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24.2.29

 

 

中華漢字,源遠流長;漢字長河,浩浩蕩蕩。漢字,是世界文化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是中華民族智慧的結晶,是傳承五千多年中華文明的活化石,是中華文明之根基、民族精神之圖騰!

 

漢字融形音義為一爐,精妙匹配;合聲韻調為一體,鏗鏘有聲。魯迅先生曾說,中國文字具有三美: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漢字形象直觀、簡潔優美,意合神攝、言簡意賅,一字一詞皆是學問,一升一降皆是講究,一筆一劃皆是美學,展現出當驚世界殊的獨特魅力。毫不誇張地講,作為形、音、義三位元一體的文字元號系統,漢字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萬古千秋,精彩絕倫,任何文字與之莫能媲美!獨特、豐富、神奇、絕妙的漢字美學世界,總是讓我們為之心蕩神馳、心意怦怦。

 

漢字之美,美輪美奐、美不勝收。筆者淺悟其十美如下:

 

(一)端莊方正、變換不窮的結構美

 

古希臘哲學家如畢達哥拉斯學派、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均認為,形式是萬物的本原,因而也是美的本原。王國維道:一切之美,皆形式之美也。形式美是一個重要的美學法則,主要體現為整體和諧、多樣統一和各部分組合的平衡、對比、對稱、整齊、比例、節奏、賓主、參差等等。漢字是中正平和、平衡穩重的方塊字,是方方正正的建築藝術,結構嚴謹、字形勻稱,四角方方、大氣承當,具有內在的結構美和視覺上的和諧美。迄今學習書寫的第一步,仍要求工工整整地寫入字格中。

 

但同時,方正為其形,多變為其魂。漢字更是變幻無窮的神奇魔方。漢字的結構屬性可分為筆劃、字根和單字。點、橫、豎、撇、捺、提、折、勾等八個基本筆劃組成字根。字根是構成漢字最重要、最基本的單位。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個個富有鮮活生命力和創造力的字根,又以無限的可能和絕妙的神奇,魔幻般組合成一個個精彩絕倫、精妙非凡的漢字。就像建築物一樣,筆劃和字根的一磚一瓦,左右、上下、包圍、鑲嵌等間架結構,無不蘊含著變化萬千。其質樸靈秀、厚重端莊,盤根錯節、巧構精築,分離巧合、奧妙無窮,虛實留白、均勻平衡,動靜走勢、沉穩奔放。可以說,漢字獨具的超強的集結規律和構字方法,既靈活多變,又萬變不離其宗。這就是漢字的神奇之處,是任何拼音文字都無法做到的。其精其妙,超然古今,舉世無雙!

 

漢字,一撇一捺,氣韻流動;一提一頓,有謀有勇;一點一勾,能伸能屈;一豎一橫,風骨自重。在字體演變的歷程中,漢字逐漸發展成為了各呈天姿、各展風韻的漢字七體,甲骨文的神秘奇異、瘦挺崢嶸之美,鍾鼎文的圓潤遒麗、古拙厚重之美,大篆的古茂遒樸、嚴謹精到之美,小篆的質而能壯、奇崛玲瓏之美,隸體的端莊簡約、工整扁平之美,楷體的端齊方正、俊秀規範之美,行書的飄逸瀟灑、生動傳神之美,草書的龍飛鳳舞、狂放不羈之美,秉筆書寫、萬千氣象,筆歌墨舞、龍鳳呈祥,是故漢魏鍾張之絕,晉末二王之妙,初唐歐虞褚薛,其後顏筋柳骨、顛張醉素,宋四家之蘇黃米蔡,元之趙孟頫,明之祝允明、文徵明、董其昌等等,代代書家、燦若星辰,書法之花、芳於藝林。

 

蘇軾《論書》曰:書必有神、氣、骨、肉、血,五者闕一,不為成書也。中國書法藝術所蘊含即強勁有力、骨架堅實,質地腴潤、豐滿圓渾,韌健靈活、脈絡連通,鮮活潤暢、滋柔亮澤,生氣勃勃、流動貫通的生命意味和審美意味,以及大小、輕重、巧拙、錯落、欹側、曲直、順逆、乾濕、濃淡、方圓、藏露、疏密、枯潤等等對立統一,和諧為美的辯證法,加之現代漢字奇異多變的創新設計,無不彰顯出漢字獨有的形態之美、靈動之美、氣勢之美、智慧之美、創造之美、生命之美。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獨一無二的方塊字,為對偶句這一修辭格、對聯這一傳統文化瑰寶以及五言、七言等格律詩的形成,奠定了基礎。這是長短不一、參差不齊的表音文字,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二)內涵深厚、博大精深的意蘊美

 

意,指內涵、意蘊、意境,它是漢字的精神內核。古人講究天人合一,任何事物都寄寓著獨特的意義,人們無限思緒往往通過一字或短短的三五字,就能表現得淋漓盡致。漢字啟智慧,育文明,在儲存資訊方面具有極為超強的功能,每一個字都如同一座巍峨莊麗的睿智殿堂。

 

