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字天書 (組詩)

 

奶奶的無字天書

 

1       

在一座蒼老的土茅屋

黎明向我微笑

奶奶牽著我的手

說:書在我肚子

 

東山頂上升起了一個火輪

奶奶說:它是生命的輪子

你每一天的成長

都在它手上寫著日記

 

記住啊孫子

有土地  就有金子

孫子 你就是土地上的一棵樹

這個圓圓的紅日

又打滾  又舞蹈

就是聽聽你

心中的歌曲

 

2

日頭落西山  星星在飛行

我問奶奶: 太陽  星星為何如此激動

 

奶奶把天窗打開

說:看月亮  圓了就是嫦娥的家

她能在月宮媞埵a

手上還舉著一把鐮刀

 

奶奶說  動是他們生長的心

能割草  能耕地  每年收穫一次玉米

時間攥在他們手

瞬間竄來的風雲雷電  都是你要讀的書

 

奶奶這本天書

真是無中生有  變幻萬千

日月能在她手中旋轉  飛行

雪花雨滴都是她書中的漣漪

 

我的目光一旦進入她心靈的深處

小鳥飛來就成了我讀的小字

小鳥啊耳聰目明  天天進入我天真的記憶

 

奶奶這本書真的神奇

竟然都藏在她的被窩

竄出的火花 一進入人生判斷

我就成了她閃耀的目光

悠悠韻味  呼喚著

我從無知走向有知

             1985.3.5初稿 2017.6.20修改

 

奶奶這本書

 

奶奶的語言

就是文字的符號

她一笑  一喊  都是一本大書的姿勢

 

激情藏在她的體內

伸手能穿破雲層  碧波不驚

倔強的信念  是花開的四季

彎腰就是故事射獵的弓箭

 

奶奶的心  有一座海洋

航行的大船  導引我向遠方眺望

閃電的故事在故鄉的原野上跳動

閃耀的道路在我的內部彎曲

 

她的神話是聊齋異的續集

坐在床上還編輯著《紅樓夢》書中沒有的香氣

一沙  一粒  一世界

在她眼中  亮的  暗的  出奇的萬端

波動著沉醉冷酷的漣漪

 

她的手放出一銀色的鳥

能帶著我在深夜的夢中飛行

敲敲窗上的玻璃

就可以看到有一毛驢超越山嶽的意義

 

潮汛來了她自己先醒

淚水還在炕頭上滴著

有的是在鐵鍋中的鐵勺上炒著

滿天的星星都讓她神幻一樣的眼睛說話了

連小鳥聽到聲音也癡迷在樹梢上

 

是她讓我能吹響唐詩中的牧笛

楊柳幾枝  一行白露

夜半鐘聲是張繼的絕句

讓你明白世上做人的磨礪與詩意

 

什麼是不常  什麼是奮發

陽光  星星  月牙的雲集

戰國的盔甲  漢代火陣

別看她手上沒有文本

卻能寫出彈無虛發的真實

 

風蕭蕭兮  她的心  壯士一去不復返

一腔熱血  瓦片式的帽子

晃動著衝鋒的身軀

冷卻了歷史  風塵僕僕

在黎明時刻擦亮的詞語

變成人生的奇跡

 

如果她貼近你耳朵說話

姑蘇城外的漁火一閃

會驚呆你肩膀上的汗珠

一生的叮囑  變成智慧在你心上發芽

                         2017618

 

和奶奶住過的小茅屋

 

這是人間星球上的小茅屋

破舊的蜷縮  躲在一個小巷

一棵棵小草彎曲著各自的前生與來世

奶奶就在這堭譯剪雱峈漱O量

 

有一雙伸展蒼茫的手

總在險中採集有形和無形

呼吸著那悠悠的月光

下幾片  就讓你去認識時間的聳立

 

她說:有一

翅膀上有一道潔白的閃光  仔細看看

這就是李白的詩句  打開一個酒瓶的缺口

酒香就流出了詩句百篇

心靈的揚帆  一越就是千年

 

如果風雨來了

她說  雷電就是藏在雲中的一頭獅子

一捆稻草就能綁住它的爪子

咱的小茅屋一昂頭  就能把它吞進肚

 

奶奶的神力  靠一個勤字

一伸手  地下就能響起馬蹄之聲

一座心的火爐  就是厚厚的棉被

讓它風刮不動  雨濕不透

 

