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微型詩興起的因素

 

 

社會變遷:微型詩興起的客觀誘因

 

微型詩的興起首先緣於社會變遷和時代需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現代化建設加快了人們生活節奏,理所當然地不能去佔用其寶貴時間和精力,人們需要在精短、快捷、高頻率的大量資訊中獲取精神食糧。所以,讀者要求閱讀短文。加之生活節奏的加快,隨之而來的精神疲勞也使人們產生緊張、壓抑之感。這個時候,人們需要有瞬間的精神愉悅,使緊張和疲勞得到鬆弛,從而煥發新的激情。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就出現了與時代合拍的相應的文學形式,特別是以小小說為標誌的微型文學潮方興未艾。小小說熱潮的掀起,原因就在於滿足了大眾文化消費市場求短、求好,求精的閱讀需求。現代文化的速食化,使得小小說可以以其短小靈活,以其不受因襲傳統的束縛,以小勝大,以變制變;現代物化社會重荷下的接受大眾,更樂於在“一分鐘”或幾分鐘內開懷解頤,觸發瞬間感悟,從而領略人生疲旅中的一道新景。同樣,小詩也以其篇幅精短、語言精悍、意味雋永深長滿足了這一需要,得到了較快的發展。而小詩中的微型詩創作也越來越豐富多彩,並逐漸形成獨立的創作群體,這給微型詩創作的繁榮提供了新的歷史契機。 200692526日在重慶市西南大學召開的第二屆華文詩學名家國際論壇上,有的與會海外詩家甚至認為微型詩是一種“詩歌的發展趨勢”。新加坡的方然先生,就以《當前華文詩歌的發展趨勢》,作為論文題目,論及微型詩在海外華文詩壇的流行情況。他說:“當前華文詩歌發展的整體趨勢,或許有點類似微型小說界已然形成之氣象那樣,微型詩之崛興也將成為新詩發展的走向。由於當代人生活越來越緊張,加上科技發明日新月異,很多時候電腦代替了人腦,大家都窮於追風潮,極少有耐心或時間去閱讀長篇的東西,微型或極短篇遂成了文學市場備受歡迎的暢銷品。新詩亦不能例外。”“而由小詩再演化出微型詩這一款新詩體,則是現代、尤其當代華文詩歌界方興未艾的大趨勢。這款大趨勢,在新加坡詩壇亦越來越顯著。當然,我們也不應該忽略中、大型敍事詩之創作,以及它們在詩壇的崇高地位。”[1]

所以,我以為,包括小小說、小品文、百字文、小詩、微型詩乃至手機短信在內的微型文學,皆是變革時代的一種速食文化。這樣說,並不是貶辭,並不是說這種是一種速朽,恰恰相反,這種是與當代快節奏的生活方式相匹配的一種快意快感快樂。基於此,筆者《變革時代的精神速食》[2]一文寫道:

 

這是一個由傳統向現代迅猛躍進的時代;這是一個由田園風光向霓虹都市迅速過渡的時代;這是一個由悠閒溫馨的小農經濟向物欲橫流的市場經濟急劇變遷的時代;這更是一個由精神專制消費短缺向盡情享受經濟文化成果超常規邁進的時代。

這個時代洋溢的最基本特徵是忙碌:忙於掙錢、忙於升官、忙於出國,當然更忙於創造;這個時代表現的最突出現象是享受:享受感官、享受刺激、享受奢靡,當然更享受人生;這個時代充斥的最嚴重問題是輕浮:心理浮躁、生活浮華、信念浮漂,當然更擊水中流。

這個時代,人們歎息價值紊亂,期盼理想燈塔的牽引;這個時代,人們痛感道德滑坡,渴望文化精神的支撐;這個時代,人們苦於身心疲憊,急需營養肌體的良藥。

生活忙碌的現代人需要放鬆精神;卻因為忙碌,走不進厚厚的書卷;物質奢華的現代人需要滋補精神;卻因為奢華,咽不下洋洋的小說;心態焦灼的現代人需要治療精神;卻因為焦灼,讀不完長長的詩行。

在忙碌的間隙,人們只是看幾本書皮,藉以充實自己;所以貌似真理的指南在書架瘋狂叫喊;在奢華的同時,人們只是讀幾件趣事,藉以裝潢自己;所以道聽途説的逸聞在書攤肆意叫賣;在焦灼的時刻,人們只是記幾句警句,藉以激勵自己;所以三言兩語的感悟在書市蠻橫叫春。

