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詩 之 鑒 賞  2020.8.27

 

詩歌鑒賞是人們在閱讀詩歌作品時,對作品的感受、分析、評價,是一種審美認識活動,是閱讀能力的最高層次。個人以為,詩歌鑒賞應注重以下“五點”:

 

首先,素養奠定基本點。詩歌是極其精煉的、“言約而意豐”的語言藝術。何況,詩貴深曲,往往語近意遙,含吐不露。對讀者而言,詩的本意,沒有注釋,需要體味;詩人創作時的心態,我們只能揣摩;詩的語言,又需要“涵泳”,正所謂“詩如禪機、在於參悟”。因此,具備一定的素養是詩歌鑒賞的基本條件。提高詩歌鑒賞的素養,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培養語感。讀者缺乏語感則很難欣賞詩中細微的妙處。同時,詩歌鑒賞的實踐經驗也很重要,正所謂“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此外,必須有廣泛的知識和修養。嚴羽說:“夫詩有別材,非關書也;詩有別趣,非關理也”。陸遊詩曰:“汝果欲學詩,工夫在詩外。”學詩如此,賞詩亦然。

 

其次,真情架通共鳴點。詩歌是最美妙、最難忘、最富有感染力的表現形式。古人云,“詩緣情”,詩者不過“情景兩端”,且“一切景語皆情語”。情因詩而高貴,詩因情而流傳,沒有感情就沒有詩歌。清人張問陶亦云:“天籟自鳴天趣足,好詩不過近人情。”列夫·托爾斯泰說得更是明白:“詩歌是一團火,在人的靈魂媬U燒。這火燃燒著,發熱發光。”寫詩,就是在感動自己的同時,用一顆心去感動另一顆心;讀詩,就是用一顆心去發現另一顆心,並為之感動,從而使詩的感情與讀者的感情取得某種一致性,這就是共鳴。詩通過贏得共鳴去實現它的價值,讀者通過共鳴而獲得詩意詩趣。不僅如此,有靈魂的閱讀者總是可以在詩中找到知己,形成新的自我。

 

第三,想像拓寬空間點。想像是詩歌的翅膀,沒有想像,詩人就無法在理想的天空飛翔。劉勰在《文心雕龍》中對“神思”曾作了形象的描述,“文之思也,其神遠矣”,當“思接千載”“視通萬里”。劉勰所說的神思,就是想像力。寫詩和賞詩,都需要豐富的想像力。英國浪漫主義詩人柯爾律治說:“想像是寫詩才能和鑒賞詩才能這二者的根源。”因此,鑒賞者需要展開想像的翅膀,去體會詩歌的內蘊,陶冶在詩人所創造的意境中,盡情地、自由地展翅飛翔。對此,著名詩人戴望舒曾說過,詩歌是在真實與想像之間的東西,缺乏想像力是難以從詩歌欣賞中得到美的感受的。 可見,詩歌鑒賞者有沒有想像力,能不能“精鶩八極、心遊萬仞”,實際上也就是有沒有藝術眼光的問題。

 

第四,慧眼發現閃光點。一首詩歌的閃光點,也就是詩眼。近現代作家劉鐵冷在《作詩百法》中講得很是簡潔明瞭:“詩之有眼,猶人之有目也。人之目,乃心靈之窗口;詩之眼,則是洞察詩詞旨趣的窗口,它是一首詩的靈氣之所在。詩歌鑒賞,只有抓住詩眼,方能領悟生動傳神之妙、機智無限之趣、激蕩人心之情、醍醐灌頂之理。發現詩眼即閃光點的方法:一是從形象分析中發現。要把握形象的特徵,分析寓於形象中的思想感情,理解形象的典型意義。二是從遣詞造句中發現。要準確理解有關詞句的特定意義、比喻意義、隱含意義、暗示意義以及關鍵字句的深層含義和言外之意。三是從表達技巧上發現。賞析表達技巧包括比喻、比擬、借代、誇張、通感、雙關、襯托、對比、反語、反復等修辭技巧,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托物言志、借古抒懷、借古諷今、用典、鋪墊、象徵、對比、映襯烘托、欲揚先抑、先聲奪人、以小見大、動靜結合、以動寫靜、虛實相生、比興、直抒胸臆等表現技巧。四是從思想內涵上發現。要把握詩作的政治意義、思想意義和人生意義。

 

第五,創造成就昇華點。古代作家非常強調“能自樹立”“意新語工”,強調“人未嘗言之自我言之”。英國著名詩人塞繆爾詹森認為:“詩歌的靈魂在於創新,即創造出使人意想不到、驚歎不已和賞心悅目的東西。”詩歌鑒賞同樣是最富個性色彩、最具創造精神的情智活動。巴爾扎克說:“真正懂詩的人,會把作者詩句中透露一星半點的東西拿到自己心中去發展。”詩的內涵愈大、內蘊愈強,則可創造的空間就愈多。當然,詩歌鑒賞的創造性不等於詩歌鑒賞的“臆想性”。《薑齋詩話》云:“作者用一致之思,讀者各以其情而自得。”想像的廣闊性正來源於詩歌形象的確定性。準確的鑒賞先要理解詩人的“一致之思”,再旁及其他;先把握言中之意,再領會言外之意;先入乎其中,再出乎其外。

 

以上五點,其中創造最為重要。在任何鑒賞實踐中,鑒賞者都必須是一個在場者,一個有心靈體溫的人,一個深邃地理解了作詩人和詩歌作品的對話者,一個有價值信念的人、一個富有創造力的人。所以,鑒賞不僅僅是一種闡釋,它更是一種再創作,一種創新,是一種能“給一部作品、一本書、一個句子、一種思想帶來生命”的創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