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微型詩

 

●拙著《滴水藏海 ——當代微型詩探索與欣賞》後記

 

我是2005年元月“誤闖”微型詩這一領域,並對其“一見鍾情”的。一年多來,在忙忙碌碌之餘學習微型詩、賞析微型詩、探討微型詩,也創作微型詩,也算是小有收穫。

 

讀▲感受與洗禮

 

應該說,喜歡上微型詩這種體式有好些年頭了。在《輕走人生——勵志隨感錄》一書的自序中,我曾這樣寫道:“年少的時候,特別喜歡讀名言警句,尤其是對《歌德的格言和隨想集》、泰戈爾的《飛鳥集》一見鍾情,至今二十年仍愛不釋手,常執迷于那穿越時空、穿透靈魂的思想光芒,如同陶醉於充滿靈氣而又莊嚴肅穆的精神殿堂,象信徒一樣虔誠地接受精神的洗禮。且每次讀來,都因傾注了流失的年華和生活的體驗而不斷產生新的感悟。”

雖然微型詩不同于名言警句,但我以為,其精神是相通的。微型詩,微言大義,尺幅千里,濃縮千言萬語於方寸之間,凝聚天地神氣於三行之內,讀來使人驚喜,使人動情,使人深思,使人神游,從中獲得樂趣,也獲得智慧。一首微型詩,或如滴水般晶瑩透亮,或若山泉般清澈明淨,或如細流般含蓄悠長,或如江海般澎湃激越,皆可洗濯靈魂,拂去眼中的迷茫,驅散心中的煩憂,把真情和激情、智慧和哲思注入靈魂。所以,讀微型詩,不僅如嚼橄欖,有滋有味,更是接受一種精神的洗禮、思想的薰陶和人格的昇華。

自己為什麼對微型詩情有獨鐘呢?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實在是太忙碌了,沒有時間去細品那些長篇大論。微型詩則不同,可以隨時隨地拿來“下酒”。常常,在煩倦的公務之餘,從堆積如山的材料中擺脫出來,品一口清茶,燃一支香煙,讀一首或幾首微型詩,任思緒飛揚在遼闊的天際,傾聽來自天籟的環佩妙音,不知不覺間,心中就儲滿一缸濃濃的詩香,而遠離了塵世的紛擾和世俗的功利,對於自己,這是一番難得的妙境,是一種別有情趣的精神小憩。

 

評▲共鳴與暢想

 

讀著讀著,便上了癮,便如鯁在喉,不吐不快,所以便“誤入歧途”,開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並一發而不可收,一年時間,便寫下了百餘篇微型詩賞析文章,還有不少百字點評。我以為,評論,是一個人判斷力、鑒別力、欣賞力以及價值取向和審美意識的綜合體現,既是與詩人的一種共鳴,更是體現著評論者創造性的一種暢想。

其一,評論是一種情感互動。我選評微型詩的標準是“五美”,即“奇美的靈思、精美的語言、真美的情感、雋美的意境、豐美的思想”,追求詩味濃郁,意蘊深厚。儘管所選擇的微型詩不可能是完美的,不可能每一首都堪稱精品,但它至少從某個側面震撼了我,引爆了我,激發了我。

其二,評論是一種精神開發。如果以傳統所謂“專業評論”的一系列標準來衡量,恐怕我的不少“評論”都 “不合格”,甚至有人以為是匪夷所思、故弄玄虛。我想,這其中可能涉及一個觀念問題。傳統詩歌評論觀強調“詩人本位觀”和“作品本位觀”,但我更側重于彰顯意義、展示人文價值的思想性評論,或許可稱之為“思想本位觀”。我以為,評論是一種“開採”,是“開採”詩作所蘊含的“精神金礦”;也是一種“拓荒”,是以原詩為“根據地”拓展出無限的“精神領地”。

其三,評論是一種藝術創造。是既呈現又拓展原詩內蘊意義的再創造,或者說是對原詩的一種超越、一種昇華,是在原詩意境和語言所提供的可能空間堨h彰顯其可能的意義,對人性和人生的道理有所呈現。所以,對於原作能夠作出這樣那樣的文本解讀,就說明原作的意境和語言提供了能夠如此解讀的維度和空間。至少可以說,是原作把我引領進了這一方詩意濃濃的新天地。

其四,評論是一種個性張揚。評論應該洋溢著評論者的激情、浸透著評論者的思想、體現著評論者的精神、流淌著評論者的血液。沒有“自我”的評論是蒼白的、乾癟的、生澀的,也是缺乏鮮活的生命力和精神穿透力的。我很讚賞青年文藝評論家傅翔在《中國批評家墮落的八大形式》一文結尾的這段話:“好的批評是能夠帶給作者與讀者以生命的寫作,它會點燃讀者的思想,照亮作品的光芒,會給作者以全新的啟迪與生命。這樣的批評是有思想的,因為只有思想讓人活著。而這一切無疑都要從批評家自身做起,因為沒有人的抵達就不會有思想的抵達。”