歲月滄桑  季節變遷

歡喜憂傷  唯有她知真相

雨是它的汗水  雲是它的擦汗的毛巾

一揮手就能滋潤萬物

 

屋有暗燈亮

她一言不發  就會讓你的夢境啟程萬

煤油燈下  堆滿了聲音  幻想

綻放著花開花落的童話旺季

 

她的學問  藏在她的心窩

小茅屋婺硌g閃灼  魂牽夢繞的

神氣  讓你天天品讀

一個人字是怎樣在階梯上站立

              1983.10.2初稿,2014年改於北京九龍

 

我也是樹上的一小松鼠

 

調皮的奇形怪狀

就是樹上那小松鼠

奶奶為我翻動一頁頁手上的玄學

就把我的望舉到了樹梢

 

爬樹  爬樹

有與參天大樹擁抱的銳利

奶奶說  物華天寶的含意

就開花在半空一上一下的搖動

 

松鼠啊  是我的小兄弟

是它創造了古道之路  陌生的小謎語

我每每打開一部綠色的小辭典

就聽到了它在石壁斑駁之間歡呼

 

一旦我把手伸進佛光

高處的驚奇就是金頂的故事

奶奶說  人的機靈只要敢於越界

童心最敢推倒自然學的質疑

 

我天天將左手伸進春季

右手一舉  就看見藍色揚帆的詩句

在此時  家雖然貧窮  我卻敢

用松鼠的志氣在山巒上抒寫童年的樂曲

                   19825月春天

 

在春天的原野

 

一到百花為墨的春天

我就撒歡在濃郁滿坡的金田

奶奶是吃過花的人

款款走來  就是一位花衣仙女

 

小蜜蜂來了  唱著歌兒

與書桌的花朵舞蹈

奶奶口中唸詩  小舟就會沿著江水隨波逐流

我的小腳丫就是打擊樂

 

奶奶歡叫我  說你傻  你不傻

你一跑  就是一道閃電

一搖一動都是生命在竄芽

每一個姿勢  都是童話的銀星座

 

世事萬千  莫過於心

萬千年來  稚氣才是詩句

它是一朵朵開不敗的蓮花座

春天就是多彩的畫布  喊它一聲

就會流出一條狂熱友善的河

 

河堛漁鰝嶍漱F

有一條紅魚跳出它的影子

那就是你  奶奶說

小孩兒鬧野趣  變化萬端

陽光一笑  就有吟誦不盡的美麗

 

春江水暖  魚鳥相戲

奶奶就是我心中的爾克

搖動著小樹  小草  創新一個個世紀

起伏的火焰  就是她血脈中湧動的新鮮感知

                1983年初稿   2014.3月改於北京

 

傻孫子寫傻字

 

太陽一鬆手

就把我手中的掃帚變成了一

白雲劃著兩道銀河低下頭來

看我一個四歲的孩子怎樣在地上寫字

 

連家雀也來逗趣

唧唧喳喳  在半空評頭品足

風說:你速度太慢

石頭說  有點不會用筆

 

奶奶揮手驅散家雀

瞅著我瀟瀟灑灑的情緒

她說  寫字就清洗一串串鳥鳴

  快用激情抱起院內的巨石

 

驚醒  顫動的墨汁

彎轉中的露白  有點桃花源堛漫t寂

長長的筆  拖著歷史肋骨堿y出的遺風

舉筆的姿勢  就是歐陽修的隨意

 

月光繞著碾盤  五穀將碎銀撒下一地

大地的荒蕪  卻有閃閃的金粒

小小的院子就是一張紙

無拘無束  就是我日出月落的行跡

 

小孫子啊  甩著春天資訊就在院媔]

貴在赤腳  腳印上亮著你的膽識

用天生的靈氣  水晶般的翅膀

真情實感  寫出潔白無瑕的詩思

 

奶奶的叮囑

既有風  又有雨

筆墨如一條大江滾動不息

追索抽空了繁瑣  寧靜之中飛出了淡雅

爆發出了手上的神性和天意

 

樹上的葉子綠了

陽光在天上笑了

傻傻的樣子  寫著笨笨的字體

小院媞鴝韙F一個春花怒放的見識

                1983年春初稿 2014年改於北京

 

鄉村傍晚的蜻蜓

 

村頭劃過的夕陽  那光芒才是真的

群飛的蜻蜓飛來了

變成村頭孩子們歡呼雀躍的凝視

低調的小魚卻悄悄潛進了水底

 

