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仙子

 

花與花排在一起

風撕著它的顏色

一片紅

一片紫

一片黃

 

別看都是女性的溫柔

遠山近水

一切為之愕然

 

連峰頂的冰塊

也經不住它的羞答答的眼神

僅僅一個斜視

全身都融化了

 

季節走的過於拙笨

如果是不花仙子燦然而來

世界怎麼讓人

心懷坦然

 

 

 

她彷彿飄浮在波濤洶湧的海上

整個搖動的山巒都在呼嘯

 

梅舉著青春的火焰

一下一下灼著風的脊背

狂風暴跳著橫天穿過

一條發怒的蛟龍

 

山堣s外

窪上窪下

春天笑了

把嘴唇抹上了誘人的胭脂

 

披刊於『越南華文文學第七期』201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