於是,在這變革時代的土壤上,也雨後春筍般蔥蔥郁鬱地長起一行行嫩綠的微型詩:它因為短小精悍,而填補了現代人機械的空隙,成為忙碌生活的精神桑那;它因為構思精巧,而刺激了現代人麻木的神經,成為奢華生活的文化舞蹈;它因為充滿智慧,而豐滿了現代人貧血的思想,成為焦灼生活的靈魂體操

於是,微型詩,也作為一道速食擺上了現代人精神的餐桌:這是一道經濟的速食,調節了現代人急匆匆奔走的步履;這是一道可口的速食,滿足了現代人多樣化貪欲的胃口;這是一道睿智的速食,綠化了現代人沙漠般荒蕪的靈魂。

 

微型詩,現代人一塊香噴噴的思想蛋糕、一塊風味獨特的精神麵包;微型詩,現代人一包甜滋滋的心理佐料、一壇韻味十足的生活米酒;微型詩,現代人一碗熱乎乎的智慧麵條、一頓回味無窮的文化小吃。

它只是一朵花,卻更是一朵怒放的春天;它只是一片葉,卻更是一片茁壯的林莽;它只是一座星,卻更是一座閃光的星空。

微型詩,變革時代的一個逗號;微型詩,時代變革的精神符號;微型詩,精神變革的時代小號。

讓我們盡情地享用這一道精神速食!也讓我們激情地廣告這一道精神速食的品牌!更讓我們癡情地探索這一道精神速食的配方和工藝!

 

詩體創新:微型詩興起的內在動力

 

當代社會的急劇轉型和深刻變革,對各個領域都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強勁衝擊。詩歌創作領域同樣面臨著諸多亟待革除的弊病。詩總是隨著時代的需求而千變萬化的,但演變的趨勢有一點卻大體相同:那就是拒絕冗長囉嗦,力求短小精悍。20世紀八、九十年代,遼寧徐竹影傳誦一時的《詩》,突出表達了人們對詩的這一訴求:“詩/越寫越短/是詩人的才幹//詩/越寫越長/是讀者的災難。”1996年臺灣詩人張朗把徐竹影這首詩列為他編印的《小詩瑰寶》佳作選集一書的卷首篇和寫詩座右銘,以表達其擁戴之情。2001年,有人有總結出《當代詩歌十大病》:“寫詩的太多,讀詩的太少。青年詩人太多,堅持到老年的太少。寫出的詩太多,發表的地方太少。草稿太多,定稿大少。病句太多,妙句太少。糟蹋漢語的太多,珍惜漢語太少。自戀的詩人太多,超越自戀的詩人太少。出洋的詩人太多,堅守的詩人太少。有口號的詩人太多,有理論的詩人太少。庸才太多,天才太少。”[3]近年來,一些所謂的分行口水更是氾濫一時,引起了讀者的強烈不滿。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探索當代新詩的出路就成為有識之士的理性選擇。

難能可貴的是,微型詩的開拓者們在八十年代中期就針對詩歌創作中冗長囉嗦的弊端,以強烈的詩體意識,把微型詩限定在三行之內,並衝破阻力,以堅韌、執著的精神全力推廣,使微型詩從小詩中脫穎而出,不斷趨於規範、走向成熟19961月,以老詩人為主組成的重慶詩緣社編輯出版了內部刊物《微型詩》,主要發表三行以內的詩作。《微型詩》創刊辭寫道:“微型詩是從小詩中生髮出來的一個分支。由於人們業已習慣的小詩句式是四行的絕句,因此,比小詩更小的微型詩的句式,是一至三行。“螺螄殼堸給D場”,要求著一種更為精細、精審與精製的藝術營造,同時也開拓了生活與詩的新天地”,提升了新詩的美學特質。正如微型詩的宣導者穆仁先生所說:“微型詩從小詩中分離出來,體現了人們對事物的研究由粗放到精細的發展趨勢,對推動新詩的創作、研究是有利的。”[4]

 

主觀推動:微型詩興起的自覺追求

 

微型詩的興起,除了讀者——微型詩的消費者的需求外,與三大中堅力量的主觀努力密不可分:

