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科爾沁,我永遠的家

 

幽雲《家鄉》賞析

 

家鄉

 

我對你說過

即使是死

也要做一匹馬

做一匹科爾沁草原上的馬

 

做一匹馬

即使是死

也要在嘴堨p一棵草

一棵出生在科爾沁的草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年少時讀到的這句詩大概是我關於草原的全部印象了。所以,對於草原,我一直深藏著一種未曾謀面的神往和企盼。好在,如今借助電視傳媒,也可以遠距離的感受草原的廣闊無垠、綠草如茵以及藍天白雲下的烈馬奔騰和濃郁的民族風情。而幽雲的這首小詩,再一次把我帶到了美麗的科爾沁草原,倘徉其間並切身感受著詩人對家鄉至真、至純、至深的情。

 

這首只有八行的小詩語言很平實,平實的如同科爾沁草原的一棵小草、一朵野花,或者只是一滴晶瑩的露珠。但比起時下大量堆砌意象和華麗辭藻的所謂詩作來講,它卻如同科爾沁草原的風,帶著一縷清新和沁人心脾的馨香,更帶著草原人對家鄉深深的情。那麼,什麼是家鄉?《現代漢語詞典》說,家鄉就是自己的家庭世代居住的地方。對這種冷冰冰的解釋,我感到遺憾。我總覺得,家鄉是一種宗教般的虔誠和執迷,是一種靈魂深處的依賴,是滋潤乾裂心田的潺潺流水,是凝固在眉宇間永遠無法割捨的一懷思念。

 

想必,詩人也是這樣認為的吧?所以,的家鄉,我對你說過/即使是死/也要做一匹馬/做一匹科爾沁草原上的馬。似乎看見,詩人虔誠地長跪於地,如泣如訴,美麗的科爾沁草原啊,縱然是死了,也要做一匹馬,做一匹科爾沁草原上的馬!或許,在詩人的情感世界中,美麗的科爾沁草原就是鳥的枝頭鷹的天空,就是歌的琴弦心的胸脯。所以,如果死了,也要做一匹馬,也要趟過茫茫的草地、如夢如歌的白樺林紅柳林和玉帶般蜿蜒的河流,也要趟過星羅棋佈的湖泊、迤邐神秘的沼澤和刀削斧劈的沙崗,讓飛揚的馬蹄印在科爾沁草原的每一寸土地上。

 

然而,做一匹馬只是一個鋪墊。做一匹馬/即使是死/也要在嘴堨p一棵草/一棵出生在科爾沁的草,這平平淡淡的詩句更是折射出對家鄉的情感。或許,做一匹馬也有倒下的時候。既然再也無法展現一道風馳電掣縱橫馳騁的風景,即使是死/也要在嘴堨p一棵草/一棵出生在科爾沁的草,也要帶著美麗的科爾沁進入永遠的夢鄉。這是一個何其悲壯的場面,一道怎樣催人淚下的風景!草原赤子的情懷化作一支蒼涼悲壯的民歌,成為科爾沁草原上千古流傳的美麗傳說。

 

郭沫若說:詩是表情的文字,真情流露的文字自然成詩。《家鄉》便是詩人心泉中流出的一首詩。當然,與其說這是一首小詩,毋寧說是一個感人至深的草原故事。這時候,我愛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騰格爾那粗獷強勁、蒼涼悲壯的歌聲,以一種震撼人心的穿透力,再一次縈繞在我的耳際……

 

                                    2009.3.9寄自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