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美是心靜     2022.9.25

 

     “人生而靜,天之性也。孔子曰:仁者靜。靜是生命的本真狀態。萬物生於靜而歸於靜。老子說:夫物芸芸,各複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複命。根是萬物生命的來源,回歸根才是靜,能靜才能回歸生命。莊子也講:夫虛靜恬淡寂寞無為者,萬物之本也。人生在世,如《菜根譚》堜畛縑G每臨大事有靜氣。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靜能養生,靜能開悟,靜能生慧,靜能明道,靜氣是人生必備的心態、修養、情懷、智慧、氣場和境界。

那麼,何為?竊以為如一棵默默成長的樹,有一主、五枝一主就是心靜,這是主幹。五枝者,乃淨、敬、競、精、境五者之謂也,這是枝幹。是純潔乾淨,是心存敬畏,是勇於競進,是精益求精,是守靜達境。幹為枝之依,枝從幹上橫,主幹為主、枝附於幹,枝幹相持、同生共長,方根深葉茂、生機無限。

 

靜者心靜說文解字》釋曰:靜,審也。這表明,靜的本義就是自審、內省,以求內心安靜。有人認為,有九種境界,曰:平靜、安靜、寧靜、定靜、虛靜、空靜、真靜、明靜、靈靜,自前而後,漸次提升。其實,九靜歸一,即為心靜。心為一身之君主。心安理數明,心靜乾坤大。心若躁,浮生皆亂;心若靜,篤定向前。無論任何時候、面臨任何境遇、做任何事情,心靜是基礎、是根本。正如明人呂坤所說:天地萬物之理,出於靜入於靜;人心之理,發於靜歸於靜。靜者,萬理之橐龠,萬化之樞紐也。 面對變動不居、異彩紛呈的大千世界,如果我們的心靈也隨之起伏變化,那麼,我們必然會眩暈於大千世界的千姿百態,必然會在亂花迷眼中茫然不知所措,從而無法真正把握到天地的本真。心靜則清,心清則明,心明則靈,心靈則慧。所謂心靜,就是一種心氣,心平氣和、心存善念,凡事看淡,不煩不惱,安禪未必需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就是一種心態,安心坦然、隨遇而安,順天應時、適應環境,無論海角與天涯,大抵心安即為家;就是一種心懷,凡事淡然、遇事坦然,心靜如水、自然平和,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菜根譚》);就是一種心力,保持定力、堅如磐石,矢志不渝、篤定前行,管他風吹雨打,勝似閒庭信步;就是一種心志,謙虛謹慎、虛懷若穀,廣採博納、進取不殆,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就是一種心胸,寬宏大度、空曠無垠,海納百川、包容萬物,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高;就是一種心境,除卻雜念、純淨靈魂,澡雪精神、滌蕩心靈,洗盡鉛華始見真,浮華褪盡方顯誠;就是一種心智,通體透明、通達萬物,敏思善行、智慧充盈,冰雪淨聰明,雷霆走精銳;就是一種心魄,有膽有識、志向高遠,堅不可摧、勇毅前行,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所以,面對喧囂塵世,當學會靜心、定心、安心、正心、寬心、平心。 心若向陽,無處不是陽光。

 

