高聳,頂透虛空。中間有千樣奇花,百般瑞草。風搖寶樹,日映金蓮。觀音殿瓦蓋琉璃,潮音洞口鋪玳瑁。綠楊影婼挳x哥,紫竹林中啼孔雀。羅紋石上,護法威嚴;瑪瑙灘前,木叉雄壯。”對這等仙境,其時並無多少感受。或許,當“到此一遊”的功利心佔了上風時,就容易多了浮躁,少了雅興,混雜於喧囂與匆忙之中,也湮沒了自我。適逢陽春三月,又有緣再上普陀山,且可自由自在地隨意遊覽。

 

沿西山小徑經觀音洞拾階而上,看廟宇高聳,黃牆黑瓦;見香煙繚繞,徐徐嫋嫋;仰古樟參天,蒼虯翠綠,令心情在濃濃的樹蔭中,沐浴著縷縷清涼。那久居城市被鋼筋水泥澆鑄的情緒,頓然被融化。是啊,在林立的樓宇間,在城市化的文明中,有多少淳樸自然丟失在熙熙攘攘的快節奏中。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如此普陀仙境,方讓我們找回“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境。

 

驀然抬頭,一塊大岩石上,兩隻惟妙惟肖的烏龜活靈活現。這便是“二龜聽法”了。一只是垂直的攀爬在岩石上,近乎呈90度,另一隻則平攀。據說,兩隻烏龜因聽觀音說法而聽的津津有味,以致誤了返回大海的時間,觀音見他們虔誠,將它們點化在此。大自然的精奇靈妙,令人歎為觀止。

 

及至山頂,平臺空曠,磐陀石迎面而來。但見兩塊巨石上下相累,接縫處間隙如線,睨之通明,似接未接,好似一石空懸于一石之上,但卻安穩如磐。不得不歎自然之奇妙,於佛法之地平添幾份神秘。或許,奇跡,往往就是在驚險絕倫中創造的。有趣的是,大概為了尋求另一種平衡吧,書法家在寫“磐陀石”三字的時候,故意將字多寫一點,而將字少寫了一筆。磐陀石旁有巨石如牛而臥,據傳此牛是因聽觀音說法時不恭,而被點化。而我則寧願相信此牛與雙龜石一樣,乃聽法入迷,沉思為石。

 

繼續依山而行,暖暖的陽光於伸展如畫的虯枝間灑落,令人迷醉。尤其是那枝繁葉茂、生機勃勃的樟樹,可謂“古木參天”,讓這一方佛地,更顯幽靜神秘。一棵棵樟樹揮起漫天的枝椏,披一層濃濃的綠色,投下片片涼爽,那淡淡的清香瀰漫在空氣中,深吸一口,令人神清氣爽。當然,在普陀山,最與事無爭、最悠然自在,一心享受自然的,也當非樟樹莫屬了。否則,面對香客匆匆、香霧繚繞,普陀山的樟樹何以如此泰然,歷經六百年的春夏秋冬、風霜雨露,還是這樣生機勃發、蓬勃蔥蘢呢?所謂“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我想,樟樹亦然。 

 

一路下行,過梅福庵,字長5米的“心”字石耀人眼目。傳觀音曾在此說《心經》。遊人于此多心花怒放,競相留影。導遊也是極力煽情:“一人留影,一心一意;兩人合影,心心相印;三人合影,必是一家;眾人合影,協力同心”。有道是:“佛法多門,修心第一”。其實,學佛是對自己的良心交待,不是做給別人看的。我等凡夫俗子,與佛不求心馳神往,亦無須信誓旦旦洗心革面,但求立於“心”前,坦蕩蕩心安理得、問心無愧。當然,若是能夠心靜如水、心曠神怡,該是一種超拔脫俗的境界了。

 

出西天門,即到普濟寺。普濟寺前有一個廣約15畝的蓮池,名叫海印池,亦名放生池。蓮池三面環山,四周古樟參天。導遊小姐講,每年六月池中蓮花盛開,池中樹影、亭影、橋影倒映,構成一幅美妙的圖畫。夏夜入靜,荷香飄溢,形成普陀山十景之一——“蓮池夜月,令人流連忘返。可惜現在看不等如此美景。白居易《大林寺桃花》詩云:人間四月芬芳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常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如此中來。所以,去年九月,筆者來時荷花尚未完全凋謝,荷葉仍然滿目翠綠,自己也得以觀賞一池綠葉田田和少許美麗的荷花,憑欄臨風,清香撲鼻。不過,面對眼前空蕩蕩的蓮池,心中依然荷花盛開,荷香沁脾。若心無雜念,便可納萬物;如心無旁騖,當把酒臨風。難怪佛家以“咄污泥而不染,澄清漣而不妖的蓮花來比喻佛性,以聖潔、清淨的蓮花為所居,並稱極樂世界為蓮邦

