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底蘊

 

1

 

人類有一棵常青的智慧之樹,那就是哲學;
詩就是這棵智慧之樹上盛開的花朵。
哲學深入人生,深入到社會,深入到大自然,深入到人的思想內心,哲學無所不在;
詩也抒寫著人生,抒寫著社會,抒寫著大自然,抒寫著人的思想內心,詩同樣無所不在。


2

哲學是含蓄的詩,詩是形象的哲學;
哲學是人類智慧的詩章,詩是人類思維的燦爛花朵。
哲學不是玄學,哲學是一汪清泉;
詩不是精神貴族的養料,詩是大眾的麵包。


3

記得恩格斯說,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一個時代如果沒有自己的哲學家,就不能站在時代精神的最高峰;一個民族如果沒有自己的哲學家,就不可避免艱苦跋涉在精神的迷穀。
雖然,哲學家不是遠方的燈塔,不是夜行的北斗,更不是萬眾矚目的太陽。但是他能撥開彌漫的雲霧,引領人類的精神之舟在沒有航標的河流上劈波斬浪。
詩又是什麼呢?詩是高揚的精神旗幟,詩是閃爍的生命光芒,詩是用詩人內在的智慧和靈氣點燃的精神火炬。


4

哲學是航行的船,詩是高揚的帆;
哲學是奔湧的海浪,詩是飛濺的浪花。
當一我們去讀一首詩時,詩的韻味便會不知不覺湧入腦海;
而當我們去讀一本哲學時,哲學的理性便不知不覺浸入心田。
哲學增添了詩的韻味,變得上口;詩增添了哲學的理性,變得深沉。
哲學與詩在容納中共同提高。


5

孔子訓曰:“吾日三省其身。”
古西臘哲人蘇格拉底說:“未經反省的生活是無價值的生活。”
但反省卻主要靠哲學智慧。馮友蘭在《中國哲學史新編》緒論中指出:“哲學是人類精神的反思。所謂反思就是人類精神反過來以自己為物件而思之。人類的精神生活的主要部分是認識,所以也可以說,哲學是對於認識的認識。”
哲學能使人超越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而達於天地境界。
哲學的這種反省意識,也正是詩人富有獨創精神、發現意識和深刻思維的心理條件與前提。
詩,正是以社會、人生、生命、愛情、友誼、自然等為主題,或抒發情感;或警策人世;或剖析心態;或啟迪人生,反省無處不在。


6

沒有詩人激情的哲學,是蒼白而無力的。
真正的哲學家,即使晦澀如康得、黑格爾,他們的著作中也常有清新質樸的警句躍入我們眼簾,令人銘記不忘。更有些哲學家,如蒙田、巴斯卡、愛默生、尼采,全然拋開體系,以雋永的格言表達他們的哲思。
德國近代是哲學家和詩人輩出的時代,而且,許多大詩人,如歌德、席勒、威·施萊格爾、諾瓦奡窗B海涅,也都兼事哲學。不過,大哲學家寫詩而有成就的,恐怕要數尼采了。周國平在《<尼采詩集>譯後》中說:“在尼采手堙A哲學是完全詩化了。”“讀尼采的哲學著作,你會覺得是在讀詩。”
周國平又說:“沒有詩的激情和靈性,一個哲學家只能是從事邏輯推理的思維機器。”


7

沒有哲人深邃的詩,是膚淺而短命的。
朱光潛曾將文學與哲學進行過比較,他說:“詩雖不是討論哲學和宣傳宗教的工具,但是它的後面如果沒有哲學和宗教,就不易達到深廣的境界。詩好比一株花,哲學和宗教好比土壤,土壤不肥沃,根就不能深,花就不能茂。”
大哲學家與大詩人往往心靈相通,他們受同一種痛苦驅逼,尋求著同一個謎的謎底。莊子、柏拉圖、盧梭、尼采的哲學著作放射著經久不散的詩的光輝,在屈原、李白、蘇軾、但丁、莎士比亞、歌德的詩篇埵^蕩著千古不衰的哲學喟歎。
所以周國平《<詩人哲學家>編後》中說:“沒有哲學的眼光和深度,一個詩人只能是吟花詠月、顧影自憐的淺薄文人。”


8

詩因浸透哲理而思想精闢,韻味悠邈。
哲學,就是愛智慧。哲學的眼光,是充滿智慧與靈性的。
透過那些平日常見的現象,我們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那麼多不確定、不明白的事情——比如生命從何而來,去向何方。這個美妙的精神領域讓無數哲學家,也讓無數詩人樂而忘返。
 
