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敍事詩小論

 

一些人認為,微型詩限定在三行以內,在這麼有限的空間是難以承擔起敍事功能的。不錯,微型詩在敍事上不可能娓娓道來,縱橫鋪陳。但這並不是說,微型詩就不能敍事。筆者以為,詩的分類,就是微型詩的分類。按表達方式,微型詩同樣可以可分為微型敍事詩、微型抒情詩、微型哲理詩,藝術手法靈活。筆者以為,微型敍事詩的特點有五:

 

1◇事件的現場性

 

敍事,首先要敘得真切,讀來如聞其聲,如臨其境。如鬱汀的《村頭》:“古槐樹下,人們端著碗/咀嚼一個寡婦的情事,昨晚/幫工的二狗從她家醉醺醺走出”。這首微型詩在方寸之間展現出一副生活的場景,“古槐樹下”,人們“咀嚼一個寡婦的情事”,有著強烈的現場感和濃郁的生活氣息。

 

2◇敍述的簡潔性

 

微型詩不可能像長篇敍事詩那樣翔實地道來,陳述事件完整的過程,而是高度凝練,具有較大的思維跨度和想像空間。如鬱汀的《雪夜回家》:“撣一撣脖子堛熙楫/你柔柔的指尖/電一股溫暖”,省略掉了所有的問候,只一個“撣一撣”,就足以凸現出濃濃的親情和關愛。

 

3◇焦點的集中性

 

微型敍事詩須抓住最閃亮的一點,一個情節、一個片段,甚至一個動作、一種情態,重拳出擊。如傅月心的《讀書》:“昏黃的燈影在書頁間跋涉/背後,媽媽手中/一把蒲扇不停地點頭”,盛夏夜讀時“媽媽手中/一把蒲扇不停地點頭”,看似司空見慣且常常被我們忽視,卻是“大愛無言”!

 

4◇描寫的細微性

 

要抓住最能打動人心的情節濃墨重寫,盡可能在具體的細節中展現魅力,塑造形象。如張世明的《揀》:“父親放下擔子蹲下疲憊的身子/從泥地嵎鄍X一束穀穗/小心地放進冒尖的籮筐堙芋C只一個蹲下身子的微小細節,只一個“摳”字,泥地——冒尖的籮筐,摳出——小心的放進,用強烈的對比勾雕出父親勤儉淳樸的秉性。

 

5◇情感的真切性

 

情感對於任何詩體永遠是最重要的。如秒針的《母親啊,母親》:“期盼的淚珠如窗外的雪/紛亂,擱下話機/不由一聲動地的長歎”,僅僅只是寫出了“擱下話機”時的一聲“長歎”,但卻真切自然,催人淚下。

可見,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只要留心生活,善於捕捉,微型敍事詩同樣可以寫得瀟灑又具神韻。

 

 

                      200759 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