 

論▲探索與構建

 

或許是“亂彈”地多了,竟“病入膏盲”,對微型詩這一詩體開始了所謂的“探索”。圍繞微型詩是“詩歌王國的微雕藝術”這一立論,我試圖以“特徵論”、“價值論”、“創作論”、“鑒賞論”、“詩人論”、“作品論”為骨架,構建起一個比較完整的學術框架。

關於微型詩的特徵,提出了惜墨如金的精煉詩句、獨闢蹊徑的精巧構思、賞心悅目的精美意境、領異標新的精妙智慧、渾若天成的精湛技巧的“五精”觀;微型詩具有體式的獨立性、本質的詩意性、結構的精短性、語言的簡約性、內涵的豐富性、焦點的明確性、表現的奇異性、主體的廣泛性等八大突出特徵的“八性”觀;微型詩要有“情味”、“意味”、“韻味”、“異味”和“趣味”的“五味”觀;微型詩是詩歌“大觀園”中的一株“小植物”,是有著廣闊“大市場”的“小產品”,是一種“小視角”切入“大眼光”構思的藝術,是在“小空間”蘊藏著“大世界”,是需要“大智慧”的“小機靈”的“五小五大”觀,此外,還就微型敍事詩、微型組詩和微型散文詩組的特徵等進行了探討。

關於微型詩的價值,我以為微型詩是“變革時代的精神速食”。它是一道經濟的速食,調節了現代人急匆匆奔走的步履;是一道可口的速食,滿足了現代人多樣化貪欲的胃口;是一道睿智的速食,綠化了現代人沙漠般荒蕪的靈魂。它是現代人一塊香噴噴的思想蛋糕、一塊風味獨特的精神麵包;是現代人一包甜滋滋的心理佐料、一壇韻味十足的生活米酒;是現代人一碗熱乎乎的智慧麵條、一頓回味無窮的文化小吃。同時,我用大量的比喻對微型詩進行了形象生動地闡釋。特別是提出微型詩這一詩體“有所能,有所不能”,指出微型詩有“三單”:“身體”相對“單薄”、 “表達”相對“單純”、 “節奏”相對“單一”,強調要以一種客觀的、科學的、寬容的態度來正確對待微型詩,應該是有積極意義的。

關於微型詩的創作,指出要走出微型詩創作的“八大誤區”,即:“唯技巧論”的誤區、“風花雪月”的誤區、“形式主義”的誤區、“名詞解釋”的誤區、“擠牙膏式”的誤區、“似曾相識”的誤區、“孤芳自賞”的誤區、“急功近利”的誤區,強調要“隨心而寫,精心來改”,對微型詩的外在形式進行了創新,提出了微型詩的“歐•亨利式結尾”等觀點。特別是十分關注並正確引導網路微型詩的發展,提出面對網路這一“大眾狂歡的文化舞池”,面對當代網路詩歌泥沙俱下之現狀,微型詩人應有主體自由觀、良性互動觀、平穩推進觀、淡泊功名觀,才能促進微型詩創作的健康發展。

關於微型詩的鑒賞以及對微型詩人、微型詩作品的評價,其基本觀點體現在上述“評:共鳴與暢想”部分,不再贅述。

 

寫▲抒發與實踐

 

讀了些微型詩,寫了些評論和探索文章,自然也就很想試試,寫一點微型詩。

我以為,詩是“心靈的舞蹈、思想的體操、情感的噴泉、精神的路標”,寫詩必須“圍繞一個核心,做到三關四真”。“一個核心”就是“詩中有我”,浸透著自己的情感和思想,體現著自己獨特的風格。 “三關”就是要“關注自然、關注社會、關注人生”,而不能“躲進小樓成一統”,偏狹地去抒寫誰也看不懂的個體情感。“四真”即有“真情實感、真積力久、真知灼見、真才實學”。所謂“真情實感”,就是說詩必須是客觀現實與你的心靈擊撞拼發的火花,是從自己的胸中流淌到筆端的,“一切詩語皆情語”,不能無病呻吟;所謂“真積力久”,語出《荀子·勸學》:“真積力久則入,學至乎沒而後止也。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者無赫赫之功。”就是說要下真功夫、持久地日積月累,“一分神來,九分汗下”(郭沫若);所謂“真知灼見”,就是說要“意必己出”、“意新語工”,於短短的三行內抒發出自己獨到的思想;所謂“真才實學”,就是要力戒浮躁、力戒浮名,要練就真本事。我將這些稱之為我的“詩觀”,也當作我寫作微型詩應盡可能恪守的準則。

