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造微型詩的意象

 

一首詩從字面看是詞語的聯綴,從藝術構思的角度看則是意象的組合。意象是詩歌的基本單位。意象是詩歌藝術的精靈。南朝劉勰在《文心雕龍》奡蕭蚺峞尿s意象而運斤[i]即指詩人當以審美意象構築其藝術世界;唐代詩評家司空圖說:“意象欲出,造化已奇。”[ii]明代詩評家胡應麟也說:“古詩之妙,專求意象。”[iii]一言以蔽之,“子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聖人立象以盡意”[iv]

所謂“意象”,乃是主觀之“意”與客觀之“象”的完美結合。詩人往往意象的創造,來含蓄地抒發自己的情感。大家知道,文學是人類對客觀世界的現實生活的一種形象生動、有情有意的主觀反映。特別是詩歌藝術,抒情更是它最最本質的特徵。但人類的感情,常常是十分抽象的,如果赤裸裸抒發出來,往往會顯得抽象、乾癟、空洞,失去其感染的力量。反之,用富有質感的具體形象來抒發,效果則大不一樣。有經驗的詩人都懂得,營造意象是詩歌構思的核心,是詩的思維過程的主要符號元素。只要通過意象,才能生動地、藝術地表現詩人自己的思想感情。還可使詩歌的語言凝練、含蓄,豐富內在意蘊,形成詩歌賞心悅目的意境。

一首微型詩中,也往往涉及幾個甚至多個意象,但要想合理地通過意象,生動地、藝術地表現自己的思想感情,在營造意象、安排意象時應該注意以下幾點:

 

一、運用的典型性

 

在創造意象時,有意使用一些“原型意象”,也就是傳統詩歌中已有的,且為讀者熟悉,極易與讀者產生共鳴的意象,來拉近作品與讀者的距離,消除與讀者的語言與感情隔膜,讓讀者產生感情的共鳴。這些典型意象是具有個性的。詩人獨特的觀察事物的角度,獨特的情趣和性格即構成意境的個性。陶淵明筆下的飛鳥、菊花,李白筆下的月亮,陸游筆下的梅花都是具有個性的意象或意境。

中國古典詩歌積累了極為豐富的典型意象。從情感表達上來看,大致可分為四種類型: 

一是憂愁類意象。指詩人用來表達憂愁、悲傷心情或渲染淒冷、悲涼氣氛的客觀物象,或睹物愁生,或寄愁於物,或借物抒愁,如梧桐葉黃、杜鵑啼血、抽刀斷水、舉杯銷愁、 寒蟬淒切、丁香情結等。

二是思念類意象。指詩人用來抒發思鄉懷人的情感或離愁別緒的物象。如故鄉月明、 鷓鴣鳴聲、鴻雁南遷、浮雲漂移等,這些意象已經成為思鄉或惜別的代名詞。

三是愛情類意象。指詩人用以表達愛戀、相思之情的物象。如鴛鴦比翼、如水蓮子、回首青梅、微雨雙燕等。 

四是節操類意象。指詩人用來表現高尚品質的物象,或讚美,或自況。如秋菊傲霜、梅花淩寒、松柏高潔等。

從意象選取上來看,主要有兩大類:

一是自然意象。包括:(1)自然景觀類意象。如月(殘月、明月、新月、孤月、冰鏡、蟾兔、玉盤),它在許多詩人筆下都是思鄉、念親的標誌,多傳達離愁別恨、寂寞思歸之情;流水,多傳達人生苦短、命運無常的感傷與哀愁;斜陽(夕陽、落日),多傳達淒涼失落、蒼茫沉鬱、懷古幽情;風、煙、霜,多傳達哀怨、惆悵、淒苦、蒼涼等情思。

