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壇隨感錄

 

◆以醜為美的詩壇

 

詩歌創作是一種美的創造,詩歌閱讀則是一種美的再創造。

但是,當下詩壇上存在著與美的創造格格不入,甚至以醜為美的現象。尤其是所謂下半身垃圾派口水詩廢話詩等等,導致崇尚低級趣味的偽詩氾濫成災,用粗俗的語氣、粗流的語調、粗糙的語法和粗鄙的語詞,發洩著原始的快感,令人作嘔!無論是在詩歌語言上、表現內容上、情感抒發上,還是價值導向上,都給廣大詩歌愛好者造成了不可忽視的精神污染,也使得詩歌女神的瑰麗光彩在讀者的心目中黯然失色。美麗的繆司就是這樣被糟蹋的,聖潔的詩壇就是這樣被污染的,虔誠的讀者就是這樣被迫選擇離開的!

所以,宣導美的創造,首先必須鞭撻醜的製造。詩壇,需要造就一種清風正氣,而不是烏煙瘴氣。但遺憾的是,好像越出格、越離譜、越荒誕,甚至越鄙俗,反很容易流行、容易出名、容易受寵。

因此,淨化詩壇,依然任重道遠!所有反對偽詩的人,都應該是一個集團軍。儘管可能是在不同的地方,但猶如在不同的陣地上一樣,我們同心協力,並肩作戰!

 

◆詩意地生活

 

詩是形而上的,生活是實在的;生活不是詩,詩更不是生活。

所以,我們決不能靠詩歌生活;但,生活卻不能沒有詩歌。生活充滿了詩意,詩更是關乎生活。當我們以詩意的眼光去看待生活時,生活中就無處不是詩。特別是面對當下生活的世俗化和功利化,人們更是渴望詩意地生活。

詩意地生活是一種對人生充滿美好暢想的生活,是一種對社會傾灑生命活力的生活,是一種對他人予以真誠關愛的生活,是在生活堥麭B都能感觸到美妙意趣的生活,是一種淡然面對困難、微笑承受負重、心胸豁達樂觀,感受無盡樂趣的生活。一句話,是一種無論什麼境遇下,都灑滿陽光的、心曠神怡的生活。

因此,不必人人都成為詩人,但人人都渴望詩意盎然的生活。若是能讓現實的生活多一份詩意的創造,讓詩意瀰漫生活、滋潤生活、引領生活,使人們生活在精神的自由和心靈的和諧之中,生活在藝術的和詩意的氤氳之中,走向精緻、高雅、聰慧,又何樂而不為?
    海德歌爾所謂詩意的棲居,那是一種完美的追求,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讓那詩意的感覺、溫馨的感受,升騰在我們每一個人心靈的天空,宛如那雨後的彩虹、清晨的薄霧和燦爛的星空……

 

◆當真善美被扭曲

 

詩人艾青曾經說過,我們的詩神是駕著純金的三輪馬車,在生活的曠野上馳騁的。那三個輪子,閃爍著同等的光芒,以同樣莊嚴的隆隆聲震響著的,就是真、善、美。

真,真誠、真摯、真情,是詩的基石;善,體現了人品、人格,人品即詩品,人格即詩歌;美,則是一種境界,是詩人創造的一片天地。真、善、美三者有的機統一。正因為此,對真理的詠讚、正義的吟唱、生命的關切、良知的呼喚以及對美的探求,成為中國現代詩人始終堅守的詩學陣地和表達不盡的文學主題。

但是,在現代網路這個大眾狂歡的文化舞池,詩歌創作的道德地線日漸沉降,一些詩人甚至撕下了最後一塊遮羞布,簡直就像吃了偉哥一樣亢奮地發洩著荷爾蒙。在這堙A被扭曲了,被欺淩了,被姦淫了,詩人的道德良心和人文關懷淡漠了、淪喪了,詩歌讀者的審美品位也因得不到正確的塑造和有序的昇華而模糊了、低俗了,詩歌乃至純文學的價值標準空前地紊亂了。

在這樣的境況下,同一首詩、同一個人,可以有找出無數理由將其捧到天上,同樣可以找出無數理由將其貶的一無是處。這也很容易讓一些人憑藉一些低級文字技巧渾水摸魚,也讓一些津津樂道於粗鄙化、庸俗化的垃圾製造者,堂而皇之、恬不知恥地以所謂的先鋒精英自居。

所以,這是一個詩歌氾濫的時代,又無疑是一個缺乏經典詩歌的時代。

 

◆你是斑竹嗎?

