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漢字的文化魅力

 

微型拆字詩論探

 

文字,是文明時代的標誌,它是人類傳達感情、表達思想、記錄語言的圖形符號,更是一個民族智慧的結晶。從象形文字演變來的方塊漢字,形象生動,方圓有序,整齊劃一,引人遐思,其奧妙,其優勢,是任何拼音文字也無法代替的。因為拼音文字純是一種符號,漢字卻是中華民族想像力的產物。古老的漢字承載著中華文明源遠流長的歷史,這是中華民族無與倫比的文化奇觀,有著獨特的文化魅力和深厚的文化意蘊,潛藏著豐富的審美和詩意。或許正基於此,也為三言兩語的微型拆字詩提供了豐厚的創作資源。

 

① 在開掘意蘊中理解

 

漢字是象形文字,其顯著的特點是字形和字義的聯繫非常密切,作為漢語書面符號的漢字,是一種表意文字。表意文字的根本特點是字形有意義。漢字的表意性,使她具有獨具的魅力和非凡靈動的美。可以說,每一個方方正正的漢字,都靜靜散發著文化的氣息和生命的芬芳,都代表著無窮無盡的寓意,包含著現實的哲理,可謂“一筆一故事 ,一字一世界。 所以著名的語言文字學家──《解開漢字之謎》的作者安子介說:“漢字是一個阿麗斯仙境似的領域,每一段的轉彎抹角,就有一個故事”,“能掌握它的內涵和外延,就能產生無窮無盡的聯想。”比如——

 

《跑》:“僅靠足跑是不行的/關鍵是要背上錢包”;

《夭》:“正義的天平一旦傾斜/任何新生事物都會夭折”;

《犬》:“大丈夫貪圖一點/就會墮落為犬”;

《夫》:“敢於刺破青天/就會成為大丈夫立地頂天”;

《沙》:“若是缺少了滋養的水分/只能是一片沙漠”;

《命》:“人類對自身命運的/一聲叩問”;

《個》:“個人所以立地頂天/全憑一根精神支柱的支撐”;

《患》:“一串心病”;

《吻》:“勿用口/須用心”;

《重》(chong):“毫無意義的重複/即使走出千里/精神也邁不開一步”……

 

其中都包含著對漢字寓意的個性化挖掘。

 

在拆分組合中展現

 

培根指出:“詩是一門學問,在文學的韻律方面大部分有限制,但在其他方面極端自由,並且和想像有關係。想像因為不受物質規律的束縛,可以隨意把自然分開的東西聯合,把聯合的東西分開。這就造成了不合法的配偶和離異。”微型拆字詩一般是將一個合體字拆分成或拆出一個或幾個可獨立成字的部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使人讀來意味十足;當然也可將幾個漢字合成一個漢字,表達某種特定的含義,從而通過對漢字的拆分、合成以達到語用中的風趣、詼諧、簡潔有力的效果。如——

 

《襲》:“一件龍衣/延續著王朝的/世襲”;

《路》:“各人都長著自己的足/就應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歪》:“自身歪/看別人總感覺不正”;

《怕》:“白操心”;

《促》:“一個人自己駐足不前/別人再促也無用”;

《琚n:“亙古不變的心”;

《孤》:“把孤獨當作一種精神思索/智慧的兒子自然會瓜熟蒂落”;

《另》:“單在口上用力的人/不妨把他打入另冊”;

《眾》:“盲目地從眾/會被人騎在頭上”;

《位》:“一個在生活中有位的人/應有獨立的思想和精神”;

《預》:“把未來謀劃在一頁頁紙上/只是給予生活/一個美好的預想”;

《站》:“只要能佔有一席之地立足/就應該站成一道/獨特的風景”;

《甜》:“全憑巧舌如簧/販賣著/甘甜可人的蜜語”;

《尖》:“個人是渺小的/但只要能從大眾中脫穎而出/就是不可多得的尖子”……

 

其對漢字的拆分是顯而易見的。

 

③ 在情景描述中豐富

   