以月亮為例,歷代的詩人都有很多的吟湧,或歌、或詩、或賞、或頌、或情、或意、或喻、或興、或賦。詩仙李太白的詠月詩最多。其《月下獨酌》曰: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下思念親人的心緒情真意切!在著名的《靜夜思》中,李白唱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月亮成為詩人濃濃鄉愁的導火線。在《月夜憶舍弟》堨L更吟道:“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一句月是故鄉明道出了中國人與生俱來的愛鄉情結!張九齡的《望月懷遠》:“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這首詩無論情感、意境都決不亞于李杜!李商隱中秋之夜想起孑然一身被禁月宮的仙女嫦娥來,他在《嫦娥》詩中寫道:“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一句碧海青天夜夜心,寄託了詩人的多少感慨與情思啊!而最令人百讀不厭扼腕讚歎者,當數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大文豪蘇東坡的那首名揚四海的詞《水調歌頭.中秋》:“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昔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常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微型使人借助月亮這一典型意象抒寫情懷的詩作,也是燦若繁星。《詩歌報》論壇和《中國微型詩》論壇2005年聯合舉辦的《中秋月》同題微型詩大賽於8月中旬啟動,歷時2個月,參賽作品達700多首。一等獎作品是zlg的《中秋月》:“被這麼浩大的夜洗亮/一個民族  骨縫堛R出的/一個小小的願望 ”;二等獎作品是:老山泉的《中秋月》:“一枚千古流通的銀幣/年復一年 收購多少/天下人的心事”;三等獎作品是舒展的波浪的《中秋月》:“蒼天啊/這一隻眼睛睜圓了/另一隻何以緊閉”,易州米的《中秋月》:“今夜,我在薄毯婼鄐@輪清月/遙遠的家事,在北方漸寒的都市/就這樣被我獨自焐得很暖”,九華老木的《中秋月》:“我只想咬你一口/你卻咬遍了我全身”;優秀獎作品有:舒展的波浪的《中秋月》:“那一隻月餅真圓啊/母親說 ‘我期盼的思緒/還有個缺口’”,昨夜西風的《中秋月》:“家中的桂樹被母親擰斷/釀造多年的老酒/今夜  醉了我歸鄉的路”,魯湘甯的《中秋月》:“是誰,在明亮的詩句/種上了相思/上闕是你,下闕是我”,劍熔的《中秋月》:“一枚銀質的紀念幣/只能收藏/不能流通”,遊雲的《中秋月》:“一個民族精神的後院”,朱武軍的《中秋月》:“一口井/目光,垂釣”。

詩人月色江河的微型詩《中秋月》(1):“一台切割機/切割著/漂泊的歲月”,(2):“一棵消息樹/讓天下的遊子/患上同一種病”,(3):“故園的一聲鳥鳴/怎麼聽/萬水千山總是情”,(4):“王維筆下的一粒紅豆/落在誰的心頭/都是一把刀子的鋒利”, 首首思情紛紛,鄉愁多多。

筆者也曾寫下《中秋月》五首,(1):“唐朝的月亮靜靜地掛在天上/流淌著李白淚眼濛濛的詩行/回鄉的路比唐朝還長”,(2):“遊子淚水漣漣的凝望/用無邊的悠長喂圓一輪/瘦弱的思鄉”,(3):“夜漆黑的睫毛上/掛著一顆/晶亮的淚珠”,(4):“給深邃厚重的思念/ 蓋上一枚水汪汪的郵章/寄給遠方  那輪火辣辣的太陽”,(5):“年年歲歲的相思/注不滿/這一口小小的井”,均是從不同的角度表達出綿綿思情。

2)植物類意象。如楊柳(垂柳、柳枝、柳),多傳達怨別、懷遠等情思;落花(落紅、殘紅),多傳達青春易逝、人生無常的深沉喟歎和哀愁;松、菊、梅,多傳達高潔、堅貞之志;梧桐、萍、芭蕉,多傳達光陰易逝、青春不再的惆悵與哀愁。

比如向日葵,“太陽/點燃了/你的眸子”(王薇《向日葵》)作為一種生命的象徵,詩人們抓住這一靈動的意象,抒情言志,留下精彩絕妙的詩篇。姚益強唱到:“燃燒的心事/高舉頭頂//一生苦戀輝煌”;鄧芝蘭描摹:“寂靜而孤獨/滿腦的釘子,如粒粒/閃光的事情”;林克於歌吟:“一生向著太陽歌唱/才有了美麗和輝煌”;而李蔚寫道:“當你十分謙恭地低下頭/正是你滿腹經綸十分充實的時候”,這就是一生追求光明且低頭沉思、走向成熟的向日葵!