當然,就具體寫作而言,我始終以為微型詩是靈動之作,它是詩人突如其來的一個念頭,是茅塞頓開的一個感悟,是生命中的一次感動,是一個瞬息即逝的發現,是思想的火花一刹那間詩意地綻放。所以,寫微型詩不可強求,不可搜腸刮肚,苦思冥想。自己寫的微型詩並不多,二百多首吧,自以為一些還不錯。譬如自然之作《春風》:“大地是一把巨琴呦/你纖柔的手指/彈醒了每一個冬眠的琴鍵”,《閃電》:“一刀狂砍/天河絕堤”;現實之作《保姆》:“把自家的孩子扔下/鄉里人的乳汁/奶大了城堛澈蔚翩芋A《建築工》:“想把被高樓廢棄了的磚頭   運回去/等攢夠了買鋼筋、水泥的錢/就回家  蓋房子   娶媳婦”,《礦難》:“赤黑的漢子用生命掘采烏黑的原煤/人們啊,你爐膛媬U燒的火紅/是不是死難礦工的遺骨”,《山民》:“一支   馱著太陽/奔走的/駝隊”,《牧歌》:“一鞭子甩出去/抽回來/千溝萬壑的吆喝”,《二奶》:“世界上最年輕的奶奶/她把金錢/叫爺爺”;情感之作《祖國》:“一艘劈波斬浪的航船/那逶迤挺拔的喜馬拉雅山/是獵獵高揚的巨帆”,《父親的手》:“父親伸出一隻長滿老繭的手/想把我的兒時撫摸/卻顫顫地放回另一隻手上  輕摩”,《鄉情》:“密封心口   釀一壇十八年的女兒紅/只要淺飲一小杯/便醉倒在回鄉的羊腸小路”,《思念》:“貼好郵票的夢/從枕頭下/給你——寄出”,《中秋月》:“給深邃厚重的思念/蓋上一枚水汪汪的郵章/寄給火辣辣的太陽”;哲理之作《酒杯》:“井”,《蒼蠅》:“戰爭萬歲”,《無題》:“一聲鳥鳴/喚醒了一樹花香  /枯枝依然沉睡”,《帆》:“一把刀/劈出——/遠航的路”,《太陽》:“血染的彈頭/擊破了   /黑漆的謊言”,《登山》:“我以崖頂的松  //杖”,《花》:“不曾在風雨中凋零/卻溺死在/自己的芬芳中”;還有一些被網路譽為“寒山石新說文解字”的,如2《夭》:“正義的‘天平’一旦傾斜/任何新生事物都會‘夭’折”,《犬》:“‘大’丈夫貪圖‘一點’/就會墮落為‘犬’”,《尖》:“個人是渺‘小’的/但只要能從‘大’眾中脫穎而出/就是不可多得的‘尖’子”,《售》:“‘售’東西憑‘口’說‘佳’/難怪充滿了假冒偽劣和欺詐”,《債》:“欠‘債’必還/這是做‘人’的‘責’任”等等,大抵都是無意間撞響心弦的。不過,總感覺自己的微型詩浸潤了人生的歷練和智慧,但詩意還是欠缺。

以上,是個人涉足微型詩領域一年多來的一個小結。在這本書就要付印之際,我非常感謝微型詩的宣導者、八十三歲的重慶老詩人穆仁先生,文學博士、詩評家、西南師大中國新詩研究所所長、教授蔣登科,文學博士、詩評家、寧波大學外語學院副教授錢志富,文學博士、詩評家、廣東湛江師範學院中文系副教授張德明百忙中為本書作序,感謝美國著名詩人非馬、澳大利亞澳洲彩虹鸚中文作家筆會顧問巫逖、會長/總編巫朝輝父子、香港詩人、青年篆刻家、本書責任編輯伊凡、湖南詩人郭密林、微型詩人蔡培國、經濟理論學者陳靜以及賴楊剛、曉曲、李文、龔立人、甲也、上帝的拇指、張明昭、新綠等詩友為本書撰寫評論,感謝“魔鬼詩典第一人”王豪鳴以及欣歌、向天笑、今古奇、老山泉、張勵志、陸向榮等詩家的關注,感謝《中國微型詩》和《網路微型詩》網站所有詩友們的大力支持。

作為一個“門外漢“,一個業餘愛好者,我深知由於詩學理論的欠缺、研究資料的匱乏,對詩人心路歷程的把握、對詩作藝術風格的探討、對微型詩發展與流變的研究及其前景的預測或者展望的不夠等等,都使自己對微型詩的探索還不夠深入、不夠系統化,敬請各位詩家、各位同仁和讀者朋友們批評指正。

還是以英國詩人布萊克的一首小詩作為結尾吧:

 

一顆沙堿搘X一個世界

一朵野花埵酗@座天堂

把無限放在你的手上

永恆在一刹那埵玲

 

注△△△

《滴水藏海 ——當代微型詩探索與欣賞》

20066月香港中國圖書出版社出版

 

2006.10.12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