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中竹海

 

恐雨,未能去秦楚古道,一覽秦嶺之巔草甸秋光,甚憾。遂就近去了趟鯨魚溝。斯地有一大片竹林,倒是個好景觀,被譽為關中竹海,讓人如臨南國。

竹林青翠蓊郁,生機盎然,從原畔到溝底,四、五百畝之大,這在關中當屬罕見。株株筆直、個個向天,戰士般依次站滿一面山坡,蔚為壯觀。行走於竹林小路,曲徑通幽,時隱時現,清爽、愜意,且遊人不多,更顯幽靜、雅致,如世外桃源。

竹是君子的化身,被人格化以純潔、高雅、虛心、有節、直正等精神特質。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蜂與蝶。居而有竹,人竹共存,竹為人立氣節、樹標杆,人因竹虛其心、壯其志,竹韻人生,物我合一,當為人間仙境。有道是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信哉斯言。

溝底幽深,沿小徑前行,一溪流水依竹林淌過。又行,便見一掛瀑布,飛珠濺玉,別有情趣。溯其源,或來自鯨魚湖。但見兩山相對,林木茂盛,一湖碧綠,靜臥其間。惜乎懶散,小憩而歸。

走馬觀花,浮光掠影,幸一片竹海,啟動了這行程。

2017923

 

門前的風景

 

有一些人,貴為至親,卻常被忽視;有一些景,近在咫尺,卻不曾涉足。

有沒有過這種感受,在這十三朝故都,或公園、或遺址、或老街、或城牆的一角,我們是如此熟悉,卻又很是陌生?熟悉,是因為我們無數次從它身邊走過,甚至能感覺到它的呼吸與心跳;陌生,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踏進去半步,甚至壓根兒不知它的面容。既在伸手之間,卻又悅若隔世。我們與它們、今天與過往,其實就差這一步的距離。走進一步,叫牽手;繞開一步,叫無緣。一如心與心的交融或隔膜。

它們是我們眼中的平平常常,我們早已習以為常,似乎也從未為之欣喜、為之流連、為之感動,但它們卻是遠方來客絡繹不絕的嚮往。不僅如此,我們對那種紛至遝來的匆匆忙忙,還總是不屑一顧:不就這樣嗎?有什麼好看的?而我們所謂的旅行,其實不過是離鄉背井,備受勞頓,離開自己呆膩的地方,去看看別人呆膩的地方,去面對同樣不以為然不可思議的目光。

詩,不只在遠方。或許家門前,就有一處詩意的風光。                              

                             2017924

 

養花的心情

 

養花是一種心情、一種氛圍。每天看到自己養的花枝繁葉茂、生機蔥蔥,是一種很賞心悅目的事情,它會讓每一個平淡的日子,瀰漫著蔥郁和絢爛、溫馨與喜悅。

但對於我等門外漢,養花實在是一件出力不討好的事情。由於全然不識花之習性、不諳養花之道,不懂養護,不知呵護,常常因個人的疏忽大意、漫不經心,或者澆水過勤、溺愛成禍,甚至愚昧無知、自以為是,把一株株生命,在不經意間親手扼殺,結果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可奈何花落去,就那麼眼睜睜看著一株花葉子發黃了,整個兒發蔫了,直至枯死了。在這個過程中,儘管查找病症,尋求良方,極力挽救,卻又無力回天,能不令人懊惱、沮喪,甚或傷感?

