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人心中的痛

 

讀尚建榮《蒙蔽的心燈》

 

蒙蔽的心燈

 

一盞

一盞

又一盞

 

光明時代

誰把誰內心的孤獨

瞬間照亮?

 

《蒙蔽的心燈》是尚建榮《城市物語》(組詩)中最短的一首,只有六行二十三個字。儘管很短,但卻如一根針,把我的心深深地刺痛。面對詩人筆下這繁華的都市、孤獨的心靈,我不知這到底是都市的幸,抑或不幸?

 

“一盞/一盞/又一盞”,在霓虹燈如夢如幻的璀璨繁華下,在萬家燈火閃閃爍爍的眩目之光中,我們沐浴著街頭的霓紅,垂青於街景的繁華,傾聽著城市的喧囂。但面對燈火輝煌的喧囂熱鬧和摩肩接踵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車流和物慾橫流的浮華,卻令越來越多的都市人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悲哀、一種無法言語的失落、一種發自內心的孤獨、一種難以忍耐的寂寞。生活在“光明時代”時代的都市人啊,又有誰能夠把自己“內心的孤獨/瞬間照亮”?!

 

沒有,都市是繁華的,但都市人的心靈卻空虛縹緲,無處寄存。在快節奏、世俗化的都市時代,一切景象竟是那麼亂花迷眼,一切道德界限竟是那麼模棱兩可,一切價值判斷竟是那麼莫衷一是!人們的心態開始變得隔閡,感情開始變得冷漠,意志開始變得脆弱,信念也在風雨飄零中如花瓣美麗而憂傷地碎落。穿行於摩天大廈鋼筋水泥禁錮中的人們,似乎都戴著面具、塗著油彩,行色匆匆、面無表情地辛辛苦苦、四處奔忙。誰也不知道彼此在想些什麼,誰也不願敞開心懷告訴別人自己想些什麼,但誰都比農耕時代的田園生活更需要靈魂的安撫和訴說!然而,遺憾的是,卻在熙熙攘攘的茫茫人海中尋不到一隻溫熱的手掌或一隻願意傾聽的耳朵。人與人之間,尋求理解而不得,渴望溝通卻不能,越來越多的是猜疑、提防,甚至雜草叢生的陷阱。所以,現代都市人拒絕喧囂的生活、拒絕彼此算計的人群、拒絕這個世界對他們的侵蝕,就只好蜷縮在一個個被鋼筋水泥分割出來的房間堙A將自我封閉在一個冰冷而孤寂的世界,試圖細細品位一個人的美麗與哀愁,也接受著寂寞與孤獨的煎熬。

 

“一盞/一盞/又一盞”,自我蒙蔽也蒙蔽他人的“心燈”,和五彩斑斕的霓虹燈交相輝映,構成了當代都市一道斑駁迷離的風景。或許,作為現代人心理失衡的一種不健康狀態,“都市孤獨症”已經成為一種“精神瘟疫”,成為都市人心中,一個竭力擺脫卻又無法逃避的痛!

 

                                               2009.3.9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