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詩的創作

 

我始終以為,微型詩是一種微雕藝術。微雕,顧名思義,是一種以微小精細見長的雕刻技法,是我國傳統工藝美術品中最為精細微小的一種工藝品,沒有相當高的書法功底和熟練運用微雕工具的技能是難以完成的,且刻作時,要屏息靜氣,神思集中,匠心獨運,神韻畢現。微型詩創作,亦應有這種精緻化、精妙化的追求。

 

要求味,不可了無詩意

 

所謂“求味”,就是要有詩意。詩意是潛伏在字埵瘨〞熒N蘊,“像詩堛竁F的那樣給人以美感的意境”(《現代漢語詞典》)、“能給人以詩一樣美感的意境”(《現代漢語規範詞典》)

對於微型詩而言,微型是形式,本質是詩。徒具形式而了無詩意,根本算不上微型詩。微型詩的詩意美是以意境這一審美形態呈現於世的。它在尺幅寸篇堭N豐富的思想情感包孕於具體的形象中,構成一個神形兼備的完整畫面,引導讀者體味其“畫外之音”。好詩應該意蘊深厚,其詩意當如嚴羽《滄浪詩話》所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

然讀一些微型詩,卻味如嚼蠟。譬如天馬出版有限公司200612月出版的《中國微型詩萃》上選錄的一些詩作:

白鷗的《辣味集》(二)“寧要風度勿要溫度/上敢露胸下敢露肚/公共場所注意適度”,(三)“小狗勿摘花蕾/老牛勿踏嫩草/愛好綠地自好”,僅僅是對一種現象的淺層直現,像是一些提醒式的公益廣告招牌。

雷宗榮的《人生如棋》:“人生如一盤棋/一步一個轉捩點/落棋無悔名滿天下,舉棋不定一敗如水”;《人生如山》:“人生是一座立地青山/登峰造極靠一步一個腳印/一葉障目跌進萬丈深淵”等,似乎混淆了詩作與格言警句的界限。精美的詩句可以成為流傳千古的格言警句,但格言警句未必都有詩意。

詹昭甯的《奮進》:“風在吼,馬在嘯/高舉旗幟/踏向太陽”,與政治口號有什麼區別?

 

要求精,不可拖泥帶水

 

微詩之微,首在精練,所以當求其精,達到高度洗練的境界。畢卡索畫牛,我們現在見到的是線條牛,非常的抽象,原告十幾稿,從最寫真,包括牛毛都畫上,到最後就是類似於速寫的稿子,只用幾根線條就極為傳神的構勒出整頭牛,這就是由煩入簡,高境界;齊白石的畫為什麼那麼值錢,就是簡約,多一筆不可,少一筆不成;微型詩也是這樣,看似非常簡單的形式,意味著非常深厚的東西。所以,微型詩創作,更應刪繁就簡,斷不可拖泥帶水。

如野狼的《雨》:“雲/失戀的/淚水。”一個" ",將情感淡化,也將韻味淡化,不妨刪為:“雲/失戀的/淚”,突出強調一個“淚”字,感情色彩更加鮮明。

牧雲的《股市印象》:“牛,真的瘋了/人,跟著/——發狂!”詩作寫出了人們在牛市失去理智夢想發財的瘋狂情態,故改"牛,真的瘋了"瘋牛";改"""",似更生動貼切:“人,追著/瘋牛/——發狂!”。

伊凡的《月亮》:“猶如杯堛甄f檬  沉浮/重複的話題  總讓我不知覺中/墜進朦朧  融入醉鄉……” "不知覺中"多餘; "墜進動感太強,與恬靜的氣氛和沉迷的心境反差過大,顯得不夠協調;“墜進朦朧  融入醉鄉”重複,一句“醉入朦朧……”足以。試改為:“猶如杯堛甄f檬  沉浮/重複的話題  總讓我/醉入朦朧……”

桂少雲的《香港的呼喚》:“我與澳門小弟/一前一後回家/臺灣哥喲!你還在觀望個啥?”三行之內,反映了一個重大的政治話題,構思精巧,情感濃烈,實屬不易;"臺灣哥喲!"口語化、民謠化的表達,更顯親切.略改如下:“澳門小弟  也回家了! //臺灣哥喲/還等個啥?! "",隱含香港先期回家;"等啥"較之"觀望"更顯親切;空一行,可看作流離在外,可看作隔海相望,可看作遙相呼喚。

