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的文化胎記

 

讀蔡寧《過年》

 

 

這夜,煙花的骨朵怒放天空

一瓣瓣地編織豔麗的珠簾

嗖嗖嗖地隔開冰淩的寒冬

 

這夜,透過嫋嫋娜動的春簾

漂泊千里的心兒又回到了胸口

喜色將倒貼的福字染得更紅

 

這夜,心語蕩漾情韻的老酒

只一滴,在我的舌尖上

再一次抽出新春鵝黃的嫩芽

 

過年或者說春節,這是無疑是中華民族最傳統、最重要的節日。

 

過年,是一團熱情似火的絢爛。“爆竹聲中一歲除”,“這夜,煙花的骨朵怒放天空/一瓣瓣地編織豔麗的珠簾/嗖嗖嗖地隔開冰淩的寒冬”,在這此伏彼起、劈堸埶桯夜不息的時刻,勞作了365天的國人,心花怒放如燦爛奪目的煙花。所以,這是國人的狂歡節,是國人一年堹滷o最開心最舒暢最燦爛的瞬間!的確,大眾實在太苦太累,有太多的辛酸太多的無奈太多的遺憾太多的焦慮,但都在這一刻的談笑間灰飛煙滅。這樣的時刻,儘管短暫,但卻是國人用春的耕耘夏的汗水秋的金黃冬的積蓄合力鍛造出的一片“火樹銀花不夜天”!

 

過年,是一種溫情洋溢的團圓。“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透過嫋嫋娜動的春簾/漂泊千里的心兒又回到了胸口/喜色將倒貼的福字染得更紅。”且看,每年春節20億人次的人流,人們不管天寒地凍筋疲力盡,不管路途遙遠車船勞頓,歷經買票、擠車、奔波、嘈雜等種種“磨難”,東奔西走,南北奔波,但卻樂此不疲,湧動如潮,乃至成為當代中國一大民俗景觀!這就是血濃於水的綿綿親情,這就是魂牽夢縈的家園情結,這就是生命的臍帶精神的歸依靈魂的歸宿!無論你離開親人、離開家園多麼遙遠,但你的血液中總流淌著“家”的感覺。“每逢佳節倍思親”,所以在過年的這一刻,你都夢想團圓,都渴盼用溫情的團圓把“漂泊千里的心兒”溫暖!濃濃的溫情彌漫在都市、鄉村,瀰漫在匆匆忙忙的路途,讓我們享盡一份團圓的溫馨。

 

過年,是一種激情飽滿的企盼。從民俗學的角度來看,傳統節日是民族文化的載體,它濃縮著一個民族的精神,標誌著一個民族的風格,凸顯著一個民族的價值,展示著一個民族的追求。“心語蕩漾情韻的老酒/只一滴,在我的舌尖上/再一次抽出新春鵝黃的嫩芽”,心語蕩漾,老酒醇香,情意濃濃,淋漓酣暢,“只一滴”啊,竟在這“冰淩的寒冬”,“抽出新春鵝黃的嫩芽”。所以,過年,是終點,又是起點;是一次小憩,又將遠行;是一次圓夢,又萌生嶄新的憧憬。龍的傳人,就在這過年——勞作——過年的迴圈中,在團圓——奔波——團圓的往復中,在圓夢——追夢——圓夢的求索中,演繹出一個古老民族剛健有為的輝煌和夢想,張揚出龍的子孫自強不息的奮進和追求!

 

所以,過年所蘊含的文化含義,無論怎樣評估都不會過分。可以說,它是對中國人文化身份的一種認定、確定和保持,也是維繫家庭、民族、社會、國家的情感認同力量,一種充滿親情,看似溫馨、平和,但卻異常厚重、堅韌的力量。

 

過年,濃縮著古老的民族文化;

過年,負載著厚重的歷史積澱和情感聚合;

過年,已經深深地烙在了民族的靈魂深處,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胎記。

 

                                    2009.3.9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