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的雕塑(組詩)

陽光的雕塑

 

陽光貯著厚厚的釉

不停地向大地潑來

天地 山川河流

被它一一的塗抹   

成了最美的雕塑

 

古槐 也會因它添一份靈性

樹葉上添了一雙透亮的眼睛

石頭見它 也會揚起頭來

詩意的念念有情

 

別看老農的布鞋上粘點泥巴

一見陽光也會散發一種泥香

不論什麼物種出現在那個地方

只要被陽光粘上,塗上

就會顯得敦厚 樸素強壯

 

我們一群鄉下的孩子

牽著陽光 在田野撒歡 調皮

一伸手是楊樹 藍天也向它微笑

一昂頭變成烈馬 全身溢滿倔強

 

陽光塗抹出一個神奇的世界

一閃一閃 幾千年史頁跳動發亮

我僅在小時候採摘了一縷

就變了一片耀眼的詩的翅膀

       1984年元月4日寫

       2016222日改

 

大 憨

 

還是那個樣子

就是有點倔 他把腰一彎

所有東西就往上搬吧

他的脊樑就是一座壓不倒的山

 

一走

他的身後會甩起一陣旋風

身上的青筋一跳

會爆出一條江河的咆哮

 

他推土 搬石 砍柴

就是遭遇百年不見的風雨

山虎也沒有他的威風

   眼堹鉏Q射出不息的火光

 

他的語言一旦被他的氣質蒸發

手上移動的都是日月罕見的份量

他的肩頭能使歲月回歸

老了的皺紋也會變成花的模樣

 

有人說他憨 憨透了

連家堛熄坏他也能

從視窗牽出來變成村野的糧倉

只要他在村頭一跺腳

夜空中的星星也會吱悠悠作響

               1984年元月4日寫

               2016222日改

 

鄉村小院的土牆

 

別看就那麼一道不起眼的土院牆

擋風  攔雨 

還能阻隔盜賊的目光

 

它是一道

漢字的建築

一橫 一豎 粗壯的

長在鄉親的心上

 

“大叔在家?

俺要用用你家的犁杖”

隔壁舉起一雙熱手

送來一隻小鳥耕田時的歌唱

 

“二嬸在家嗎?

俺家要用您家的竹筐!”

順手送來一碗小豆腐

溫熱的氣息把慈愛點亮

 

牆頭豎起一隻敏感的耳朵

傳遞著鄰居搖動不息的叮囑

不是春季也有野花一綻

還會送來一股意外的想往

 

土牆是粘著泥巴的方言

被熱情一撞就響

相約的手臂攔阻著

逆來的蹉跎與寒霜

 

突然 一壺老酒從上面托起

飽滿的詩意

會把幾百年前的傳說重新燃旺

       1984年元月4日寫

              2016222日改

 

知友相遇

 

就打了一個照面

目光一下子就穿越了三十年隧道

取出了我少年時的模樣

還觸摸到了小麥揚花時的芳香

 

熟透的夏風

燻紅了勃發的青春

你我把手中的鐮刀一舉

就像雙魚要躍大江

 

想啊 那垂柳搖頭

身影兒歡舞

在田頭的腳印

竟然瞬間拉長了歲月的想往

 

一個熱切的相擁

打碎了多少覆蓋的表層

合成的驚喜

卻用一種純樸組裝

 

最美的甜蜜

在於返樸歸真

想念中的詩意

在兒時的夢中姿意生長

 

人老了

春光仍在靈魂中的深處照射

真誠的流露

卻是一條跨越歲月難捨的橋樑

19844日寫

2016222日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