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香

 

自從李白把月色斟進酒杯

嘔出來的香氣

都凝結為詩

 

透明的酒

透明的詩

透明的月色

從金字塔看到長城

 

唐朝一層

宋朝一層

一層層月色

都是永不枯萎的輝煌

忍在詩人的眼

 

怎也抵不過這半懷酒

滴滴都能

看穿雲煙

    是詩人的驛站

最美的是詩人飲酒的形象

 

是一只會飛的鳥

酒興哪裡最高

詩到哪裡築巢

 

        1998.2.13初稿1998.10.12脫稿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