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詩鑒賞八法

 

鑒賞微型詩,可從語言、情感、意象、主題、背景、修辭、表現、比較等角度切入,也可從幾個方面綜合考慮,進行鑒賞。

 

一、語言突破法

語言是一切文學作品的基本材料。詩歌尤其講究語言的運用,其藝術形象的塑造、意境的營造以及情感的傳達,都要借助語言。由於體裁的特點,詩歌的語言要求能用最簡潔的詞句來傳達盡可能豐富的內容,這就形成詩歌語言凝練、含蓄、跳躍性強的特點。

作為三行之內的微型詩,尤其注重煉字煉句,力求一句傳神、甚至一字傳神。品味微型詩語言,就要善於抓住那些最能表現主旨,顯得特別精彩警策的字詞或句子,也就是要抓住謂的詩眼。“詩眼”往往最能體現作品的內蘊及表達技巧。

微型詩“一字定乾坤”。如散心“便條”:“小草把春天從凍土層堳了出來。”這種詩意盎然的,表達的不正是一花一世界,一草一春天?“蟬蛻把夏天掛在樹蔭堣F。”一個字,精當至極,一字寫盡酷夏的流失。

張勵志的《龍捲風》:“風/瘋了。”三個字,諧音運用,活龍活現。除了“瘋”字,似乎也沒有什麼字可以更好地形容這得“病”的“風”。

唐淑婷惜墨如金,追求一種簡潔的表述,並在簡潔中注入深邃。如她的《落葉》:“揮金//土”;《浪》:“拍岸//絕”,《雷聲》:“空/喊”,《籠中鳥》:“關/愛”,《鞋》:“知/足”,只是將一些成語或詞語分行置之,竟取得了別具一格的獨特效果,境界開闊,內涵豐富,充滿哲理,令人浮想聯翩。

賴楊剛的微型詩語言別具一格,他杜絕平淡,刻意求新,或造新詞,如“女兒香、愛情骨、欲望色、月色酒”等;或詞語的新組合,如“一彎真理、一曲炊煙、半點心、千闕夢、一筆綠、一尾夜、一羽戀、煮天空、煲風雨、涮太陽”等;或改詞性,其實是詞的活用。如《燈》:“戀愛夜的黑/眼睛才會一直春”中的“春”;《春水》:“春水一江喲詩一行/桃花如笑漂、漂、漂,意境了/我的眼神你的背影”中的“意境”;《別解鄉愁》:“炊煙一曲/拴——/白雲飄”中的“拴”。

當然,還要注意瞭解詩歌的語言風格,如平實質樸、含蓄雋永、清新雅致、形象生動、絢麗飄逸、粗獷豪放、纏綿哀怨、含蓄蘊藉、悲愴幽怨等等。

如伊凡的《春風》:“甜在心上/暖在土/香在路中。”只十二個字,明明白白,不加修飾,但顯得真切深刻,就寫出心中湧動的一汪甘甜、土中升騰的一股和暖和路途彌漫的馥鬱芳香;,味覺、感覺、嗅覺,只三個字,就勾畫出魅力四射的明媚春天。汪靜之的《足跡》:“常在門前柳樹下/尋找童年遊戲的足跡/寂寞的母親呀!”穆仁的《鄉土》:“發芽了,苗在這夭折了,樁在這/離開了,根在這堙芋A同樣平實質樸。

賴楊剛的《英雄碑》則有恢宏之氣:“傲骨一根/捅破/天。”僅僅只有七個字,便將人民英雄那種前赴後繼的勇氣、那種凜然不屈的骨氣、那種堅貞不渝的銳氣、那種慷慨就義的豪氣,栩栩如生地展現在我們面前。賴楊剛《瀑布》:“天空跌下來,摔成一句詩/一吟  /大氣了靈魂”,唐淑婷的《北斗》:“大勺一把//天”,筆者的《祖國》:“一艘劈波斬浪的航船/那逶迤挺拔的喜馬拉雅山/是獵獵高揚的巨帆”,亦有雄渾豪邁之氣。