一個漢字一首詩,字即其意,意即其字,字意相通,寓意恢宏,可謂一字傳神,字字千金。只要細細琢磨,每一個漢字都意義精確、內涵豐富,包容宇內、化育萬物,神通千古、印照大千,閃爍著詩意的光芒,散發著生命的氣息,蘊藏著無窮奧秘和神奇玄機。比如,古木為枯,山石為岩;大力為夯,少力則劣;不好為孬,不正為歪;女子為好,少女為妙……皆是慧於睿智、意趣橫生。

 

又譬如,在古漢字字的組成中,外面的大,表示的是國之四方疆域;堶悸漱p,表示的是人口;而,則表示土地;則指手執兵器護衛疆土的軍隊。可以說,古漢字在幾千年前就已經深刻地解釋了國家的幾個基本特徵,或者說構成國家的幾個基本要素——邊境、疆域、土地、人口、軍隊等。

 

甚至,每一個偏旁部首也都充滿意義。比如,看到桃柳松榆、梅櫻椿橘、枇杷梧桐、樟桂柞榛等,就一定會讓你想到樹木;看到與有關的功、助、努、動、勞等,就一定會讓你想到必須花費氣力。

 

又譬如,古人根據水的溫度不同,創造了不同的以水為偏旁的漢字,而且不同點數的水和水溫高低有關。兩點水的溫度最低,給人冰冷的感覺,如冰、凍、冷、涼、冬、寒、凝、凇、淩、淒等;三點水的漢字幾乎都是與水有關的,且是讓人感覺舒服的溫度,如江、河、湖、泊、溪、游、浴、清、溫等;四點水的字象徵的溫度更高,如蒸、煮、煎、熬、烹、焦、熟等,一定會讓你想到火的旺盛。

 

再比如,古代起源較早的姓的用字大多有女旁,傳說神農氏姓薑,黃帝姓姬,虞舜姓姚,少昊帝姓嬴,夏禹姓姒,這說明中國古代曾經有過女人當家的母系氏族社會。

 

一筆一劃皆學問。靜態地觀察每一個漢字,其字形本身就積澱著中華文化的深幽奧秘。漢字,見之可明義,察之能悟義,解之能求義,析之能延義。正如余光中先生《聽聽那冷雨》一文中所說:只要倉頡的靈感不滅,美麗的中文不老,那形象磁石般的向心力當必然長在。因為一個方塊字是一個天地。

 

一筆一乾坤,一字一世界。《學記》言:叩之以小者則小鳴,叩之以大者則大鳴。漢字啟人之睿智,動人之心旌。面對任何一個漢字,我們都可精騖八極、心遊萬仞,去體味其一字見大千的意蘊之美,感受漢字詩意的滋養與溫潤,也為先人的智慧所震撼、所折服。

 

况乎哉!字成詞,詞成句,句成章,章成著,字字寫千秋,洋洋續百代,浩浩典籍、千載傳承,品味經典、對話先賢,貫通古今、收穫未來,更是奇妙無窮、趣意盎然,其功莫大焉。

 

(三)生動形象、直觀傳神的畫面美

 

漢字之美,美在其形;形美如畫,畫面生動。每一個漢字,就是一幅富含生命力的大氣磅礴的國畫。這是因為,漢字是一種象形文字,象形是全部漢字的基礎。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解釋象形字時說: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詰詘,日月是也。可見,所謂的象形字,就是以繪畫的形式,畫出事物的簡易外形、輪廓、特徵等,直觀形象,生動多姿,栩栩如生,活靈活現。英國語言學家帕默爾在《語言學概論》中也指出:在中國,一如在古埃及,文字不過是一種線條化了的、簡化了的圖畫系統。

 

漢字的構造可以簡括為六書,其中轉注和假借兩種屬於用字的方法,而象形、指事、會意、形聲,一般認為是造字法,這四種名號雖異,但實質相同,都是經由象形而形成意義,也就是立象盡意,何形即何意,何象即何示,可謂至簡至美!

 

可見,漢字是用線條來描摹事物的,是以圖畫式為主體的書畫同源的文字,與以寫意為特點的中國繪畫有異曲同工之妙。一個漢字就是一幅最精美、最簡潔的線描畫兒,這是中華民族特有的造景方式。所以,漢字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圖象文字,每一個漢字都是一道精美的風景。萬物皆入字,一字一幅畫,識字如同看畫,寫字如同畫畫,這是漢字獨有的特色。

 

譬如,字就像高山矗立、峰谷相間之形,字就像河水流動、川流不息之勢;字一看就是淚漣漣在哭,字一望就是喜盈盈在笑,極是直觀、靈動、豐富、傳神;字可拆為”“,林間夕照,那是夕陽投在林梢的深情一瞥,是最美麗又最容易觸動人心靈的畫面。又比如,看到春夏秋冬、日月星辰、風雨霜雪、草木山川這其中每一個字,那都是生動多彩的畫面,都是大自然的巧工之作。

 

因此,漢字之行乃萬物之形,漢字之魂乃宇宙之魂,每一個漢字都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在觀察再現這個美麗的世界;每一個漢字都有一雙靈敏的耳朵,在傾聽記錄這個精彩的世界;每一個漢字都有一口伶牙俐齒,在繪聲繪色地描畫著世界的魅力。漢字組合在一起,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回眸一笑百媚生,更是生動傳神、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