3)動物類意象。如鴉、杜鵑(杜宇、布穀、子規)、猿、蟬,多傳達衰亡、悽楚、哀婉之情;鴻、雁、青鳥、魚、鴛鴦、鷓鴣,多傳達相思相愛、離愁、孤寂的情思。

以蟬為例,蟬本無知,然許多詩人卻聞蟬而愁,只因為詩人自己心中有愁,“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v]。如:蟬聲無一添煩惱,自是愁人在斷腸[vi]日夕涼風至,聞蟬但益悲[vii]紅樹蟬聲滿夕陽,白頭相送悲相傷[viii]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息。[ix]等等。蒼涼情感的《無法挽留》:“六月的蟬鳴聲聲愁/藍橋處目送遠走的背影/風似秋冷”,賴楊剛的微型散文詩《菩提樹下聽蟬》:“菩提樹下,我坐了整整一個下午,直到天快黑的時候,終於有一片葉子落下來,很輕地砸碎了的寂寞。有人肯定在別處等我!我必須拂掉這片不合時宜的葉子,搞了好久,葉子仍然存在,粘著皮膚,象蟬聲,更象一片薄薄的月色。”都有著一種淡淡的愁緒。郭密林的《蟬》:“忍不住熱呀——/躲在樹葉的背影/嘶著喉嚨……哭!”何其淒苦!而唐淑婷的《蟬》:“歌唱家的嗓音/晾在/夏日樹幹上”,則有一種盛名一時、走向衰亡的況味。

二是人或事意象,包括:(1)人造物象類。如舟、湖、長亭、灞橋、鏡、燈(燭、蠟、炬)等,多傳達離情別緒、思鄉懷遠、孤寂落魄和愁苦之情。

比如,“心湖”作為一種人造物象,胡光明的《心湖》寫道:“雲兒走了/影子積澱成書,在湖底/風總是翻起一頁頁柔情的痛”,《愛的印痕》:“玫瑰生動在心湖/甜蜜蜜的漣漪,在額頭/一波波數著幸福的歲月”,皆情深味濃。

2)行為類。如登高、憑欄,多傳達相思之情、報國之志和壯志難酬的悲傷與激情; 吹笛、吹簫、吹笙,多傳達離別之苦、相思之情和內心的孤寂;飲酒,多傳達豪情、悲愁、苦悶和鬱鬱不得志;折柳,多傳達惜別懷遠、思鄉之情,等等。

比如登山。山作為一種詩歌意象,從《詩經》起便已有了,“節彼南山,維石岩岩”[x],這一起興之句便是寫山的高峻。山意象受到歷代文人的青睞,並逐漸發展為專門狀山寫水的文學流派,其作品更是洋洋大觀。毛澤東喜好踏山、侃山,尤愛寫山。在毛澤東公開發表的六十多首詩詞中,光“山”字就出現過五十餘次,還有二十來處是沒有用“山”字的山,而有名有姓的具體的山就提到過二十來座三十餘次,寫了山的詩詞則近四十首,其中直接以山作為標題的就有十多首。真可謂處處有山,篇篇皆山。“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xi]活脫地表現了紅軍將士在敵人重重圍困的危急形勢下,仍鎮定自若,萬眾一心,如山崗一樣巋然不動的形象。“萬水千山只等閒”[xii],“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獅過大江”[xiii],塑造了人民軍隊驍勇、威武、高大的英雄群象。最典型的莫過於《十六字令三首》。其一:“山,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這一首寫山之高,狀山之高峻,表現紅軍形象的高大。第二首寫群山之起伏,主要是狀其磅礴:“山,倒海翻江卷巨瀾,奔騰急,萬馬戰猶酣。”通過山的動態來表現革命戰士的精神狀態。第三首狀山之峭直堅挺:“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柱其間。”喻指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及党所領導下的中國工農紅軍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擎天柱。這些小令描寫山的形象,但目的卻不只是寫山,而是為了借寫人,以塑象。

白莎的《山》:“山是一本大書/只有一個字/攀!”壯闊之志、奮進之心、豪邁之情溢於言表。

張向明的《登山》:“讓山/把自己舉起來/放飛——”,意境開闊。

臺灣詩人半半的《登山健行》:“那一排走上雲端的石板,是/冬陽喘不過氣來的/心跳”,形象而獨特。

蒼山一畫得《登 山》:“登一半另一半留作仰望”,別開生面。此登一半的心境很難得。正如蒼山一畫所言:“其實,半山有半山的景象。在山的腹地堙A可靜靜地聽‘幾杵疏鐘’,讀‘半江漁火’,豈不樂哉?這也是人生的一種境界啊!