一是微型詩的推動者。他們集編輯、創作于一身,默默耕耘,傾盡心血,致力於微型詩的推介。特別是以穆仁、蔣人初等極力推廣微型詩的重慶老詩人群體為主體,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以重慶微型詩聯誼會為紐帶,以1996年創刊的《微型詩》為陣地,從1996——2007年先後出版《微型詩》刊70期,為推動微型詩做出了辛勤努力。在紀念《微型詩》創刊五周年之際,原文化部部長、著名詩人賀敬之賀致函祝賀,並如是評價:“《微型詩》創刊至今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顯著成績。它不斷推出的微型詩佳作和理論研究成果,在各類讀者中產生了良好反響。它對新詩百花園中的這一奇葩的繁榮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另外,他們編輯《微型詩潮叢書》個人微型詩集30冊(1997——2002)、《華文微型詩叢》個人微型詩集4冊(2004)、《微型詩存》(一、二、三卷)(200120052007),並對微型詩理論進行探索,為當代微型詩的奠基和興起作出了重大貢獻。《中國微型詩》網站和《中國微型詩》刊成為網路時代,繼重慶微型詩聯誼會之後影響力、凝聚力、推動力最大的一支力量。郭密林主編的《湖南詩人》也以平靜心態、堅韌作風、精緻追求推介微型詩,同樣功不可沒。

二是微型詩的生產者。也就是大量湧現的微型詩作者,他們不斷錘煉自己,超越自己,拿出新作,奉獻精品,在這堮i示自己的身手,也相繼出版了不少微型詩集,成為推動微型詩創作藝術水準穩步提高的基本力量。在此必須指出的是,有人認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微型詩的讀和寫非常適合老年人的特點,應該屬於老人文學中的一個支流”[5],這是很不確切的。儘管呂進先生也曾認為:“微型詩人群年齡一般都較大,詩齡一般都較長,這是一個頗富思考的詩歌現象。微型詩人中的新人,其實往往是揮毫多年的老人。”[6]這種認識是對上世紀八十年代至2004年網路微型詩興起這個階段微型詩作者群的估價。在這個階段,的確是以老一輩的穆仁、蔣人初、黃士如、王爾碑、流沙河、聖野、白莎、塞夫、馬瑞麟、黃淮等為微型詩創作的中堅力量。但這個時期只是微型詩創作的紙媒時代,而微型詩創作的網路時代,則有蔡培國、甯明、伊凡、郭密林、唐淑婷、賴楊剛、新綠等一大批中青年詩人成為微型詩壇的中堅力量。我相信,隨著微型詩影響力的提升,微型詩壇必將是老、中、青各領風騷,兒童微型詩創作也必將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三是微型詩的探討者。這部分力量主要是具備研究能力的學者和熱心人,他們既要面向作者,又要面向讀者。面向作者,他們要闡明微型詩的基本理論,分析作品的得失;面向讀者,他們則擔負著普及微型詩知識、引導閱讀流向的任務。除理論探討外,穆仁主編的《微型詩500首點評》(19998月重慶出版社出版)、郭密林主編、寒山石首席評論的《微型詩精品百首》(20074月香港天馬出版),薈萃微型詩經典詩作,每首詩作附有精彩評論,在微型詩界產生了良好反響,成為推介微型詩的普及讀物。另外,北殘的《微型詩評100章》、新綠的《新綠小語賞微詩》等等,也以獨到的點評賞析引人關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微型詩的興起與許多著名詩人和詩評家的支持、創作和開拓密不可分。如中國第一本現代山水詩集《山水輕音》的作者、著名詩人孔孚就在當代微型詩創作方面卓有成就;著名軍旅女詩人楊星火,生前主編《琴與劍小詩》,宣導“主旋律、中國風、小而精”,大力創作和宣傳微型詩;現代著名詩人、文學史家、南京師範大學教授吳奔星詩翁身前極為關心微型詩,曾為《微型詩》報題寫刊名;著名詩人賀敬之在19971月致信穆人等:“微型詩型微詩不微。作為詩歌百花園中的一枝新花,理應得到大家關注,促其發展”;詩評家阿紅也在19971月肯定:“定名微型詩,高!”“微型詩,是詩中的蜂鳥。鳥的世界,要百鳥飛舞,百鳥鳴囀!”並祝願:“牛年,微型詩牛起來!”詩評家呂進、蔣登科、錢志富,也撰寫了不少的序文和評論文章,大力推介微型詩,熱心扶持微型詩人,為微型詩的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

 

網路傳播:微型詩興起的現代引擎

 

高科技現代網路傳媒的廣泛應用,使微型詩這一短小精靈得到長足的發展。20045月《網路微型詩》論壇把微型詩推向網路媒體集中進行創作和宣傳,擴大了微型詩的影響。但遺憾的事,《網路微型詩》刊只出版3期便夭折,《網路微型詩》論壇也因為自身統攬力弱、包容性差和個別主持者的功利化思想較濃而失去活力。