魯迅曾說:“寫山曰‘峻贈嵯峨’;狀水曰‘汪洋澎湃’;‘蔽芾蔥蘢’恍逢豐水;‘蹲妨鰻鯉’如見多魚。故其所涵,遂具三美: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1]漢字的魅力還體現在它是有溫度、有情感、有美感的。比如太陽這個詞,使你感覺到了熱和力,而月亮卻又閃著清麗的光輝;字給人飄浮感,字一望而沉墜;字令人歡快,字一看就像流淚;冷霜好像散發出一種寒氣,而幽深兩字一出現,你便似乎進入森林或寧靜的院落。所以,一個漢字,就可能成為一幅鮮活的畫面。印度前總理尼赫魯曾對他的女兒說:“世界上有一個偉大的國家,她的每個字,都是一首優美的詩,一幅美麗的畫,你要好好學習。我說的這個國家就是中國。”微型拆字詩通過對一定情景的創設和再造,就能觸摸到作者飽含的濃濃的情,產生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如臨其境的感覺。如——

 

《香(1)》:“日頭下用汗水澆灌禾苗/怎能不帶來十里稻穀香”;

《香(2)》:“吸足日光的禾苗/香了農人/甜甜的夢”;

《夢與早》:“不要在夕陽落下林梢的時候做夢/要在日頭升起的時候付出十倍的勞動”;

《吃》:“乞丐為了糊口沿街乞討/官員大吃大喝東歪西倒”……

 

就有一種場景感。

 

④ 在延伸暢想中抒發

 

詩是想像的表現。別林斯基說:“在詩中想像是主要活動力量。創作過程只有通過想像才能完成。”艾青說:“沒有想像就沒有詩”,“詩人最重要的才能就是運用想像。” 詩人的想像和科學家的想像不同。雪萊也說過:“詩使它觸及的一切變形。”中國漢語具有形象性,調動生活經驗,進行情景描述,啟動已有表象,創造新的形象。如——

 

《鵝》:“一聲聲宣稱/我是一隻鳥/卻沒有一根飛翔的羽毛”;

《空》:“空穴來風/常源自/工於心計的人”;

《閉》:“不出門的人才/也會因自我封閉/而成井中之蛙”;

《闖》:“敢於破門而出的駿馬/自然會闖出/廣闊的天地”;

《強》:“雖是一張彎曲的弓/卻能迸射出強勁的力量”;

《運》:“走運的人/不只是坐上了快車/還會駕霧騰雲”……

 

或許這些漢字本身就沒有這些意義,而是作者自己想像賦予的。當然,也可以從現實生活中引發,如——

 

《會》:“人云亦云的擴大器/稱之為會”;

《研》:“一句研究研究/讓你等到石頭開花”;

《幹》:“沒有以一當十的能力/就愧稱幹部”;

《售》:“售東西憑口說佳/難怪充滿了假冒偽劣和欺詐”;

《囚》:“口能囚人/足見流言的力量”;

《班》:“一個班子中有了兩個王/容易形成兩撇”;

《題》:“問題常被記在一頁頁紙上/總是得不到解決”;

《做》:“政績是靠踏踏實實做出來的/不是憑虛估的假數字/和花樣文章吹出來的”;

《賣》:“權力是一種緊缺資源/有一個官位就有十人想買/難怪買官賣官屢緊不絕”……

 

這些,都是針對當下存在的一些現象引發的思考。

 

在寓教於樂中推廣

 

對於這種微型拆字詩,文學博士、西南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所長蔣登科教授在筆者《短笛輕吹——寒山石微型詩500首》序言中認為“很有意思。詩人‘戲拆漢字’,利用漢字獨特的結構、內涵,抒寫詩人的人生思索,有點類似於‘字謎’,但其中包含著詩人的智慧。……其中也許有詩人對漢字的誤讀,我們不能用語言學的方式對其進行解讀,但如果我們不把漢字和詩人的體驗作為完全對應的存在,可以發現,詩人通過這種方式(甚至有點文字遊戲的性質)確實寫出了某些人生體驗,其中所包含的反諷意識給人們以警醒。這樣的詩只能出現在漢語中,無法翻譯成任何其他字母語言,這也許正是漢語所具有的特殊魅力所在。”[2]