筆者的《我與山》[xiv]之(1)《登山》:“我以崖頂的松  //杖”,詩人郭密林評道:“以松作拐,不過是手的扶持,腳的支持。以山頂的松作拐杖,那就是一種心的目標,精神的高度。何止登山,人生也是如此。如果掙錢只是滿足吃喝玩樂,不過酒囊飯袋、行屍走肉而已,如果有了精神的追求,人生有了精、氣、神,其內涵就豐富多彩起來了。”《我與山》之(2)《山頂》:“匍匐的山  以我為//峰”,郭密林評道:“當我爬上山頂的時候,群山便匍匐在我的腳下,山,便有了一種精神的高度。山,如果沒有人的攀登,那就是一座自然的山,孤寂的山,一座沒有思想的山。”[xv]

 

二、表達的獨到性

 

意象是詩人思想與想像的產物,創造生動引人的意象群集需要詩人的匠心獨運,“物雖胡越,合則肝膽”、“視布于麻,雖方未貴,杼軸獻功,璨然乃珍[xvi]只有新穎獨到的意象,才能激起讀者的新鮮感和新奇感,從而取得好的藝術效果。如:

王豪鳴的《抽煙》:“彈指間,日子的骨灰/紛紛墜落”,日子也有人的骨灰。

賴楊剛的《踩》:“陽光尖起小腳丫,輕輕踩踏/踩出深深淺淺的腳印/遍地花”。陽光長了孩子的小腳丫,十分活潑可愛。

遊雲的《冬》:“征服了世界//敗倒在一朵梅裙下”。一朵梅,穿超短裙,其美學張力,顫心震魂。

藍楓的《電風扇》:“一輩子/躲在別人的圈套/瞎吹”,並且樂此不疲,實在悲哀。

以上微型詩由於立意比較創新,筆下的意象就顯得新穎別致,讀來就覺得新穎,耐人尋味。

 

三、情感的真切性

 

作者營造意象時,必須將自己的感情思想融注在意象之中。意象是“意”與“象”的統一,“意”在“象”中,“象”中有“意”。無“象”之“意”就談不上“意象”,無“意”之“象”同樣也不是“意象”,而只能是對客觀事物外在形象毫無意義的機械描摹。

如塞風的《贈詩神》:“黃河、長江/我兩行混濁的眼淚……”,兩行微型詩,載負著詩人深沉的民族情感和對祖國的愛。中華民族苦難深重,詩人怎能不流淚,而淚水之多竟如黃河、長江汩汩日夜奔流不息。這是多麼深沉的憂鬱和痛苦啊!而今這兩行淚水已混濁了,難道不是象徵著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兩條大江被污染了麼?詩人憂國憂民之心躍然紙上。寄託了思想感情,也即滲透了主觀的“意”,使新穎、簡潔的湖景描摹,獲得了濃濃的詩意。

蔡培國的微型散文詩《父親的汗珠》: 

 

不是江河的波濤,能驚岸,能驚起千堆雪。

激情飛揚的日子堙A也是一顆一顆的。

花朵綻開的音響堙A我忽然聽到父親的汗珠,迸裂世界的清音。呵,金子一樣鏗鏘燦爛。

 

