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土如命的父親

 

田地堙A那一片片石榴花

就是一朵朵飛不走的蝴蝶

多美呀,忙於在田中操勞的父親

連回視,也不回視它們一下

而那一顆呼吸急促的心啊

都拴在那一棵棵莊稼的長勢上

 

他的夢或許是長在又深又遠的地方

他不停地向無邊無際的夢中望去

一有風吹來他趕忙將玉米扶住

再抓起泥巴將那一棵小苗慰撫

玉米棵是什麼是從根部豎立起來的琴鍵

他左按一下,右按一下

韻律在他心中不停的湧動

 

他渴望拔節,渴望竄出紅霞

把歲月中的災難一下子燒死光

有時他常常站在田頭望著黑風發楞

——老爺子就是在這嵙r死的

老奶奶就是吃了有毒的野草毒死的

他也最怕的是突然的冰雹降臨

 

誰也比不了他那手的觸覺

每一棵莊稼的赤裸都會在他的手心跳動

或是有振顫,或是有呼吸,有潮濕

有一種液體的聲音在他指尖上述說

是悲壯的,疼痛的,還是喜悅的

由血點燃的力量就是不朽的要律

 

莊稼是他眼中跳動不停的詩句

折疊起來的語言在他的心

隨著莊稼葉的起伏,能打造出

一個又一個意想不到燦爛秋季

震盪在秋天陽光之上的音符

是父親創作出的最雄壯最美的樂曲

 

一位多愁善感的父親

一位愛土如命的父親

愛莊稼就像愛他的子女

臨去世前竟然把子叫到床前

說,去拔一棵莊稼放在他的手上

說,這就是他的命根

 2001929

  

紫色牽牛花

 

它也一群皮的孩子

剛進春日,就樂哈哈的舉著

一朵朵喇叭,攀著籬笆的肩膀

從陽光媃p出來

吹奏著它們的亮麗

 

多少時候,想對它們說

風來了,雨來了

不要閉上你的嘴唇

要把自己的眼睛張開,靈魂打開

你們是一團團滾燙文字

動盪小院中的最美舞蹈

 

最令人動情的是

突然會從你們身下鑽出一個小腦袋

晃動著一條長長的小辮子

趴在你的身上,傾聽著帶有香氣的歌聲

微笑出村前一片新的透明

 

牽牛花啊牽牛花

是你最早點燃了我的心靈

我寫的第一首小詩,就是你夢幻的身影

而今再次站在你的袒露隱蔽的身邊

讓我也變成一棵會唱歌的象形文字

2001926

 

 

草根精神

 

土的脾氣

不在於它的粗糙,和斑跡

而在於一種隱藏,豐滿的肉質

是它使我認準了這草根之土

不畏沙,不畏石

從不畏懼突來的風和雨

 

厚土是我的溫床

綠綠的草叢是我的床褥

記憶中的雨水

牽引著委婉的

是永遠取之不盡的生長之液

 

紮根啊

伸長出一片片巴掌般綠葉

描寫著夾縫堣化p頭露面的美麗

 

草是不屈的象徵

也有莊戶人倔強的脾氣

牛踏來,它沉默不語

羊啃來,美美的吸它的液體

 

鐮刀前斷

它會再萌生的新芽

被土埋沒還會破土而起

我記住了細細的地瓜絲

就是它破土留下的痕跡

 

土啊土

不怕狂暴帶來的禍患

也不怕被人丟棄

即是斷了手臂它也能再生一枝

就是斷了脖頸也會彎腰挺起

 

堅信自己只要有一滴水

一粒種子,就會獲取天下

每一片綠色

都能抒寫出永恆的春意

2009413

2018.1.21寄自山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