 

普濟寺是供奉觀音的主刹,香客雲集,煙雲繚繞。圓通寶殿是全寺主殿,殿內宏大巍峨,人稱活大殿。殿中供毗盧觀音身高6.5米,妙相莊嚴,觀照自若。大殿兩旁端坐著三十二觀音應身,男女老少、聖凡人神諸像,栩栩如生,各具鮮明的個性。“人人阿彌陀,戶戶觀世音,觀音象徵的是一種精神、一種理念,代表的是一種品格,因而觀音信仰被世人稱為半個亞洲的信仰。善男信女跪拜於此,其神情極為虔誠。那種對神靈的敬畏,在悄聲屏氣間得以充分顯現。置身於如此凝重肅穆的氛圍中,似乎誰也不敢表現出半點不恭不敬。蒼穹之大,宇宙之闊,在無可匹敵的自然和無法預測的命運面前,人其實是很渺小、很脆弱的。在芸芸眾生的內心中,大概總需要神靈的扶助和菩薩的保佑。人常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其實,你不一定要相信這個世界有神鬼之說、有上帝之說,但一定要有信仰的活著!在幽靜的普濟寺中,幸有寺內的一棵古樟樹上,一隻可愛的小松鼠,讓遊人的心多了一些驚喜與靈動。當走出普濟寺,走上永濟橋,回首隱隱約約掩映在一片蔥蘢翠綠之中的普濟寺,顯得極為幽靜而神秘。面對這人間第一清淨地,徒然感覺在浩浩渺渺之間,世間的恩恩怨怨財權名位都無足輕重起來。健健康康、恩恩愛愛、平平凡凡、坦坦然然地活著,就好。

 

經多寶塔,乘島上旅遊車只幾分鐘,再前行十多分鐘,自己便獨自來到去年未曾遊覽的觀音跳。站在平臺上遠眺,遼闊無際的海闊天空盡收眼底。那一座座浮在海面上的島嶼與點點白帆穿行其間,很是迷人。尤其是不遠處一山猶如一尊仰臥於蓮花洋中的海中臥佛,連綿起來看,頭、頸、胸、肚、腳歷歷在目,凸起的佛肚、微現的佛腳都恰到好處,微妙微肖。其實,睡佛是普陀山東南約6公里外的洛伽山,傳說是觀音發跡修行之地。民間有觀音不肯去的傳說。相傳日本人從中國掠奪不少珍寶回國,一日想把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偷運回國,出普陀山后,風雨大作,船傾,觀音菩薩不肯遠去化為洛伽山飄浮在海上。再俯視腳下,歷經沖洗剝蝕的岩石,雖密密麻麻佈滿傷痕,但永遠挺直著不屈的脊骨,“任它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

 

從觀音跳返回,但見鬱鬱蔥蔥中聳起一尊高大的南海觀音銅像。這是普陀山的標誌性佛教建築。銅像面朝大海,與洛迦山隔海相望。身高18米,總高33米。佛像用96塊銅壁板拼裝成,面容含純金6.5公斤,其造價高達幾千萬,全部是由善男信女捐款捐物建造的。儘管據沒花政府一分錢很是難得,但我以為,連佛也會心疼的。佛該想自己是普渡眾生的,耳邊儘是民間疾苦聲,卻如此耗費民資民膏,所以儘管銅像雙目垂視,眉如新月,大慈大悲,神韻盡出,但恐怕也是很難安心的。因自己有此臆想,加之去年已拜,便無心再去了。那種蜂擁而至接踵摩肩虔誠跪拜的場景如在眼前。又想起午餐時雞鴨海鮮一掃而光滿桌狼籍,在佛祖面前垂延三尺,真讓人汗顏,我開始反思自己是否真他媽的是葉公好龍、兩面三刀。世人皆知“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卻不知濟公禪師還有後句世人若學我,如同進魔道,致使謬種流傳,遺害非淺。也罷,去拜又能怎樣?南海觀音像的捐資功能碑上不是也有賴昌星和其侄賴文鋒的名字嗎?佛光普照、佛法無邊,賴昌星終難逃過一劫。有感於此,當時便即興寫了幾句順口溜:“普陀出東海,觀音立潮頭;叩拜敬神靈,回首即向俗。”的確,有多少芸芸眾生會在這片刻的虔誠之後,又淪入世俗,甚至走向惡俗呢?

 

離開普陀山,回首再望,但見這海天佛國恰似一頂荷葉,亭亭玉立在海天之間,也婷婷在我的心上。

 

 

201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