正是由於情感的注入,詩人筆下“一顆一顆的”汗珠,“不是江河的波濤”,卻“能驚岸,能驚起千堆雪”,“金子一樣鏗鏘燦爛”,凸現出父親偉岸的形象。

唐元龍的《飄零的紅葉》:“不甘心命運的捉弄/悄悄留下/一封血寫的情書”,可謂如泣如訴,真情感人。

趙發魁的《盆景》:“把經歷濃縮在/思念的境界上/這景,就有了血性”,給人一種別樣的震撼。

張世明的《綠洲》:“大沙漠/殘留最後幾撮頭髮”,《青海湖》:“西部高原/一滴苦澀的淚/日漸乾涸”,用準確的意象表達出詩人凝重的憂患意識。或許,地球上最後一滴水,就是人類自己的眼淚。

亞夫的《雲》:“父親的一件汗衫/晾了一輩子/還是濕的”。竟然成了父親的一件汗衫,而且還是一件晾了一輩子都沒乾燥的汗衫。這堛漲膜艩N象隱藏在汗衫堙A包含了詩人對父親的無比感念,令人潸然淚下。

 

四、準確的指向性

 

詩人在創作實踐中,營造和組合意象,不是隨心所欲的,而是以為主導,被主觀情思所制約,被審美情感所制約。所以意象的運用,對於被狀事物或者被狀的思想、感情,要起到定向作用,只有通過對這一意象的定向暗示、定向引導,才能夠激發讀者進行定向思考、定向探求,從而比較準確地把握其內涵。讀者只有在領悟意象寓意的過程中,才能把握詩歌的內容,領會詩歌的主旨,進入詩歌的意境,感知詩人的情感。也只有這樣,一首詩的主觀情思才能真實地表現出來,讀者也才能領悟到詩人的深層體驗和主觀情智,從而產生一種共鳴效應

唐元龍的《星星》:“一盤棋 下了千年/閃光的棋子/扔滿天”,把星空這一意象準確地定位為“一盤棋”,星星自然就是“閃光的棋子/扔滿天”,營造出擴大無垠的思維空間。

韓松雲的《謠言》:“孩子手中的雪球/越滾越大/卻經不住陽光”,把“謠言”用“雪球”這一意象表現出來,準確地指向“越滾越大/卻經不住陽光”,顯得十分順理成章,且寓意深刻。

蔡培國的《月》:“一條銀色的扁擔/這端天涯 那端/故鄉”,兢山風影的《新月》:“河邊一隻小船/相思/站成帆”,從“月”與、“扁擔”、“小船”的形似中,給人以準確的形象聯想。

王豪鳴有首微型詩《大拇指》:“輕輕一豎,一個民族/站了起來”。這首微型詩,意象有兩個:其一是大拇指,其二是一個民族。我們不妨想一想:大拇指/輕輕一豎,應該說,這個意象所表達的情感內涵是十分豐富的,它的指向也是多向的、多維的,是否必然地指向了一個民族/站了起來?讀者的思維能否從大拇指/輕輕一豎必然地聯想到一個民族/站了起來,顯然是值得商榷的。

 

五、內在的統一性

 

在一首微型詩中,可能有多個意象,一個意象接一個意象,一個畫面接一個畫面,有類似電影蒙太奇的藝術效果。意象的並置、融合、疊加、流動,意象的超時空組合等,可以直接拼合,無須乎中間的媒介。起連接作用的虛詞,如連詞、介詞可以省略,因而意象之間的邏輯關係不很確定。

但是,不同的意象應有內在的統一性,這就是前人所謂峰斷雲連,辭斷意屬。也就是說,從象的方面看去好象是孤立的,從意的方面尋找卻有一條紐帶。這是一種內在的、深層的聯繫。意象之間似離實合,似斷實續,從而通過意象的有機組合,形成內在的凝聚力,給讀者留下許多想像的餘地和進行再創造的可能,因此讀起來便有一種涵詠不盡的餘味,使讀者能夠通過對意象之間內在聯繫的把握而辨清主旨,明確意象所包含的旨趣,意象所體現的情調,意象的社會意義和感染作用。

大家熟知的馬致遠的《天淨沙》:“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這支曲子前三句共寫了藤、樹、鴉、橋、水、家、道、風、馬9種外象,每種外象,各是一景,每樣景都有自己的特點,藤是枯的,樹是老的,橋是小的,道是古的,馬是瘦的等等。這些外象景物似乎都是孤立的,但當作者於末句托出一個流落天涯的斷腸人後,這些景物便成為人物活動的環境,人物感情的觸發物了。就是說,上述零碎的、孤立的物象和人的感情,被“斷腸人在天涯”這條金絲線,把散落的珍珠串在一起,渾然一體了,這大概就是古人稱道的“情中景,景中情”吧。