伊凡的《籠中鳥》:“一切的功能都在退化中/唯獨那張小嘴/最發達”,唐淑婷的《鷹》:“掉下一根毛/雞們跳了半天/夠——不——著”,黃士如的《狼和小羊》:“狼摟著小羊說/別怕/就吻一次”, 老山泉的《無官一身輕》:“難怪局長一退下來/一下子 瘦了”,唐淑婷的《猴》:“紅//見不得人的地方”,則是一種幽默詼諧的嘲諷。

 

二、情感突破法

 

詩是詩人緣情而發的產物,感情是詩歌的生命和靈魂,詩人的思想感情,或喜悅,或憂傷,或憤怒,或悲哀……無一不浸透在詩的字埵瘨﹛C準確鑒賞詩歌的關鍵就在於把握詩歌堜猁竁F的感情。只有很好地體會詩人在詩中的感情和基調,才能準確理解詩歌的主旨。

唐淑婷的微型詩以其細膩、纏綿、真切、獨到的情感揮灑,讓人為之怦然心動,如她的《乳名》:“這顆奶糖/在母親嘴塈t了幾十年/捨不得融化。”乳名,永遠是一塊甜甜的奶糖,含在母親充滿關愛、充滿希冀的心上;只要聽到母親那呼喚乳名的聲音,我們的心頭也會溢滿親情、溢滿家的溫馨。她的《鄉愁》:“醃一壇家鄉菜/酸一輩子。”鄉愁是文化上的無根之感與漂泊無定,是眺望故鄉、懷念家園的一輩子的、一輩子的,但何嘗又不是滋養精神的一輩子的醇香

筆者的《礦難》:“赤黑的漢子用生命掘采烏黑的原煤/人們啊,你爐膛媬U燒的火紅/是不是死難礦工的屍骨。”龔立人說:“這發自心底的呼喊,這反差強烈的錚錚鐵實,這蘊含震驚的寓意;還不能令你感到詩人的心在震顫,你的心被震懾嗎?你還能蔑視微型詩嗎?你還會說微型詩不能蘊涵大主題嗎?”

蔡培國描寫大自然的微型詩,是把自己的生命溶化其中,達到了“物我合一”的境界。如《林間》:“走著/走著/便成了鳥”,《野餐》:“不在乎吃什麼美味/只是/嚼一嚼陽光”等等,無不表現出詩人對大自然的陶醉和神往。

燕榮的《過河》:“我踩著石子過來時隔岸夢誰的歌聲 送行。”驀然回首,情悠悠!濃濃的情感,牽腸掛肚。

 

三、意象突破法

 

任何詩歌內涵的表達、思想的表達都是以意象的捕捉和表達作為基礎的。只是詩歌中的意象有的是具體的事物,有的是抽象的思緒或感情,但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是為詩歌本身的抒情和言志服務的。微型詩也是一樣。鑒賞詩歌就要通過認真分析、品味,理解和把握這種形象,感受詩中的意境,從而體會詩人的情感。我們抓准了詩中的意象,也就能從整體上把握了作者的情感或詩歌的主旨。

如俞平伯的《小詩——呈佩弦》:微倦的人,微紅的臉,/微溫的風色,/在微茫的街燈影媢L去了。便是一首典型的意境詩,它以風色燈影等為具體物象,以微茫為統一的色調,精妙地營造出一個淒迷恍惚的意境,讓人不禁對那消失在燈影堛漱@切頓生懷戀和苦澀之感。

新綠的《旋律》:向寂寞的河面\拋一個激情的石子\蕩起幾個情竇初開”,《絲瓜》:沿著月光的梯子向上爬\固執地涼在棚上\凝結成一棵有棱有角的思念”,這兩首詩中詩人將“激情的石子”蕩起的波浪稱之為“情竇初開”,將“絲瓜”稱之為“有棱有角的思念”,都打破了常規的寫作,給予意象全新的解讀和深刻地表達,不僅入木三分,而且讓讀者欣賞之後立即升起新鮮和驚奇的感覺。

