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靈魂風聲


▲▲▲昌耀《斯人》賞析


昌耀的詩


斯人

 

靜極——誰的歎噓?

 

密西西比河此刻風雨,在那邊攀緣而走。

地球這壁,一人無語獨坐。

 

“昌耀是不可替代的,如青銅般凝重而樸拙的生命化石,如神話般高邈而深邃的天空,我們深深感謝他留給詩壇一個博大而神奇的認知天空。”這是被授予19981999年度中國詩人獎時授獎詞中給予昌耀的文字。今天,當我們再次品讀昌耀這首只有三行的微型詩作《斯人》時,又一次感受到了詩人穿越地球的強勁詩思和純熟技藝。

其一◆天人合一造就的悲壯美

有人說,昌耀“是中國最後的古典浪漫主義詩人,他所有對現代生活的描寫,都帶著化石般的冷雋,仿佛他生錯了時代。然而他的心是熱的,一個獨自擔當虛空的人。”這首短詩,恰恰總結了一個思想者面對真理孤獨的一生,道出了人類與生具來的悲愴,一種面對蒼茫宇宙的獨坐感。無語獨坐時,總讓人不由想起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柳宗元的“獨釣寒江雪”,王維的“空山不見人”和“獨坐幽遊堙芋C而昌耀,這一個被命運放逐的詩人,卓然而立高原,獨行漠野大荒,此刻,他從急流生活中抽身而出,素裹靜心,回歸寧靜,“一人無語獨坐”,駐足凝視,冥想低吟,似乎正在與天地對話,與春秋拔河,展示出孤絕的大寂寞,一種陳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黯然和悲愴躍然紙上,並在天人合一的自然氣氛堙A在靜默的喧囂中迸射出震撼人心的力量,以一種純悴的、高貴的、切入人類心靈的靈光逼照著我們斑駁的靈魂。

其二◆一波三折造就的跌宕美

一般而言,三行以內的微型詩要在短短的篇幅內展現出承、轉、啟、合的技巧,無疑是很難的,但我們不能不驚歎於昌耀在寫作技巧上的僂籉萓p。詩人以《斯人》為題展開詩歌,“靜極——誰的歎噓?”承接詩題,展開詩卷,更有一個“誰”字,引出懸念:在一片空曠寂靜的廣闊空間堙A那聲長長的“歎噓”緣何而來?自何方而來?又墜落到了哪一片茫然的心緒?我們不知道,也無從知道。接下來該順理成章,回答這個問題了吧?詩人在此嵌入一行空行,使我們在停頓中默然沉思。然而,不等我們從萬般惆悵中回過神來,一句“密西西比河此刻風雨,在那邊攀援而走”卻是奇峰突起,把我們拋入了密西西比河的疾風驟雨。但就在我們驚魂未定,疑惑怎麼會到了密西西比河去之時,“地球這壁,一人無語獨坐”,又猛地拽回我們的思緒。短短三行間,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使我們完成了一個“疑惑——驚歎——震撼——沉思”的心靈旅程。

其三◆時空轉換造就的空靈美

19898月,陳超撰寫的《中國探索詩鑒賞辭典》出版,其中“西部詩詩群”一章首推昌耀。陳超認為:“昌耀的詩總有一股旁人難以企及的笨重壯碩的藝術精神……讀他的詩使我們領略到了吞吐大荒真力彌漫的氣象。這種氣象險而不怪、硬而不瘦、闊而不空……”從時空角度來看,昌耀的這首微型詩作強調的是“此刻”,強調的是發生在同一時刻不同地域可能的事件,“事件”可以是一聲歎息,一刻“風雨”。詩人通過“此時彼地”來修飾“此時此地”,讓空曠的青海高原和喧囂的密西西比河成為一體,從而寫出了“此”(中國大西北)與“彼”(大洋彼岸)以及內心與世界交融的大宇宙。我們分明看見,在一片茫然無垠的天際間,只有斯人,只有斯人無語獨立,以一個人的精神力量鋪滿了整個宇宙的天空。正如詩評家燎原所說,那是大地山河血紅的痛楚和瑰美,好男人孤獨茫然的心靈意緒和獨立支撐的生命耐力,苦行僧般的塵世行色中花雨耀眼的天堂光照。空間的壯闊浩大與急劇轉換,西半球的風狂雨橫與東方的沉著冷靜構成一種詩意的張力、一種巨大的“空白”。正是這種“空白”,為我們創設了暢想、思索和填充的無限空間。


其四◆動靜交錯造就的壯闊美

這首詩僅僅三行,不僅節奏上長、短句結合,急促和舒緩並行,且動靜交錯,詩意宏闊。 “靜極——誰的歎噓?”只此一句,便由靜而動,但一聲輕輕的“歎噓”,也只是靜寂中的“微微一動”,而“密西西比河此刻風雨,在那邊攀緣而走”,地球背後那密西西比河的風雨呼嘯著驟然向我們襲來。它來得是如此的突兀,以至於在我們的感官上濺起了一片巨大的轟響,較之“歎噓”的“微微一動”,這當屬“轟然而動”了。但就在這澎湃激越的喧囂中,如同尼采當年在阿爾卑斯山山巔發出的蒼涼的歌唱,洞徹命運的昌耀也領悟到了無可言說的孤寂,一句“地球這壁,一人無語獨坐”複歸寧靜,完成了由動及靜的轉換。但此刻的靜,卻又是“此時無聲勝有聲”,在我們的心靈上再次激起千層濤浪,讓我們也不由為之“歎噓”。斯人無語,我們也凝神屏息,悄然沉思,但在心靈深處卻分明感受到了斯人那雙沉著堅毅的眼神,感受到了那直逼你靈魂的靈光,感受到了一種精神力量的巨大撞擊!詩人正是在這種動靜相間、無聲有聲的辯證統一中,抒寫出一種大開大闔的滄桑感悟。
    昌耀在談到自己作品的藝術精神時,曾這樣說:“生命(或者說人類生活)給予我的感受總是偏於沉重,而生命(或者說人類生活)又總是愈挫愈奮。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呈示的是人類的這種高貴的抗爭與悲壯的美感”。我們為此而感動!但如今,密西西比河此刻仍在風雨麼,仍在那邊攀援而走麼,可是地球這壁,再也不見了那個無語獨坐的人。一人端坐無語
 ,無語也風流。還是讓我們“無語獨座”吧,像詩人一樣去傾聽靈魂深處呼嘯的風聲,去感受人類“高貴的抗爭與悲壯的美感”!

2006.4.18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