我要飛翔  孩子的唱歌增添了一片濃意

漫無止境的措詞飛上了房頂

眾多的夢幻跳動在孩子的手指上

發狂的腳步是想學習蜻蜓的執著與靈氣

 

小樹枝變成了孩子遊戲的抄寫員

捉蜻蜓  一群孩子噴吐著狂放的失寵

小山村沖散了幾天來的寂靜與孤獨

想不到鬥蜻蜓成了一道道狂熱的節氣

 

浪漫天下  似影無影

飛上飛下  孩子奔波在潮濕的往返

奶奶在一邊

一邊用天鵝的靈動打開一片片嘎嘎之聲

 

硬化的煙雲飛走了

呼喊的噴泉變成山村青春在痙攣

唱啊跳啊  捉蜻蜓  學蜻蜓

小孩也變成奇幻的迷失

 

場院的交響  場院的笛鳴

撲著蜻蜓就是這堛犒C玩大賽場

一片片  一簇簇

受驚的太陽  躲躲閃閃向西劃去

 

鬧蜻蜓  起起伏伏的韻律

喚醒了村中摺疊多年的一本舊詩書

路邊的石頭睜眼一看  天上地下

無際的飛翔變成一片亮晶晶的明星

              1983春初稿  2014.7.2修改於北京

 

腳丫就是一枝筆

 

腳丫  腳丫  激動了房頂上的月牙

草垛上的寓言正與奶奶對話

奶奶一邊拉著我的手

一邊說  小腳丫就是天生的一寫字的筆

 

就在地上寫吧  會有小鳥來歌唱

會在地上竄出重疊的風雲

還有蠶繭的縱橫

山巒的挺立

 

奶奶的指導  半空中縈繞

鮮活的形體寫的就是我自己

暗示  比喻  那是一條脈絡的滾動

你看村前的土地  有了高山流水

你一站在這

就有鷹的姿勢  正借著你的目光

去穿越一個新世紀

 

小腳丫  能把沉重的光芒變成一聲聲歎息

還能把陽光變成多變的墨汁

腳丫沿著這條華文脈的路徑

用細節  用艱辛  高高低低

書寫著民族血性的繼續

 

小小腳丫  拍動著奶奶的心律

呱噠  呱噠  落地變成歌曲

用自身不息的韻律

彈響著奶奶的一陣陣的笑語

 

走啊走  就在村頭的土堆上

突然立起一片破雲吞月的雄姿

小小的棱角

擊碎眼前的遲疑

讓頑石呼喊   時間璀璨

 

奇啊奇  奶奶說著

就在小院的一條通道

就是豔麗的蝴蝶也捂不住的天真

太陽瞪眼尋問  這是誰寫的一部天書

                    1982.3月初稿 2017.6.19修改

 

在奶奶懷媗巨鴘漱戙咫戌

 

我從小在奶奶的被窩兒堙A聽她給我講歷史上的神話故事,其實這是一把開啟智能的鑰匙。古時候,在我們村前有一條河叫丹河,上源於丹穴山,也是現在的沂山

 

奶奶說  丹河水蜿蜒曲折幾百里

它有一種龍氣

射出的龍爪是一道道閃電

一旦噴出黑色的煙雲

龍軀就會出來撞個世界滿懷

 

這條龍一旦顯身

滿天都是霞光

它的尾巴一搖  花紋變成雪花

內藏無限殺機  災難暫態降臨

 

就在這堨X了一位神人

名字就叫丹朱  他的骨架隆起

有山的氣勢  一下子站在這條惡龍身上

用一根粗大樹技插進它的內臟

頓時血流成河  讓其跌落進井底

惡龍從此逝去

黎明鋪滿靈秀  大山高舉起歡呼的手臂

丹河水從此

變成了造福百姓的彌河

 

之後  丹朱又在此幫百姓播種莊稼

創造了用木犁種田的農耕時期

從此山岩上大樹聳起

河水流著透明的晶體

農莊堨|季百鳥鳴叫

變成了幾千年來最美好的史記

奶奶說  從此咱村的莊農

代代都讚美這個開天闢地的丹朱聖人

 

丹朱創造了這一片富的山巒

歷史的厚重代代延續

我站在彌河岸邊一喊  雙臂頓時生出兩支靈翼

衝動  搏擊  手臂還不停的竄出新枝

 

