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兒童詩論

 

中國古代沒有兒童節,但兒童詩早已有之。如唐詩人胡令能的童趣詩《小兒垂釣》,也寫得繪聲繪色充滿童真: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怕得魚驚不應人。這個頭髮蓬亂的山野孩子,熟知魚兒喜歡陰濕水域的特點,又怕響聲驚動魚群,便選擇人跡罕至、陽光難照的草叢作釣位,不拘形跡專心致志釣魚。栩栩如生的童釣形象躍然紙上,尤其對問路人故不作應的神態,更讓讀者忍俊不禁、難以忘懷。初唐四傑之一的駱賓王七歲時寫的《詠鵝》更是膾炙人口: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詩以一個七齡童的眼光觀看鵝游水嬉戲的神態,形象逼真、生動活潑,寥寥18字,活靈活現繪就一幅美麗的白鵝嬉水圖,堪稱兒童詩中的極品。

那麼,什麼是兒童詩呢?它是指以兒童為物件的,符合兒童的心理和審美特點,使用最富於感情、最凝煉、有韻律的、分行的語言來表情達意的一種藝術形式。兒童詩既有詩的共性,又有兒童詩的個性,其特徵是詩的特徵與兒童心理特徵的結合,它所反映的生活內容,所蘊含的感情色彩,所運用的文學語言,都必須是兒童能領略的,富有童心、童情和童趣。作為微型兒童詩,同樣具有以下特點:

 

(一)情感,飽滿純潔

 

兒童詩的創作必須以真誠的感情作為基礎,努力表現兒童特有的純潔、天真和童趣,反映他們眼中的世界,抒發他們的情緒思想。其詩歌的情感必須從兒童心靈深處抒發出來,洋溢著盎然的兒童情趣,逼真地傳達出孩子們那種純真美好的感情、善良坦誠的願望、活潑有趣的情致,以激起小讀者感情上的共鳴,使兒童產生認同感,也能把成人讀者領回那童心躍動的歲月,重溫童年那色彩斑斕的夢。如臺灣詩人李舜容的《忍》:”媽媽不說苦/心中有淚/手上有繭,短短三行詩,寫盡媽媽一生含辛茹苦。詩題雖只一個字,卻顯示了高度的概括力,蘊涵著無盡的感恩之情,凝練而深沉。光明的《秋千》:“爸爸是根繩,媽媽是根繩/吊起一座橋,我在橋上搖啊搖/歡樂飄啊飄”,一語道盡成長的依託和歡樂,親情彌漫,其樂融融。

 

(二)想像,豐富多彩

 

想像力是人類思維活動中的一個重要特點。黑格爾說:如果談到本領,最傑出的藝術本領就是想像。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像力概括著世界上的一切,推動著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想像,更是兒童馳騁廣袤天地的翅膀。兒童詩的想像,是充滿童趣的想像,是孩子們的想像!兒童詩必須以符合兒童心理的豐富想像創造優美的意境,通過在生活基礎上的大膽想像,抒發童真童趣,讓兒童領悟奇妙多姿的世界那無窮無盡的奧妙和樂趣。如老詩人聖野的微型詩太陽公公抽了一支煙/吐出了/滿天的烏雲叫蟈蟈寫了一晚上的詩/蟈蟈蟈、蟈蟈蟈/詩的名字叫睡不著小興禹告訴我/他有三隻眼/原來他還有一隻肚臍眼,無不洗盡鉛華,洋溢童趣,讓人忍俊不禁。雪舟的《娶新娘》:“小小新娘娶回家/一路吹吹打打/小新郎流著鼻涕笑哈哈”,童貞純淨,自在輕鬆,充滿濃厚的生活情趣。佳緯同學的《石榴》:“樂得/ 肚子/開了花”,誇張的手法,體現了小作者豐富的想像力。俞佳虹同學的《圓規》:“舞跳得再怎麼好/成績也總是‘0’”,喻劃圓為跳舞,用獨特的想像,喻做任何毫無意義的事,其結果都是一無所有;也啟示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價值觀,有所作為。趙燕旎同學的《蒲公英》:“為什麼風要搶走你的頭髮?/你是不是惹它生氣了?”苗吉同學的《雲彩》:“一塊被天娃娃/捏成各種形狀的/橡皮泥”, 皆是童心看世界,趣意盎然。

 

(三)構思,新穎巧妙

 