靜者純淨。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內心寧靜,才能大智大慧;靈魂純淨,方能無欲則剛。因此,,離不開。靜能使人的精神通徹、清澈透亮,如魚翔淺底、直視無礙。心若寧靜,清歡常在;也只有心淨,無污染、無雜念,方可守靜。不著萬物謂之心清,一念不起謂之靜。心清一切明,心濁一切暗;人心本無染,心靜自然清!莊子就講必靜必清,也就是一定要達到的境界,並曰:素樸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素樸之美,就是一種純淨之美。越是簡單的,越是深刻的;越是樸素的,越是淳美的。《菜根譚》有言: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為人清澈見底,清純透亮,光明磊落,坦蕩如砥,故其獨立不慚於影,獨寢不慚於魂心中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一念心清淨,處處蓮花開。孟德斯鳩說:美必須乾乾淨淨,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內心中更是如此。作家白若梅所著《林徽因傳》中也有一句話:真正的平靜,不是避開車馬喧囂,而是在心中修籬種菊,儘管如流往事,但每一天都仍濤聲依舊,只要我們消除執念,便可寂靜安然。往事總如煙,心淨當如鏡。白居易詩曰:清能律貪夫,淡可教君子。每個人的心靈,都需要守護住一方靈魂的淨土,都需要保持初心的鮮活與純淨。面對多彩的亂花迷眼與浮躁喧囂,消除雜念,消除奢欲,守住初心,遠離紛爭,就像作家林清玄在《人生最美是清歡》中所言,當以清淨心看世界,以歡喜心過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軟心除掛礙,追求內心的淡泊與寧靜,生命自然會變得清純、清潔和清淨,如蓮出淤泥而不染。因此,心淨,一切才會歸於靜,也才會擁有乾淨人生。靜者進德之基也。身在萬丈紅塵中,必須學會在靜思自省中,經常過濾靈魂、過濾思想、過濾人生,只有學會過濾,去盡雜質,人生才會詩意唯美,純淨透明。

 

靜者存敬。圍爐夜話》中說:程子教人以靜,朱子教人以敬,靜者心不妄動之謂也,敬者心常惺惺之謂也。守靜之人心不妄動,存敬之人常保警覺,果能以立身、以處世,則善莫大焉。涵養須用敬入道莫如敬。孔子就認為是涵養和成就君子人格的重要手段,屢屢強調敬事執事敬事思敬行篤敬修己以敬等等,並說: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朱熹講:君子之心常存敬畏,雖不見聞,亦不敢忽。曾國藩說:常存敬畏之心,則是載福之道也。作家周國平也說過:熱愛生命是幸福之本,同情生命是道德之本,敬畏生命是信仰之本。心存敬畏,方可做到虔誠而執著、至信而深厚。德國著名哲學家康得在《實踐理性批判》中就曾經說過:有兩種東西,我對它們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們在我心靈中喚起的驚奇和敬畏就會日新月異,不斷增長,這就是我頭上的星空與心中的道德定律。這是一種發自生命深處的由衷的敬仰、敬畏,一種堅貞不渝的至誠、至信,一種震撼靈魂的博大、博見,因而這句話被稱為人類思想史上最氣勢磅礴的名言之一。的確,面對頭頂浩瀚無垠的璀璨星空(自然規則),面對我們心中的道德法則(社會人倫法律),能敬這天地之規、人倫之道者,必能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正道直行,堅不可摧。懂敬畏,則知進退。如果沒有敬畏之心,必然會無視甚至藐視規則,逾越甚至踐踏規則,肆意妄動、為所欲為,這無疑是可怕的。

 