奶奶的神話變成了新生的神話

不屈的神智在我的懷中脫穎而出

十四歲推車種瓜栽樹  推著月光上山

頂著風雨在河邊解讀謎語 

肩胛骨架一下子張開

天天長著飛翔的勇氣

 

我的目光石頭不敢阻擋

我手中的陽光與風  能破陰暗中的一切鬼氣

丹朱的名字一喊

天上地下都會爆發雄獅的影子

                1999.3月初稿  2004.5月修正

 

奶奶從我的調皮中淘寶

 

小時  我不願變成長刺的小樹

我願變成一靈動的小鳥

啄著天上的月亮

無拘無束的在田頭撒歡

一起一落的姿勢

激動村前一片片花朵綠枝

 

跑吧  跳吧  我的孫子

杜鵑就是你的小兄弟

奶奶牽著我的手

就像放著一只風箏

在田頭  河邊  山岩

用想像收割著自己的滿意

 

奶奶最喜歡同我逗趣

想在天上戳個小洞  打開我靈性的開關

用手一點  天上的白雲就有竄芽

用手一揮  微風就躍過河堤

就這樣  一蹦一跳

彈動著村前那一片羊群在晃動脖子

 

奶奶就是一部育人的詞典

陽光一笑就能揭開書頁的亮麗

在春天的強光中

讓你的夢境穿越眼前的真實

 

我在奶奶身旁

沒有虛化  只有美麗

一次笑的燃燒  就會討出意想不到的歡喜

春江水暖  巧妙長在奶奶懷

我就是她用智慧澆綠的小樹

                      1983.5月初稿    2014.3.21修改於北京

 

夢幻中的翅膀

 

深夜間  不知從哪飛來的奇象

一下子使我身體減輕了份量

有一條長長的隧道  喊出一種

聲音  把我的激情變成了翅膀

 

牛魔王來了

歡叫著  說要帶我去天宮奇異的殿堂

高空閃灼的船帆高揚

牛魔王的彎角一挑

我就坐在了它的背上

 

瞬間  我來到了一個明亮的客廳

有一位美女  帶著我和牛魔王去捕一

只見她的手一伸就綻放綠樹

小鳥的歡鳴瞬間點燃了我的期望

 

牛魔王轉身推開了

一扇奇妙的天窗

遊動的眼力  飄浮著一片

豔麗的圖象

 

美女微笑著

露出了慈祥的真情

把天賜的溫情  掛在熾熱的螢幕上

彎下腰  她的乳房還能歌唱

 

她叫我  孩子

你把手伸過來  我贈你一顆永恆的寶石

走在路上  會全身閃耀輝煌

我的眼前轉眼雲飛鳥起

手上頓時閃耀著星光

 

就在我伸手之際

飛來一匹白馬

牛魔王一下子把我推到馬的背上

沙沙的風聲  只覺得身子越吹越涼

 

頓時夢醒了

順著蹄聲我從半空站在了地上

我摸了摸  想尋找一下我真身在何方

奶奶拍著我的胸部問

你的身體不停的躍動  是否又進入夢鄉

 

奶奶聽了我的述說

臉上頓閃一道亮光

說: 牛魔王是神智的化身

是他讓仙子將知識的寶石裝進你的心房

 

頭看天  天上有路

放眼遠望  淨界山上飛起了一條大江

從此  我的心中真像多了一座火爐

不停的為我點燃激情

飛起想像中的力量

                1983.3月初稿    2014.7.2修正

 

夢中的尋真

 

太陽向我一招手

我一下子就坐到了鷹的翅膀上

奶奶帶著我穿越霞光

有蟲  有鳥

還看到一座山峰

奶奶說:看真正的天宇就在這

 

一個老人瞬間在我眼前站起

給奶奶一個親切的手勢

一個聲音隆隆的傳來

起頭來  春天就在他的手上

 

陽光曬著這位奇人

他竟然是站在一滴水珠  常規打破  揮灑墨蹟

巧嘴的八哥飛來述說他的神秘

嘴媮棷眶o出一地莊稼的清香

 

仙境  實境  變幻無常

在我頭頂上落下了無數的雨滴

一些古詩  名句  在雨中滋潤著

鐘聲  絕句  敲打著心中的韻律

 

家的奇妙出現了

悠遠  清亮的砍柴之聲搖動楊柳幾枝

四面的雪山融化了  遍地花樹結果了

我再抬頭望去  老天爺站在天上

用眼睛看著我  點了點頭

我頓時醒了

 