秀葵的《人生》:“地球是張灌滿生命的唱片/人不是一門唱針/就是一粒塵埃。”一個“唱片”,意象鮮活,要麼唱響人生,要麼落為塵埃,完全取決於自己。

侯他的《鐮刀》:“一輩子彎著身子/鏗鏘地在地堿鵀/偶爾看見父親的身子高過了麥苗。”意象選擇貼切,有形、有聲,有景、有情,想起了自己的一首小詩《父親的背——懷念父親》:“一張木犁/曲曲折折地/耕作//一把鐮刀/起起落落地/收穫//一架山梁/硬硬朗朗地/活著……”

筆者的《雲》三首:“流浪的//何處是歸巢”、“大地枝頭的落葉/漂浮在倒懸的/湖中”、“天空的表情/毫不遮攔地/寫在臉上。”蔣登科教授點評:“這三首詩,從不同視角解讀‘雲’,想像是開闊的,表現是獨特的。尤其是‘鳥’、‘倒懸的湖’等意象出人意料。”

 

四、主題突破法

 

把握微型詩的思想內涵,諸如憂國憂民、懷古傷今、蔑視權貴、憤世嫉俗、寄情山水、憶友懷舊、思鄉念親、相知相思、別恨離愁、建功立業、孤獨惆悵、寂寞傷感、閒適愉悅、堅守節操、表現哲理、感奮振作、激勵友人等等

向天笑的《路口》:“在不知邁向何方的時候/抬腿,便是命運。”道出了抉擇的重要、艱難和必須的明智、慎重,和作家柳青的名言“人生的緊要處,往往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異曲同工。

稻香夢的《大蒜集•4》:“我的影子在鬧市中睡著了。”別有情趣。在熙熙攘攘皆為利來利往的喧囂塵世中,能夠擁有如此心態當屬不易;《大蒜集•6:“春天是被鮮花凋零的。”絢爛與凋零、奪目與慘像相依相生,辯證的哲理。

馬瑞麟的《錢奴》:“掙扎在錢眼堛漱H/喘出的第一口氣/都散發著濃濃的銅臭味。”人是金錢的主人,而不是金錢的奴隸。凡是掙扎在錢眼堛漱H,他同時也就被錢佔有,成了錢的奴隸,如同古希臘哲學家彼翁在談到一個富有的守財奴時所說:他並沒有得到財富,而是財富得到了他。不過,“第一口氣”若改為“每一口氣”,當更為貼切。

非馬的《盆栽》:“鐵絲纏過的小腳/在有限的方圓內/一扭一拐  跛度一生。”一個“跛”字,足見“纏”之殘忍,後果之悲哀。不由讓人想起了那些教條的束縛、想起了種種訓誡的教育方式,也想起了龔自珍《病梅館記》中的一段話:“斫其正,養其旁條,刪其密,夭其稚枝,鋤其直,遏其生氣,以求重價,而江浙之梅皆病。”

 

五、背景突破法

 

