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修理工

 

別看他有些老了

手上那些小錘錘  小剪剪

卻成了他在路邊玩弄不止的玩具

 

仰起身來  不是為了挑戰天上的雲雨

彎下腰來卻能把身邊的夕陽敲出金子

義務是為了健康身心

這是他的常語

 

如果你的輪胎壞了

他轉眼會幫你修好

如果你的大門打不開了

立即為你再配一把鑰匙

 

就這樣  一隻翻上翻下的鴿子

能把一隻歌唱到你的心

就這樣  有一棵搖動不停的樹

在路邊托著一個個明亮的日子 

            2009年元月1

 

出土的陶器

 

出土的時候

發出一點林黛玉離世時的歎息

臉和鼻子都還盯著

遠去的宇宙

 

面對歷史突然的尋找

它有點悵然若失

一個客體預示著  一個新的時代

又開始放飛一個古遠的客體

 

初創時的象徵

不再是一種原始的寓理

而今飛了

在新世紀的頭腦面前

必須啟動新的醒悟

 

臥著  停下了腳步

想不到還有這一個第二次站立

一個個新的措詞

開始萌發於最早的髪絲骨骼上

         200941

 

石頭的氣質

 

在月光下  可以不吃一點東西

人生具有的氣質

全都在它的默語之中

 

不論雷電在天上如何發怒

它連眼也不抬一下

遍地的花和草

卻都一起敬仰的向他點頭

 

靈魂和肉體

能錘落一夜不停的黑暗

同鴕鳥一樣

就是睡了也不垂下腦袋

 

寧靜的前額

大雪覆蓋不了它的傾斜

它只想用歲月雕花刻的紋絡

述說世界無極的憧憬和希望

             200942

 

石頭的詩意

 

在月下  一躺就是千年

有時就品幾滴水珠

頭上還會皺起幾道皺

 

不論雷電在空中如何發怒

甚至向它揮動幾條鞭子

沉靜是它的氣質  連身邊的小草都向它

投來敬仰的目光

 

靈魂和肉體都是它

成熟的姿勢  大膽的裸露

是它要過濾純淨的真實

同山頂上那只駝鳥一樣

不論如何受挫  也不垂下頭顱

 

寧靜的目光

凝聚著  穿越風雲的眼力

摸摸它的臉  有點涼涼的

鼻子雖硬  卻能識別惡劣

也不為雪的積壓  而丟失堅實的寂寞

 

仰視著嫋嫋雲煙

歲月中的瞳仁在陽光中醒著

決不因一時的誘惑

錯失自身壯美的豪情

 

就這樣

注視著年年歲歲色彩與霞光

變成一個寧靜文字的載體

就是你多瞅幾眼

也品讀不盡它身上的詩意

                   200942

 

陳年老窖

 

連太陽也成了他的後裔

因為它要進入

一個久遠的黑暗

 

一顆顆成熟透米粒

會在孤寂中

重新懷胎

 

時間不止一次的交談

細胞演變的越多越好

一年一個輪迴

發酵在歲月的桃花上

 

突然一天

把它抬出老窖

奇了  它能讓所有的語言

在人的舌尖上

瘋狂的燃燒

              200944

 

 

 

一下子就買斷了所有的夏天

把它高高的掛在半空的領域

只要一唱

連高山也低下頭來

流水竟成一條黃狗的尾巴

 

聽著它的唱曲能喚醒多少幼年童話

捉住它

一個調皮的早晨

會沾上它夢飛一生的翅膀

 

美就美在它的原創

有一種獨攬天下的誘惑

不論你對鄉土有多少眷念

一聲  就讓你發酵在它的蟬聲

            2009412

 

揮之不去的蟬鳴

 

就那麼昂然一唱

就壟斷了整整一個夏季

連高山也低下頭來

流水成了一條黃狗的尾巴

 

它的臺階很簡

就攀過了幾條樹枝

在半空的綠葉之中

搭建起了自己的舞臺

 

整個優雅多變的時令

都抵不過它的昂揚極致韻律

高一聲低一聲魔力

使花朵  蛙鳴

全都醉倒在它脫俗的旋律

 

不要輕視那蛙的一聲呼叫

它能喚醒多少年在山區村野產生的童話

有些老者舉起鞭子就那麼一揮

品著蟬鳴的耕牛翻動起了滿地的光澤

 

  在蟬鳴面前  暴雨可以憂鬱

石頭也會昂起頭來

有多少鳥在銀色的蛋殼中跳出

連最老的古槐也發生新萌動

就因蟬鳴不懈的撞擊使山村原野

到處都是鮮活的世界

 

在它的鳴中  空靈變得豐滿

善良的心靈發酵出一片片新的陽光

家中的雞鳴狗叫變成委婉的波動

草莽的氣味變成谷熟的芳香

 

蟬與蟬的彙聚

聲與聲的膨脹

穿透時間的尖銳是一道音樂走廊

火焰燃燒著灰燼  蟬的呼叫

增長著故土天堂中的渴望

             2009412

 

它姓草名根

 

不想驚動誰

也不想跟誰爭天下

有土就成  它在路邊總是笑著

依著岩石  往身上撒幾把泥沙

 

一個逆馳而來的車輪

卻不怕  它把根基悄悄鑽進地下

如果你踩我一腳  我就彎彎腰

他再踩我一腳

我就趴下

 

折斷我的手臂

夢能生真  再生一支

斷了脖頸

幻中醒來  彎腰挺起

 

同閃電雷鳴打交道多啦

生命的路本來就無法預知

你嘗過冰雪交加是什麼滋味嗎

對於它真是一點小意思

 

既然姓草名根

就求一個名符其實

世界能存在多久

我就能蓬勃多久

             2009413

 

苦菜精神

             

他最大的感官功能

不是讓你甜甜蜜蜜

給你一種美女的秀色  

在於品味其中的別味

 

風雨中

揚起滿頭的綠髪

看遠處滾來一地的銀白羊群

而它卻沉浸在一種陶醉

 

人前  從來不言苦

卻把體味悄悄貯存在血脈

以苦字冠名

立出一付超世的神態

贈給人一個很深的哲理

            2009413 

 

 

 

親愛的

當我見到你的那一刻

就偷偷將你鎖進我的心

放在高山流水的溪邊

讓你醉在人間美景

 

聽說你一到那片原野

那只神奇的鷹就飛了  

問題出在那一把鑰匙上

把它鎖住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一個春天

你別忘了

有一把鑰匙

不在你的手上

而在我深情的眼睛

200951

 

 

 

呆子是我

瘋子也是我

我一想到那首詩

就會捧起滿地月光

成了一隻迷路的蝴蝶

 

瘋是我的癖性

上能跑到月牙上玩玩跳高

下敢去找老子問問道法

另一半的我

隱進村前那片玉米地

悄悄同旺長的季節對語

 

因為有了對這片土地的愛

瘋就成了我的獨特

走在田間會猛然舉起手來

能把一棵大樹抱住

 

與詩對話

我身上天天竄出綠芽

世人總對我斜視

  人間的一個傻瓜

   2009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