 

老詩人穆仁先生也認為它“融入人生觀照的思考,運用字謎拆合的方式,闡發現代人的穎悟和新的理念,也是中國詩歌傳統的繼承與發展,值得注意。如──

《主》:‘每個人都是自己靈魂的國王/頭長在自己的身上/雖一點,但必須主宰自己的思想’;

《燈》:‘只要心中有一盞不熄的燈/哪怕只有一丁點火苗/也會點亮人生’;

《思》:‘把心像一粒種子/播進田地/才會綻放出思想的花蕾’;

《粥》:‘父母的身軀屈成了兩張弓/捧上白花花的大米飯/哪一粒不是心血的結晶?

《峨》:‘生活就像爬大山/我不爬上巍峨的山/山就壓碎懦弱的我’。

拆合手法中規中矩,表現主題積極向上,思路符合生活邏輯,如果老師選作青少年教材解讀,是不乏寓教於樂的效果的。[3]

 

的確,“文化是世代傳承的血脈/教育寶貝孩子/要從識字開始” (微型拆字詩《字》)。中國著名的記憶專家王維說:我們認為,沒有任何活動能像文字在開發智力方面達到那樣的深度和廣度。誠然,許多智力活動都能使孩子聰明起來,但都是局部的、零散的。其效果有一定的限度。而識字可以使知識系統化,並且在此基礎上的智慧開發是無止境的。但學生對詞語的理解應該是形象的、鮮活的、靈動的、有生命力的,而不應是模糊的、僵化的、死板的。這正如蘇霍姆林斯基所說:“學生用詞混亂,是因為這些詞沒有跟他自己所做、所見、所觀察和所想的東西聯繫起來。”所以“要讓詞深入兒童的精神生活堨h”,使詞在兒童的頭腦和心靈埵足陘@種積極的力量,成為他們意識中帶有深刻內涵的東西。“你可以把孩子們帶領到大自然中去,把各種花朵、聲音、動作的極其細微的色調指給他們看,把人們的勞動作為一種創造活動展示在他們面前,並且讓這一切都通過詞、通過色彩細膩的言語反映出來”,引導他們學習用詞來表達最微妙的感情,用詞來反映從周圍世界得來的印象[4]所以在漢字教學中,有必要重新審視教學中存在的問題,探討識字教學的策略,在想像與創造中引領孩子們啟動已有表象,創造新的形象,進而點染漢字的亮度,在學生心靈中獲得持久的生命活力。比如——

 

人中之王就是“全”才;

小土肯定是灰“塵”;

上小下大的東西一定是“尖”的;

有日月在當然“明”;

不正自然“歪”;

不好就是“孬”;

心有餘而力不足則為“忍”;

“分”“貝”,把錢都分完了,不就“貧”了嗎?

“木”的字形像樹,下部加一橫是“本”,表示樹根,上部加一橫是“末”,表示樹梢,這就“本末倒置”了……

 

如此等等生動鮮活,妙趣橫生,展示出漢字無可比擬的魅力。正是從這個意義上,微型拆字詩 “寓教於樂”的效果應當是顯而易見的。

 

漢字媊倦繭蛣L窮的奧妙、魅力和想像力,我想這世界上恐怕沒有哪一種文字可以漢字相媲美了。每個中國人都應該熱愛漢字,善待漢字,對漢字懷有敬畏之心。

 

 

文中微型拆字詩均引自《短笛輕吹——寒山石微型詩500首》,

    中國戲劇出版社200712月。

 

                                        2008.9.6陝西


 

[1]鲁迅,《汉文学史纲要》

[2]蒋登科,《执著探索的诗意收获 ——序寒山石诗集<短笛轻吹>

[3]  ,《微型诗过眼录》,《中国微型诗》 20065月总第6

[4]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怎样检查练习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