情感和思想互相依賴而存在,沒有思想也就不可能有情感。思想只有上升到哲學的高度才能是人類智慧最輝煌的結晶。文學史已證明,一個文藝運動和思潮的興起,往往和它的哲學基礎有極大關係,詩歌不可能沒有哲學。
詩人無不是把他們對宇宙、對人生、對社會的深刻思考,把他們為人處世的豐富經驗納入詩堙F它是詩人生活閱歷和才智靈感激蕩交匯而成的結晶,是智慧的結晶。


9

詩因浸透哲理而高度濃縮,意境雋永。
歐陽修的“殘雪壓枝猶有桔,凍雷驚筍欲抽芽”;
蘇軾的“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楊萬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陸遊的“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朱熹的“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葉紹翁的“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
這些詩在自然流暢的描寫中,也給了我們以深邃的智慧。


10

詩因浸透哲理而情真意摯,含意深邃。
詩人把蘊含睿智、富於情趣、耐人尋味、發人深省的哲理融進詩堙F詩人把他們對於現實的、歷史的、生命本體的奧秘的洞察與深思貫注詩堙A使人們的心靈得到淨化,精神受到激勵和鼓舞人。
 
屈原說“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陶潛說“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王之渙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劉禹錫的“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北島說“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顧城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去尋找光明”……
這些從生活中提煉出來的結晶,閃耀著人生哲理的火花,成為一筆充滿激情和理性的精神財富。


11

詩因浸透哲理而哲思豐沛,詩趣盎然。
優秀的詩作不僅要在詩中表現來自生活的真知灼見,使詩中之理具有真實性、深邃性和啟迪性,以開人心智,還應寓理於象,做到哲思與詩趣的統一。
詩之哲理莫不出於詩人“自得之趣”,其中蘊含的是詩人的個性氣質、學養風度及其對外部世界的感悟與藝術把握。詩人與自然的親和,自我人格的表現,確立了其理性精神的人性化。
唐朝詩人陳子昂留下的詩不多,但有《登幽州台歌》這樣一首也就足夠了:“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20個字絕妙地一表述了人在廣袤的宇宙空間和綿綿時間中的孤獨處境。這種處境並不是個人一時的感觸和境況,而是人類的根本境況,即具有哲學普遍意義的境況。或者說它已上升到“普遍世界的自我”意識。陳子昂用一首短詩表現了這一境況,因而在中國文學史上贏得了不朽的地位。


12

遺憾的是,現代文明正日益毀滅著人類精神之夢,將人類精神中那僅溫存的一絲崇高和一隅柔夢也沖刷得近乎蕩然無存。
在這世俗化的時代,我們缺少詩性洋溢的哲人,也缺少哲思豐沛的詩人。
所謂的哲人蜷縮在象牙塔中,偶爾走出來,便象庸醫一樣開一長串“處世良方”和“生存智慧”;而所謂的詩人流浪在精神的灘頭,偶爾吼幾聲,卻激不起大眾的情感共鳴。
這個時代,哲學和詩都在艱難地跋涉中苦苦尋找著出路。


13

當然,哲學不等於詩。哲學和詩的最大區別在於:哲學是理性的學問,詩是感性的花朵。
哲學最主要的還是要思想、思考,學會思考是學哲學最重要的素質。理性的哲學,它的每一段話,每一個詞,甚至每一個字,都有無限蘊蓄,需要反復地思索,深深地挖掘。這就要用頭腦來理解,學會理性思維,以理性理解理性。
而詩是感性的,感性的詩,它的每一行詩句,每一個空隔,甚至每一個標點,都韻味無窮,需要細細品味,再三體會。這就要用心靈來理解,學會感性思維,以感性理解感性。
哲人的智慧在於理性的洞察力、思辯力和穿透力,詩人的心靈表現為感覺的敏銳性、生動性和豐富性。


14

總結一下:
一個偉大的哲人,必定是一個廣義上的詩人;
一個哲人如果沒有詩人的激情和暢想,就只能沉落如井底之蛙。
一個偉大的詩人,必定是一個廣義上的哲人;
 
一個詩人若是沒有哲學的眼光和深度,就只能沉湎於風花雪月;
一首詩作若是不能以哲學的智慧之光穿透人們精神的心靈,就只能是詩人的孤芳自賞。
沒有詩的哲學是乏味的哲學,枯燥的哲學;沒有哲學的詩是空洞的詩,浮淺的詩。
哲學是詩的基礎,詩同樣是哲學的基礎。
 
哲學和詩,在靈魂深處相通。


15

最後,還是以非洛的小詩《哲學與詩》來結尾吧。這首詩中寫道:

    
哲學需要概念
    詩需要情感
    不同的思維方式
    不同的觀念
    都是反映人的心願

    詩使哲學形象生動
    哲學使詩擺脫膚淺
    具有深邃的內涵
    二者如能結合
    那是美滿的姻緣

 

2006.10.12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