婉秋《虛擬的愛》:“好想 穿透螢幕 /相擁你 吻出天長地久/在癡情的世界媯痊陘狻d”,寫出了網路時代的虛擬情感,但囉嗦了。"好想"自然"癡情",""也是相擁之"";既已"天長地久",也不必談"結為夫妻" 試改為:“好想 穿透螢幕/吻出/天長地久。” 

 

要求準,不可辭不達意

 

毫無疑問,準確是任何文本寫作的一致要求。福樓拜教莫泊桑寫作的時候,曾對他說:無論你要描寫的是什麼,形容它的最恰當的詞只有一個,你的任務就是把那個詞找出來。小說如此,詩詞更是如此。詩歌是用來抒發思想感情的,這就要求詩歌用字要準確,能準確地表現事物的情狀,如實地表達詩人的情思。

在微型詩創作中,準確二字被賦予更高、更新、更苛刻的意義。微型詩要精,而精的前提是語言準確、篇幅短小。詩人寫作,在操持文字時,就必須把準確性作為一個重要的選擇條件,不準確的文字,不讓其入詩;不準確的話,不說或少說。

婉秋的《心事》:“失約的初戀/沒有留下歲月的皺紋/鎖住愛  移植來生”。既然是心事,是難以釋懷的心事,怎能沒有留下歲月的皺紋?相信這刻骨銘心的初戀,必定會打下深深的烙印,一道道,既是歲月的皺紋,更是情感的繩索,會縛住來生。試改為:“失約的初戀/烙下歲月的皺紋/縛住來生。”

 老山泉的《村頭即景》:“老槐樹下 溪水在靜靜流淌/老漢牽頭老牛 反芻夕陽”,這是一幅很不錯的鄉村風景圖,動靜交錯,畫面優美,但字多餘,牽頭不如牽著;詩題村頭即景有一種速寫感,但不如改為晚歸主題鮮明,且容量大、空間大。試改為《晚歸》:“老槐樹下 溪水靜靜流淌/老漢牽著老牛/反芻夕陽。” 

如綠柳楓的《鄉路》(一):“一條展開的卷尺/丈量/鄉愁的長度。” "一條展開的卷尺",意象平淡,喻之為"一縷炊煙",較之形象; 既為"丈量""長度"則又太直,何況"丈量"本有"長度"蘊涵其中;改為"丈量/鄉愁",既有距離之長度,又有情感之深度。試改為:“用一縷炊煙/丈量/鄉愁。”

伊凡的《陀螺》:“抽正支點/舞出/活力。” “抽正支點”表述不當。試改為:“在鞭策中/起舞。”

淡水平波的《黃昏》:“老漢醉紅了臉/學著年輕人的樣子墜山坡/回頭說明天再來。”說"老漢醉紅了臉",還不如說落日"醉紅了臉",改詩題"黃昏""落日" "學著年輕人的樣子"多餘; "回頭說明天再來"更是畫蛇添足,試問明天來的還是老漢嗎?那噴薄而出的可是充滿朝氣的少年啊!試抓住關鍵字"""墜山坡"修改如下,並在形式上有所變化:

 

            落日

 

   

         

 

要求新,不可似曾相識

 

“創新”對現代詩而言,其含義是非常明瞭的。一是體式的創新,二是精神的創新,三是創作思維方式的創新。創新是詩歌創作的生命,是詩人必須具備的基本素質。詩歌創作在思想內容上應反映時代精神,反映現代人審美情趣;在藝術形式上應用其可用,革其當革,創其能創(趙朴初語)。每一個獨創性的詩人,都在他的詩作媥捉E著詩人對生活的獨特感受、凝聚著詩人獨特的思想和感情。

《中國微型詩萃》上葉德章的《反腐篇》之《跑官》:“不跑不送,有才不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直上青雲”;之《畫像》:“對上級點頭哈腰/對同級眯開眼笑/對下級大搖大擺”,這只不過是人人皆知的民謠的翻版,何談創新?

張明昭先生“最為自得的微型詩之一”《中秋月》:“拉圓/射日之弓”,與詩人塞風1937316歲時作的《弓》:“面對東北角/早已義憤填膺/我拉圓   大地的弓”也如此相似。

微型詩原本就是一種詩體的創新,惟有以創新的精神不斷推出精品,才能彰顯出微型詩存在的價值和蓬勃的生命力。

     2007-8-14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