兒童思維模式與成年人的思維模式有著很大的差別,他們的想法是不可捉摸的。研究表明:兒童的形象思維的發展遠勝於抽象思維,他們往往只能運用隻言片語,卻又不乏童真、童稚和童趣,這樣的語言猶如沙礫中的珠貝,採集出來都是富有靈性的精美小詩。如王夢丹同學的《小被子》:“ 小被子/跟我一起睡午覺/看誰先睡著!”這簡單的天真話語,展示出小朋友調皮、可愛的形象。潘燁瓊同學的《蝴蝶》:“你雖漂亮/但無法掩蓋你/醜陋的往事。”通過蝴蝶翩翩美麗和化蛹為蝶前毛毛蟲的醜陋往事進行對比,可謂別具一格。嚴文梅同學的《腰帶》:“咦,是哪個調皮的小鬼,/給大山繫上了腰帶?/噢,原來是一條小山路”, 給大山繫腰帶,用誇張的手法,好奇的一問一答中,語言詼諧,顯示出小作者聰穎的智慧。其他如應柳燕同學的《風》:“你是柳樹的僕人嗎?/為什麼總是替它梳理辮子”,陳培靈同學的《大剪刀》:“燕子啊燕子/是誰得罪你了/你為什麼整天夾著一把大剪刀?”陳超同學的《太陽寶寶》:“為什麼你的臉這麼紅?/是不是偷喝了爸爸的酒?”應柳燕同學的《蘿蔔》:“蘿蔔妹妹/你真粗心!/捉迷藏時竟把頭髮忘在了外面”等,這種兒童式的想像和構思新穎而巧妙,在成年人看來無不是出其不意。

 

(四)語言,天真精煉

 

詩是語言的藝術。深刻的思想、鮮明的形象只有用凝練、形象、具有表現力的語言來表現,才能成為詩。儘管兒童詩的對象主要是少年兒童,但這並不意味著它藝術上允許降格以求。它與一般詩歌一樣應是精湛的語言藝術,應通過最精粹的、最有概括力、表現力的語言,表達豐富的內涵。如柴思婷同學的《臺灣》:“汪洋中的/一隻小船”,八個字,展示了一個宏大的話題,不由使人發問:汪洋中漂泊的“小船”,何時回歸祖國溫馨的港灣?張瑤燁同學的《人生》:“一株苦黃蓮/一串糖葫蘆”,短短十個字,道盡人生酸甜苦辣。朱蘇杭同學的《蚊子》:“哼小曲的/吸血鬼。”只七個字,便揭示了蚊子“吸血鬼”的本質。這種凝練的語言表達,有利於為兒童學習駕馭語言提供優良的條件,讓兒童在優美的語言環境中學習語言、豐富語彙,提高他們駕馭語言、鑒賞語言的能力,同時感受詩作的語言之美、想像之美、意境之美、形式之美,感受詩人美好的情懷,高尚的情操,得到美的享受。

 

(五)意境,童趣盎然

 

兒童詩應以營造童稚而優美的意境為目標,把真實的兒童感受通過形象含蓄地表現出來。可以說,童趣是兒童詩的一個重要品質。沒有童趣的兒童詩,就像紙紮的花,有色而無香。兒童詩堛漕鉞ㄠ■魽A是詩人從豐富多彩的生活中提煉出來,用生動的形象和詩化了的兒童語言表現出來的天真活潑、生動有趣的兒童的感情和意趣。如冰心的《春水•一()五》:“我在母親的懷堙A母親在小舟堙A小舟在月明的大海堙芋A非常凝煉、形象地童真、母愛、自然之美渾融一體,其間的“我”、“母親”、“大海、小舟”的意象互為依存,不可分割,並交織成一種讓人醉心夢求的完美情景。臺灣詩人嚴友梅《打開小窗》:“我不知道陽光從哪兒來/當我打開小窗/陽光撲了個滿懷”,一個“撲了個滿懷”,讓溫暖灑滿心懷,給人一種豁然開朗、亮麗多彩的感覺。陳樂天同學的《雨滴項鏈》:“是誰那麼不小心/把天媽媽的的項鏈拉斷了/掉得滿地都是?”如此珍珠飛揚,怎不讓人神往雨中風情?

 

著名兒童文學家樊發稼對兒童詩的評述:詩歌,天然地和兒童有著一種契合關係,他們的想像方式、表達習慣和認知管道,都有著詩的品質。所以這樣的詩句,可以成為兒童內心世界的容器,成為兒童認知世界的道路和拐杖。毫不誇張地說,契合心性的好的兒童詩,可以為一個人的一生抹上一種色彩,烙上一重印記,帶來一種節奏。聖野先生說:一個自幼受過兒童詩薰陶的人,長大肯定是個有是非觀、有真性情的好人!教育家劉紅靜說:兒童詩在幼稚教育中起著重要作用,他的節奏、韻律和內在的美感,對兒童的性格優化起著重要作用,有詩節奏的小朋友,在美感的領悟和與他人的友善相處等方面有著特殊的優長。” 全中國有13億人口,兒童的數量少說也有3億多,兒童詩創作天地異常廣闊。“萬千的天使/要起來歌頌小孩子;/小孩子!他細小的身軀/含著偉大的靈魂。”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為祖國的未來和花朵創作出更多的兒童詩,當然也包括微型兒童詩?為了孩子,還等待什麼?!

為兒童寫,讓兒童寫,是塑造兒童的一種必然選擇!

     

 

(文中學生詩作均為浙江慈溪市庵東鎮中心小學“童心詩社”作品)

 

                    2007-8-20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