20041120,由大為先生創辦了中國最大最專業的《中國微型詩》網站,200511華心主編的《中國微型詩》紙刊創刊,已出版14起; 20081月創刊《中國微型散文詩》紙刊,並推出《中國微型詩叢書》,含《中國微型詩萃》(第一卷、華心主編200610月香港天馬出版)和個人微型詩集8冊(2006·10——2008·1)。

與此同時,《湖南詩人》、《中國風》、澳大利亞《澳洲彩虹鸚》、美國《風笛詩社》等海內外眾多詩歌論壇和紙刊也開闢了微型詩專欄, 網上網下,參與者眾,名家支持,新秀湧現,中國微型詩已成為詩壇的一個特色品牌,微型詩這種獨立的詩體,已波及海外,走向世界。

 

理論導引:微型詩興起的堅實基礎

 

伴隨著微型詩創作的勃興,微型詩理論研究也取得了顯著進展。蔣人初的《微型詩•微型詩論》(1997)、《微型詩三百首》(2000)等都收錄了他探討微型詩的文章;穆仁除編輯出版《微型詩》和微型詩叢書外,更是對微型詩進行了深入地探討。近年來微型詩研究方面的論文,比較有影響的有:穆仁的《小論微型詩》、《微型詩十題》,華心的《微型詩的體式》、《微型詩:多姿多彩的體裁》,曹鐵娟的《淺談微型詩的意義和價值》,馬立鞭的《論微型詩》,劉靜的《微型詩:以簡化向我們走來》,朱兆瑞的《微型組詩淺議》,張德明的《微型詩創作的藝術可能》,曉曲的《微詩九忌》,寒山石的《微型詩:詩歌王國的微雕藝術》、《論微型詩的八大特徵》、《微型詩“五味”談》、《走出微型詩創作的八個誤區》、《關於三行詩的十句話》等。

微型詩論著方面,穆仁於20049月編著的《微型詩話》由天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這是迄今關於微型詩最全面的一部史料選,有史有論,內容非常豐富。其中通過短論、鑒賞、書信等參與微型詩理論探討的詩人、評論家很多,甚至出現了不同觀點的爭鳴,這些都說明微型詩這種詩體已經得到了詩歌界的承認和接受。”[7]

20066月,寒山石著《滴水藏海———當代微型詩探索與欣賞》由中國圖書出版社出版,全書分上、下兩卷,520頁,40餘萬字。上卷“‘微型詩散論’分為‘特徵論’、‘價值論’、‘創作論’、‘鑒賞論’,可以說基本上形成了對微型詩進行系統研究的學術框架”,“下卷‘精品微型詩賞析’對一些優秀的微型詩進行了細緻分析,於細微之處尋求微型詩的真意”。[8]本書“對於微型詩進行的理論闡發與文本細讀,在文學研究領域有著填補空白的學術意義,這些研究文字為微型詩這種文學小品種找到了應有的美學位置,並在小的篇幅中開拓出大的世界”。“它的出版應該是中國新詩史上至少是微型詩史的重要事件,而且它也一定會在中國詩歌界引起一定的反響”,“對推動微型詩的發展無疑是彌補空白、繼往開來的大好事”[9]

20071月,由著名詩論家呂進先生主編的《中國現代詩體論》由重慶出版社出版,全書分為總論、中國古代詩體、外國詩體與中國新詩、微型詩、格律體新詩、歌詞等六章。其中第四章將微型詩作為一種獨立詩體予以論述。由西南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的博士生張曉卉執筆,從微型詩的產生和發展、微型詩的文本特徵、微型詩的創作和鑒賞分節論述了微型詩,指出:“不管承認與否,微型詩都已經作為一個新詩體閃亮登場,並迅速地成長壯大起來。”

 

                        2008.9.2[10]

 


[1]见《中外诗歌研究》2006.3.4期第二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论文选刊)

[2]发表于《中国微型诗》2005年第2

[3]《当代诗歌十大病》, 2001929日《文汇读书周报》“文坛视窗”栏目

[4]  仁,《小论微型诗》,见穆仁编著《微型诗话》,第13

[5]中国现代诗体论》,重庆出版社,20071月第1版,第243

[6] 吕进《微型诗存•续》,转引穆仁编著《微型诗话》,第310

蔣登科,《細微之處求真意》,見寒山石著《滴水藏海》,第5

[8]蒋登科,《细微之处求真意》,见寒山石著《滴水藏海》,第7

[9]  仁,《喜迎微型诗坛生力军》,见寒山石著《滴水藏海》,第2

[10]《中国现代诗体论》,重庆出版社,20071月第1版,第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