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情雕刻純樸的形象

 

▲郭密林《奶奶好醜——為奶奶雕像》賞析

 

浙江省海甯市技工學校語文教材收入郭密林的《奶奶好醜——為奶奶雕像》時,編者寫了這麼一段話:“所有的人都年輕過,就像我們;所有的人也都會老去,就像奶奶;有一天,我們也會像奶奶那樣老去,變得‘好醜’”。的確,我們常常有這種感覺,似乎展望明天,總是來則姍姍,遙不可及;但回首過去,卻總歎息去也匆匆,彈指一揮。歲月是一把無情的雕刀,總是用鋒利的刀鋒在青春的容顏上鏤刻下一道道褶皺,所以奶奶老了,“奶奶好醜”。郭密林的《奶奶好醜》正是以真情作雕刀,從細節入手,用樸實的風格,雕刻出奶奶生動感人的形象。
    奶奶真的“好醜”啊,你看——

其一◎她的身材,“渾身刮瘦”,一副瘦骨嶙峋、弱不禁風的形象,卻在風風雨雨中行進了八十多個春秋。到底經歷了幾多辛酸、幾多甘苦,耗盡了心血也耗盡了青春的奶奶啊,歲月怎把你剝蝕的這般“渾身刮瘦”?

其二◎她的眼睛,“黃黃一雙眼/如醃了兩罎子酸菜/酸甜苦辣——滿肚”。往事悠悠,奶奶的一雙眼睛,由清澈明亮漸漸變得混濁不清,深深的凹陷,“如醃了兩罎子酸菜”,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深深地“醃”在心底,一如積澱在生命的河床。一個“醃”字,生動傳神地表現出奶奶的坎坷經歷和複雜心態,表現出奶奶歷經艱辛嘗盡世態炎涼的一種堅韌。而這種“韌”的精神,正是中華女性的傳統美德。同時,一個“醃”字,也體現出一種寬容,一種直面生活的態度。把所有的酸甜苦辣都“醃”進來吧,“醃”得愈久愈是有滋有味,就像陳年老酒,愈久愈是醇香。

其三◎她的牙齒,“兩顆門牙硬硬”,嚼盡了多少人間甘苦,惟一不可丟失的,還是這一對錚錚硬骨。

其四◎她的皮膚,“臉皮幹皺/是一塊風風雨雨搓不爛的布”。那光潔如玉的皮膚也已失去了潤滑的光澤,變得“幹皺”。詩人用“一塊風風雨雨搓不爛的布”來比喻,十分獨到。風風雨雨的剝蝕,儘管剝去了青春的枝葉,但枝幹依然在風雨中飄搖。這堙A用一個很有動感的“搓”字,把洋洋灑灑千言萬語也寫不完的艱辛生活一字概括,給人以真切的感受,並留下豐富的想像空間。

其五◎她的雙手,“手上筋鼓鼓”,這雙手操勞了多少含辛茹苦的日子,又撫平了多少坎坎坷坷,到底付出了多少艱辛的努力啊,以至於“筋鼓鼓”地爆著?

其六◎她的雙腳,“小小兩隻腳/一步一搖一搖一步/鴨子走路/本身的負荷竟有點支不住”,你可知道這麼蹣跚的步履踏過了多少崎嶇,又有誰能夠丈量出奶奶深深淺淺曲曲彎彎的足跡。“一步一搖一搖一步/鴨子走路”,用看似平淡的語言牽引住我們游離的目光,似乎,奶奶正這樣在我們面前走。

其七◎她的著裝,“整天一身黑衣服/層層疊疊疊疊層層/仿佛一部保存在祠堂堛漁a譜”,這麼平平凡凡簡簡單單的衣著,如同歷盡滄桑的歲月老人,在娓娓陳述著曾經的腳步。

其八◎她的頭髮,“散開頭髮洗——雪的瀑布/三尺弟弟曰:‘白麵——煮!’”,一掛“瀑布”,流走悠悠歲月,一把“白麵”,煮盡人生甘苦。

其九◎她的聲音,“收錄機放出她沙啞的山歌/蒼涼/古樸”,一曲“沙啞的山歌”,用“蒼涼”的音色回味著“古樸”的歲月。

其十◎她的神態,“‘喲,那是我的、那是我的!’八十多歲的老婆婆手也舞,腳也舞/兩根骨頭在抖”,活脫脫一個天真爛漫、活蹦亂跳的小女童,此情此景,誠如詩人所記述的,“奶奶張開一嘴暴牙,笑得前俯後仰,渾身發抖,頸筋一根根蚯蚓般地爆著,就連眼珠子也象要笑砸出來似地”。