文學作品都是在特定的時代產生的,鑒賞作品就一定要結合作品的創作背景。要鑒賞詩歌,首先要把握詩歌作者的人生經歷和文本的創作背景,瞭解詩作所反映的時代特徵。

如汪靜之的《過伊家門外》;“我冒犯了人們的指摘/一步一回頭地瞟我意中人/我怎樣欣慰而膽寒啊。”此詩抒寫了詩人等五四青年一代大膽地追求愛情,敢於向傳統的封建禮教挑戰的勇氣。這樣一首在如今看來或許很平常的情詩,當時卻掀起軒然大波,受到封建衛道士的激烈抨擊,認為作者《蕙的風》詩集一步一回頭地瞟我意中人等詩句做的有多麼的輕薄,多麼的墮落!”“有故意公佈自己獸性衝動和挑撥人們不道德行為之嫌疑。原因何在?在於它是一首向封建主義和封建衛道士挑戰的小詩。在鑒賞這首詩時,我們不能以今天的眼光看待當時的環境,就如我們不能以今天取火的容易看輕遠古時代發現用火的巨大意義。詩人敢毫無忌諱地寫瞟意中人實屬勇氣可佳,充分表現詩人對人們的指摘毫無掛礙。因此,一步一回頭地瞟我意中人成為現代愛情詩的名句。同時,它揭示了激烈的心理矛盾。敢瞟我意中人多麼欣慰啊,可是事後一想到人們的冷眼熱諷和那蔑視的眼神,詩人不禁有點膽戰心驚。瞟時的大膽與事後的害怕構成一對矛盾,使人們回味無窮。

顧城的《一代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尋找光明。”鑒賞這首詩我們必須要把它和十年浩劫那個特殊的歷史環境聯繫起來。在那樣一個黑白顛倒、指鹿為馬、“黑夜”般漆黑的社會環境堙A很多年輕人的學業、前程受到了永遠無法補償的耽擱和影響,有的甚至在那樣的社會環境媗亃o迷茫,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這首微型詩深刻反映了一代人在那種社會環境下的心境,發表以後在文學界和社會界都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賴楊剛的《用詩賺歡笑》:“生活讓夢虧本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親愛的,誰還肯同我們搭夥/用詩賺歡笑。”詩人把人生坎坷的感歎寓於詼諧的言語中,“虧本”、“搭夥”這些冷漠的商業詞語,用在詩堙A很新鮮,但又顯得那麼生動又富於人情味,一下子就拉近了心與心的距離!“用詩賺歡笑”,一旦我們沉浸在詩的王國時,情感上不會再孤獨無助,精神也會特別地富足!的確,只要我們對當下詩人的生存境況、對當代國人的精神境況這一背景有比較透徹的體察,我們才會感悟到字埵瘨′y淌的悲憫情懷。

 

六、修辭突破法

 

常用修辭手法有比喻、比擬、誇張、反復、排比、對仗、對比等。

比喻,如王豪鳴的《閃電》:“一聲哢嚓/誰抓拍了/驚天黑幕?”把閃電這一自然現象比喻成照相抓拍,並將抓拍景觀定格在驚天黑幕上,淋漓盡致地體現了詩人的磅礴大氣。寫閃電的詩可謂千奇百怪、千姿百態,但這樣形象、生動、準確的把握,還是極其少見的。筆者的《炊煙》三首:“思鄉的小路/彎曲在/飄搖的夢中”、“母親悠長悠長的呼喚/被一隻相思鳥/銜上雲天”、“一行詩  站在故鄉的村頭/讓千堨~的遊子/日夜詠讀”,就採用比喻手法,把炊煙喻為思鄉的小路母親悠長悠長的呼喚站在故鄉村頭的一行詩

擬人在微型詠物詩中極為普遍。劉有權的《桃花》:“懷春的心事  被三月的風/偷走 緋紅了一樹/嬌羞。”用擬人化的手法喻桃花宛若少女懷春嬌羞,這種情態美不僅使“無情之事變為有情”,且流溢著詩與畫的意境。又如藍楓的《電風扇》:“一輩子/躲在別人的圈套/瞎吹”,吳警兵的《藤》:“在不斷的糾纏中/尋找自我”,賴楊剛的《大山》:“一輩子扛著天,不累嗎/是否也想躺下/睡進小溪那一淌溫柔的臂彎”,等等,

誇張,如亞夫的《鞋墊》:“母親撿來陽光的花瓣/一針一線一針一線/讓我一步一個春天。”一針一線一針一線/讓我一步一個春天誇張妙用,神韻具佳。木斧的《巫峽速寫》:遠山迎面飛來/風和浪都嚇呆了/青山綠水撞入我的畫板。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水勢,運用誇張手法以動態寫靜景,化平凡為神奇。

陳默的《葡萄乾》:“新疆的陽光/很甜。”通感的使用,只有七個字就讓我們想起了吐魯番的葡萄,想起了那濃郁的邊疆風情、那讓人神往的葡萄園和那令人饞涎欲滴的一串串成熟的葡萄。賴楊剛的《犁》:“你的目光犁過去/聽——/骨頭媗T徹花開的聲音”,則是一曲是視覺、聽覺、幻覺的詠歎調。亞夫的《騁》:“順著青青草/終於摸到了/馬蹄聲聲”,通感修辭手法運用得神韻十足!