靜者善競。並逐曰競。《廣韻》有釋:爭,競也。”“字由組成,也就是說,欲永葆生命之青春、奮鬥之青春、事業之青春,就需要百舸爭流、勇於競爭,需要會當水擊三千弄潮兒向濤頭立!有人說,最好的人生不是波瀾壯闊,而是靜水深流。水靜極則形象名明,人靜極則智慧生。躁是一個人的心魔,也是人生路上的絆腳石。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也!林清玄說:我們要全心全意默默地開花,以花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可見,有爭不是爭,爭在靜中生。靜者之善競,不是誇誇其談、坐而論道,而是埋頭苦幹、務實篤行,不慌不忙、久久為功,於無聲處聽驚雷!況乎善靜者,視野宏闊、格局高遠,恥為一己之私利而爭也。清代段玉裁曰:凡言爭者,皆謂引之使歸於己。如果說生命之最好狀態是安靜,那麼人生之最好姿態就是不爭。何以息謗?曰:無辯。何以止怨?曰:不爭。當然,所謂君子無所爭,絕非君子無所求。只不過君子求利、義在利先,小人求利、利在義先,是故孔子曰,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但若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況乎不爭,亦實為善於競爭之大智慧也。故《道德經》曰: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靜者求精。晚清著名政治家翁同龢曾撰一副對聯:每臨大事有靜氣,不信今時無古賢。《百年孤獨》堣]有這樣一段話:生命中曾經有過的所有燦爛,最終都要用寂寞來償還。心靜事則成。心浮氣躁,難有作為;守得靜心,才能精進。《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朱熹說:言治骨角者,既切之而複磋之;治玉石者,既琢之而複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君子的自我修養就像加工骨器,切了還要磋;就像加工玉器,琢了還得磨。《格言聯璧》講:只有一毫粗疏處,便認理不真,所以說惟精;不然,眾論淆之而必疑。只有一毫二三心,便守理不定,所以說惟一;不然,利害臨之而必變。粗心疏漏則言之不能精準,三心二意則處事不能專一。可見,如果不能靜下心、沉下身,斷然不會惟精”“惟一,也不可能養成專業專注、精益求精的精神,更不可能精進行遠。淡泊方精緻,寧靜方精進。清人趙翼詩曰:超然靜者心,小憇寄幽矚。只有胸懷靜氣的人,才能夠任世界之喧鬧,本心不隨之流轉,去浮躁而歸於寧靜,棄名利而志存高遠,從而鑒天地之精微,察萬物之規律,在靜思走向覺悟,在靜觀中得到昇華,在靜行中風雨兼程,堅忍不屈、堅猛心志,甘於寂寞、發揮潛能,凝神屏氣、專業專注,追求卓越、創造燦爛,使生命臻於完美,在 “益求中,力學篤行,精進不休,達到一個極致的狀態。當然,相對應,當戒動,如明人呂坤所言,動中發出來,與天則便不相似,也就是與自然的法則就不相符合。因此,如晃動、躁動、浮動、衝動、盲動等等,皆修身治學、精進不怠之大敵。

 

靜者達境。靜者,境界也。靜是生命哲學的至高境界。靜中有仁,靜中有禪,靜中有慧,靜中孕育氣場,靜中蘊含格局。莊子有言:水靜猶明,而況精神!聖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鑒也;萬物之鏡也。這是說,水靜了尚且能夠澄澈明麗,更何況人的精神。聖人心中有靜的境界,因而聖人之心,才能稱作映照天地萬物的鏡子。而且,人常說,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養得胸中無一物,其大浩然無涯,其境界自然超塵拔俗、宏闊高遠,胸懷萬象、包容萬物,胸有成竹、不亂方寸,堅如磐石、篤定不移。可見,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心靜,就是精神與靈魂的平靜。得道者必靜既靜而又寧,可以為天下正。莊子也說:聖人之靜,就是善於固守養靜,萬物不足以攪撓他的心志,所以能靜。此可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資治通鑒》中講:入靜者,靜處一室,屏去左右,澄神靜慮,無私無營。《菜根譚》曰:人心有個真境,非絲非竹而自恬愉,不煙不茗而自清芬。須念淨境空,慮忘形釋,才得以遊衍其中。人生最美便是靜,靜到深處即達境。楊絳先生說:生命活到極致,一定是簡與靜!美到極致,一定是素與雅!稍縱即逝的是天上煙花,細水長流的是人間煙火,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快樂而是平靜!作家周國平也曾說:人生最好的境界是豐富的安靜。安靜是因為擺脫了外界虛名浮利的誘惑。豐富,是因為擁有了內在精神世界的寶藏。靜者由外而內,安靜恬然,守定達境,無論順境或逆境、得意或失意、高光或低谷,都會從容不迫、不卑不亢,保持定力、堅毅前行。

 

李白詩曰:遂造窮谷間,始知靜者閑。萬物靜觀皆自得,人生守靜方致遠。做一個能靜守靜之人,靜如泰山、靜若止水、靜聽風吟、靜待花開,靜心、靜神,靜觀、靜聽,靜思、靜念,靜修、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