 

這似乎是一個不少人都想當的詩壇,甚至是一個不少人都以王者自居的詩壇。

的確,詩壇現在盛行圈子,一些人佔山為王,唯我獨尊,誰都想做老大,誰都想標新立異而揚名詩壇,所以動輒拉出一干人馬,提出一個什麼主義或者綱領,山頭林立,旗幟繽紛,色彩絢爛,聲音嘈雜,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詩壇呈現出城頭變換大王旗的虛假的繁榮,好像泡沫經濟

同時,詩人們千方百計地尋找著出名的捷徑,他們不是希望努力把作品寫好來贏得人們的認可與尊重,而是利用互相吹捧、哄抬、媒體炒作,或者相互漫駡、揭底甚至作人身攻擊,從而吸引人們注意,獲取某些名聲。
    但,很可惜,這是一個沒有出現領軍式人物的詩壇,一個沒有王者風範的詩壇。

 

◆必須對自己的孩子負責

 

詩歌本身就是一種精神的產物,任何形式的詩歌創作都無法擺脫精神這一詩歌的本質價值。詩歌創作,是詩人的精神體現,也是詩人豎起的精神標竿。

所以,詩人必須對自己的詩歌負責,對自己創作的作品負責。這也是對自己的靈魂、對自己的良知、對自己的人格負責。或許是個不恰當的比方:詩歌就是詩人的孩子,有那一個父母能不對自己的孩子負責呢?除非這個詩人喪盡天良,拋棄了自己的孩子

海德格爾在《荷爾德林和詩的本質》中寫到:詩不只是此在的一種附帶的裝飾,不只是一種短時的熱情甚或一種激情和消遣。……詩乃是對存在和萬物之本質的創建性命名——絕不是任意的道說。但是,網路的便捷性催生出心理的急功近利,不負責任的詩歌創作如同便秘般充斥詩壇,甚至有些人專以孵化怪胎、生育孽子,偏偏要生出一些孽子來禍害社會。一些情趣底下、粗製濫造的詩作對大眾造成的精神污染是顯而易見的。

詩歌不景氣,是因為詩人不爭氣。

詩人,應該以詩歌的形式代生命發言!

 

◆傷心,但不失望

 

儘管當下社會風氣在墮落,詩也在墮落,而且競相墮落,令人悲哀!但我個人的感覺是傷心,但不失望

我以為:有什麼樣的時代就會造就什麼樣的精神,而詩歌是最具精神性的一種表現,詩人是精神家園的守望者。詩人的景況、詩壇的境況,只是當代人生存狀態和精神狀態的一個縮影。詩歌的發展與時代的精神、與詩人的精神如影隨形。那麼,這個過渡時代的終結,必將也是這個精神尷尬,詩歌尷尬,詩人也尷尬的局面的終結。

何況,任何時代,都有民族的脊樑。我想,自然也有一批詩的脊樑 或許,我們也只是、僅僅是時代變遷的過渡者,歷史沉重的腳步將從我們充滿良知的靈魂上無情地踩踏過去,留下刻骨銘心的、甚至血淋淋的印痕。但踩過去,必將會是另一個天地。對此,自己還是充滿信心的。只要心中有一盞燈,走路就不很黑……

面對當下詩歌乃至文學面臨的現狀——

第一,要有一種理性視角,對現狀的認識客觀一些,歷史一

些,辯證一些,長遠一些;

第二,要有一種寬容胸襟,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

第三,要有一種悲劇精神,有一種堅韌的追求,任他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

一句話:挺住,就是一切;追求,就充滿希望!!!

時間會淘洗一切,我們不必為潮頭的垃圾過於憂慮。正所謂: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本文根據筆者2007-3-16晚參與新啟蒙社區《高端訪談之二:毛翰教授詩歌 美 創造》時的發言整理補充)

 

                     2007-3-18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