筆者的《蜂窩煤》:“之所以被燒成廢渣/只因/心眼太多”,《蝦》:“炒得再紅/也是/下酒的菜”,《竹》:“腹中空空/全憑一個‘攀’字/節節高升”,其中的“心眼”、“炒紅”、“盼”,皆是一語雙關。

用典,如蔡培彬的《蔡倫祠》:“罄竹難書剩下的/都寫在紙上。”將 “罄竹難書”貶詞褒用,蔡倫發明造紙術之功績“躍然紙上”,永載史冊。

 

七、表現突破法

 

詩歌常用的表現手法有情景交融、直抒胸臆、托物言志、動靜結合、虛實相生、渲染、象徵及映襯等。

如冰心的《春水·三三》:“牆角的花/你孤芳自賞時/天地便小了。”借“牆角的花”嘲笑“孤芳自賞”,喻理警策,情景交融,啟人深思。

長弓的《池塘》:“青蛙  故事已講完/蘆葦撒開白花花的思緒/打撈遺漏的細節。”“青草池塘處處蛙”, 蛙聲停止,“故事已講完”,由動及靜;蘆葦“撒開思緒/打撈遺漏的細節”又由靜而動,三行之間,動靜交錯,意趣橫生。陸向榮的《鳥》:“春的枝頭/會飛的花朵/最美。”娓娓道來的淡淡一筆,勾畫出一副鳥語花香、動靜交錯的美麗。

筆者的《樹》:“一把綠/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新綠點評說:“這首詩空靈豁達、虛中見實。詩人將樹擬人化了,重在於一個‘抓’字,動感十足,春滿一片。在小巧玲瓏中顯大氣,‘一把綠’‘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屬於精神的天空,那份激情呵,點亮了讀者的心。” 亞夫的《信箱》:“流浪者的信箱/背在肩上/思念的骨頭 在深夜敲響。”詩借信箱之實,言思念之深,思念的骨頭常在深夜敲響極具感染力。

 

八、比較突破法

 

比較突破法,就是通過同題微型詩的比較,來進行鑒賞。如雲掠過的《春聯》:“春簾。”一個“簾”字,形象傳神;小月肖《春聯》:“鬧門”,唐淑婷《春聯》:“ /門”,落筆重在熱烈的氣氛;筆者《春聯》:“春天的紅圍巾”,刻畫出春姑娘的翩然將至。

詩之劍《母親》:“母親是生我的人/但我希望她是我的墳塋”,不由讓人想到王爾碑的《墓碑》:“葬你/於心之一隅/我就是你的墓碑了”,以豐沛濃烈的情感和發自肺腑的噴薄之情震撼人心。

姚益強的《向日葵》:“燃燒的心事/高舉頭頂//一生苦戀輝煌”,重在以形寫神;鄧芝蘭的《向日葵》:“寂靜而孤獨/滿腦的釘子,如粒粒/閃光的事情”,以比喻出新;張賢翼的《向日葵》:“一經傾心/至死不變”,則直抒胸臆;李蔚的《向日葵》:當你十分謙恭地低下頭/正是你滿腹經綸十分充實的時候卻以哲理見長。

小人小愛的《瀑布》:“你梳著三千尺白髮/含淚在懸崖,縱身跳下/再沒有誰,讓你牽掛”,讓人心痛;筆者的《瀑布》:“跌//便是昇華”,或亦有獨特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