畢竟,花也是靈性之物,是有生命的,因而才有了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之說。花在成長中,你不妨悄聲氣,學會用心靈傾聽,聽葉片的呼吸一張一合,聽拔節的節奏一竄一拱,聽花開的聲音一唱一合。與花對望,是一種平和的交流;與花相守,是一種寧靜的涵養。這是物心與人心的溝通,是生命與生命的融合。

正所謂,人養花,花也養人。花的氣息浸潤在你的氣質中,你的靈魂寄寓在花的蔥郁堙C花語便是心語,花境便是心境。與花喃喃私語,兩心自然交融,花的氣息足以蕩滌掉俗世的些許塵埃,讓心情愉悅,讓心境明朗,讓心靈醇香。也正因為如此,守望花開,惋惜花落,便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而當一株鮮活的生命嘎然而至,你便失去了一個朝夕相處的知心人。

所以,花開是畫,花落是詩。畫,總是美的;詩,難免淒涼。白居易詩曰:“落花不語空辭樹,流水無情自入池。”這其中有幾多無可奈何、幾多憐愛惜挽?細數著落花,一瓣、兩瓣、三瓣,且在心間藏起一瓣最美最柔最軟,作為對易逝時光的紀念、對美好當下的珍視。

好在,花自開落,並不與人計較。枯了,再養。養花,就是養心情,養性情,用植物的鮮活,來朗潤瑣碎的生活,滋潤我們的生命。果能如是,也算是讓那一株株枯落,有了一個復活的歸宿。

且讓花,或含羞或燦爛、或平或華貴,活在你的生命中。

2017925

 

採一縷陽光,烹茶煮字

 

在習慣了沉沉霧霾的冬日堙A很難得有如是天清氣朗。碧空高遠,流雲飄逸,陽光穿透玻璃,踮著腳尖暖暖地走進屋內,便有了些許陽春的愜意。所謂“心隨境轉是凡夫,境隨心轉是聖賢”,我等身為凡夫,心情自然便好了許多。這樣的日子,很適合閑坐窗前,採一縷陽光,悠然烹茶,隨心煮字。

人生若得偶閒時,杯盞清茗醉光陰。在日常的繁瑣與忙碌中,充其量只是喝茶,而與品茶無緣。“喝”與“品”,前者是基本需要,後者是悠然雅趣,一字之差,其境界迥然不同。品茶,貴在“靜”,妙在“淨”。一靜置,一壺靜放,一人靜坐。水是沸的,心是靜的。靜看杯中一片片茶葉起落沉浮,水霧昇騰,氤氳繚繞,清香飄散,於淺酌慢品中,去心浮氣躁,由“靜”及“淨”,靜心、淨魂,忘卻塵世浮華,超然物外,冰心去凡塵,淡中品致味,始知禪茶一味,道悟人生。其實,每個人都宛若一片茶葉,都要在大千世界這碩大的茶杯中浸泡一生,理當沉時坦然、浮時淡然,於沉浮之間,遇之欣然、處之安然。

茶,沸於水堙F人,慧於書中。歐陽修說:“至哉天下樂,終日在書案。”張元濟先生也有一句簡單樸素的話:“天下第一好事,還是讀書。”此時,隨手翻一本書覽,靜靜地與文字對望,如同陽光滑過每一寸肌膚,柔指纖纖,溫情暖暖。大可不必刻意強求,如同茶的浸泡,自自然然,隨意舒卷,自有醇香漫。只需要心靜如水,放下或來或去的匆忙,放下或明或暗的壓力,放下或大或小的功利,放下或輕或重的心機,簡單一些,純粹一些,超然一些,漫步字埵瘨﹛A如同行走於世外桃源,人在草木間,只剩下最純淨的自己,面對最純淨的自然,與先賢對話,與智者結緣,觀賞萬物的妙趣,聆聽自我的聲音,這與品茶親近草木、回歸自然、觀照靈魂、滋潤身心,竟是殊途同歸。這時候,那每一個奇妙的方塊字,便如同一片片茶葉,在漫不經心間,昇騰起清淺濃淡的茶韻。娓娓情懷、款款心曲,掩卷而去,也是滿屋飄香。

烹茶有清幽,煮字亦芬芳。茶有茶的韻,字有字的香。茶在字的抒寫中漸次舒展,字在茶的沉浮媕曀M盛開。烹一杯清茶,朗潤精神;煮幾行文字,映照乾坤。品茶,守得一懷淨土;讀書,盈來滿目浩瀚,所謂雅緻之境,或莫過於此。

 

2017123日匆就

 125日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