意象派的經典之作《在地鐵車站》:“這幾張臉在人群中幻景般閃現/濕漉漉的黑樹枝上花瓣數點。”龐德的這首詩並置著兩個無關的然而又是同構的審美意象。所謂“同構”指的是,在第一行詩中,有幾點明亮的色彩(美麗的臉)在暗的人群中閃現;在第二行中,有花瓣數點在濕漉漉的黑樹枝上顯現。結果,第二個意象強化了前一個意象的明與暗、優美與粗糙、清新與潮悶的對比感。整首詩表現了對那種稍縱即逝的美和自然的美的驚喜和依戀之情。

江改銀的《小草》:“一首小詩/在春的雜誌/一版再版 ”,正是從“小草”、“小詩”、“春的雜誌”的內在統一中,寫出了春風吹又生的“一版再版”,令人耳目一新。

譬如王豪鳴的《算盤》:“被串起的,一隻只/眼珠。在這首微型詩中,算盤珠子與眼珠的形似,算盤所隱含的精打細算甚至算計與眼珠的目不轉睛甚至貪婪,內在的融為一體,如賴楊剛所說:想像新奇,商人的勢利躍然紙上。諷刺味雖然很濃,但溶在形象的表達中了。

所以,儘管詩的意象是需要變幻和跳躍的,但這種跳躍不是天外來物,不是突如其來。意象變幻,必須有清晰的脈絡,有內在的必然聯繫。如果跳躍過快,幅度過大,就破壞了這種連貫性,反倒使人不知所云。大拇指/輕輕一豎一個民族/站了起來,這兩個意象之間過快、過大的跳躍,缺乏這種內在的統一性,讀者難以把握大拇指/輕輕一豎一個民族/站了起來這二者之間內在的、必然的聯繫,也是這首微型詩不被相當一部分讀者認可的原因。因此,詩人營造意象時,應服從於主旨的表達,使它構成一個層次清晰,結構合理,意象鋪排有致的完整的藝術整體。

 

總之,沒有意象就沒有詩味。由於微型詩極為精短,在創作過程中,更要十分重視通過意象來表達豐富的情感,通過意象來詮釋深邃的哲理,通過意象來展示作品的喻意,通過意象來表現創作的手法,通過意象來營造作品的意境,通過意象來與讀者進行藝術、美學、心靈、精神和思想等的全方位的交流。

 

 

 

 

  勰,《文心雕龍•神思》

 司空圖,《二十四詩品•縝密》

 胡應麟,《詩藪》

 《周易•系辭上》

 王國維,《人間詞話》

 宋•楊萬裡,《聽蟬》

 唐•孟浩然,《秦中寄遠上人》

 唐•元  稹,《送盧詩》

 宋•柳  永,《雨霖鈴》

 《詩經•小雅•節南山》

  毛澤東,《西江月•井岡山》

 毛澤東,《七律•長征》

 毛澤東,《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

 發表於加拿大《北美楓》總第2

 郭密林,《發現之美——讀寒山石<短笛輕吹——微型詩500>

   勰,《文心雕龍•神思》


 

[i]  勰,《文心雕龙·神思》

[ii]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缜密》

[iii]胡应麟,《诗薮》

[iv]《周易·系辞上》

[v]王国维,《人间词话》

[vi]宋•杨万里,《听蝉》

[vii]唐•孟浩然,《秦中寄远上人》

[viii]唐•元  稹,《送卢诗》

[ix]宋•柳  《雨霖铃》

[x]《诗经·小雅·节南山》

[xi] 毛泽东,《西江月·井冈山》

[xii]毛泽东,《七律·长征》

[xiii]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xiv]发表于加拿大《北美枫》总第2

[xv]郭密林,《发现之美——读寒山石<短笛轻吹——微型诗500>

[xvi]刘  勰,《文心雕龙·神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