“奶奶好醜”!整首詩從奶奶的身材、眼睛、牙齒、皮膚、雙手、雙腳、著裝、頭髮、聲音、神態等等視角,一刀刀一道道精緻的雕刻,把奶奶的形象刻畫的惟妙惟肖,生動細膩,一個可親、可敬的老奶奶矗立眼前,讀來全然不見奶奶之醜。所以,作者“為奶奶雕像”是成功的。
    總有一種情感,憤怒或者癡愛,歡樂或者痛苦,興奮或者鬱悶等等,可能會積澱在我們心頭,使我們產生一種不吐不快的衝動。詩正是情感噴湧的一條管道,是激情釋放的一種方式。惟有真情才能催生激情。《奶奶好醜》是詩人長期積澱,奔湧而出的濃濃真情。詩人說:“我媽1957年生哥,1958年生姐,1959年生我,當時要過苦日子,怕負擔不起,就打胎,結果沒打下,生下來,滿腦殼儘是坨坨,流黃水,象只小貓,奶奶可憐,一把裹著抱回家,煮艾葉水洗,一日三次,從未間斷,三四個月,始見頭髮……直至我下放,直至考上大學,沒一絲回報就離我走了,連日嘮叨連夜嘮叨的孫媳婦也沒見著一個就永遠地走了。從此,奶奶就成了我的一塊心病,直至《奶奶好醜》經久久孕育、瓜熟蒂落般地呱呱墜地,我才一下子輕鬆了許多。”也正因為浸透了生活的艱辛,傾注了詩人的親情,“久久孕育、瓜熟蒂落”,所以這首詩讀來首尾貫通,一氣呵成,激情洋溢,酣暢淋漓,充滿著濃厚的生活氣息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而沒有任何的矯揉造作,更沒有夾雜一絲一毫的虛情。這也再一次告訴我們,詩是生活的歌者,是感情的噴薄!惟有紮根生活,傾注真情,才可能寫出如此感人的詩作,雕刻出如此生動的形象。
    總得來說,這首詩有著十分鮮明的藝術特色,一是情感真摯,感人肺腑;二是雕刻細微,活靈活現;三是清新明快,富有情趣;四是節奏明快,旋律優美;五是語言樸實,內涵豐富,的確是一首難得的佳作。從茫茫詩海中挑選這首詩編選入語文教材,也足見編者的慧眼識珠。

                                                           

郭密林(1959——)男,湖南韶山人

當代詩人,中國散文學會會員

詩集《命運鳥》由中國廣播出版社出版

著有《密林詩品》為當代第一本詩人自評著作

 

附☆湖南郭密林的詩

       
奶 奶 好 醜
            ★★★ 為奶奶雕像

       
奶奶好醜
       
渾身刮瘦
       
黃黃一雙眼
       
如醃了兩罎子酸菜
       
酸甜苦辣——滿肚
       
兩顆門牙硬硬
       
臉皮幹皺
       
是一塊風風雨雨搓不爛的布
       
手上筋鼓鼓
       
小小兩隻腳
       
一步一搖一搖一步
       
鴨子走路
       
本身的負荷竟有點支不住
       
整天一身黑衣服
       
層層疊疊疊疊層層
       
仿佛一部保存在祠堂堛漁a譜
       
散開頭髮洗——雪的瀑布
       
三尺弟弟曰:“白麵——煮!”
       
收錄機放出她沙啞的山歌
       
蒼涼
       
古樸
       
“喲,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八十多歲的老婆婆
       
手也舞,腳也舞
       
兩根骨頭在抖
       
奶奶好醜!

       
(原載北京《當代詩人》199110月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