蒼天啊  我是你的孩子

你在蒼天撒出的魔幻我抬頭就能看到

我只要在地上奔跑

就有更高的聲音引導我的自信力

 

奶奶說  孫子

上天給了無窮的神氣

詩句  火光  都在古老隕石冒出了詩意

陽光中的奇人是叫你點石成金

鮮美的一景是魚翔淺底

 

這真是一個甜蜜的夢境

奶奶的被窩

是我不停竄芽的濕地

奶奶用汗水敲打的靈性  聽到她給我的真音

我就變成了竹林七賢的弟子

                       1983年春   2017.6.21修正

 

夢境中的練字

 

推開老家窗戶上的桑皮

就是幾百年前那棵老槐樹

夜夜鋪著厚厚的月色

在半空中奮筆疾書

 

有時一筆下來 

我聽的則是風猛雨急

有時我一觀看  它又昂然挺立  一片蟬聲鋪地

這樹天天都在提昇

天天都在超越

有誰滴下的懷親的淚水  它還發出一聲聲的歎息

 

每到晚上  奶奶總撫摸著我的身體

說:孫子  你仔細聽聽

老槐樹又在天上抒懷  昨天寫的是遭遇轉折

今天這一章則是穿越時勢要戴的面具

有時陽光給它脫去長袍  就用滾滾肉身掃除陰影

虛化的筋骨群鳥會抬著它

踏著冰雪碎片  從時光之中緊急撤離

 

我就說  槐樹是一個老年留下的符號

霜天埵呇~不凋  你是怎麼知道它的心思

奶奶說  風聲和我有約定

我將耳朵貼近它  樹葉就會告訴我風雅的秘密

孫子  你抬頭看  陽光之下樹影就是老槐的一道新潑的墨蹟

 

奶奶的神秘在於語音繚繞

講的有快有慢  句句有膽有識

一陣風

一陣雨

句句都會深入到靈魂的深處

是她領我翻越高峰  用一個個小小的童話

就會延伸出千百年來結出的果實

 

這一夜  美妙蓋在我的身上

一棵老槐樹  葉片之歌充盈一身的豪氣

軀體想像的銀帆  在眼前飛揚

夢中的浪花  又在攀登遠方的高枝

一夜之間  我眼睛變成了透天的鏡子

              1985.4.2初稿  2014.6.5修改於北京

 

在樹下探測蟲與鳥的神秘

 

老家的新奇在於到處是樹

樹上有鳥語  有爬蟲

最吸引我的眼睛  對耳朵撞擊的

不亞於音樂交響的轟動

 

奶奶常帶我

進樹叢  捉蟬  聽鳥鳴

這些無字的語言

有驚奇  有恐懼  那種清澈  那種靈動

恨不能我也飛上天空  同它們比試

去穿越濃蔭的樹縫

 

早晨聽鳥語  與中午不同

黃昏  樹影  知了看見了松鼠

我卻恨那樹的鳥叫與蟬動

我要的是靜靜的腳步移動

進入流動的深層  捉住它

玩一玩  這個與眾不同的精靈

 

我在這兒  有點兒愚  有點兒笨

那輕輕的腳步  那討巧的手臂

最好是一個透明的天氣

小鳥昆蟲  鑽進白雲的衣裙

還有那鷹的翅膀一閃

江河奔湧  靜寂的天穹

 

我想看的就是兩鳥的相戀

一聲高  一聲低中的夢境

還有昆蟲創造的沉默

以及小鳥的猛烈  瘋狂

就是週邊的葉簇  紛紛的喧鬧

我也能強烈的用感知

凝結住自身的戰慄

 

在這堣ㄗ於讀一本書

看一場奇妙的戲

就學一小鳥吧

用自己靈動的翅膀躍動其間

尋找真實又是夢幻中的詩意

               1983.5月初稿   2017.6月修改

 

人生一部書

 

陽光揭開它每天新的一頁

那是時間的新文本

奶奶指著眼前的土地說

孫子:仔細看看

祖祖輩輩讀的就是這樣一本

博大驚天的藍天厚土

 

奶奶再指著遠山的雄偉

說:孫子看  這拔地而起的

是上天雕塑的擎天之柱

你喊它一聲出  就是一個出字

神仙把兩個山字疊在一起

就變成時運上升的動詞

 

你再看看村前這塊岩石  別看它沉默不語

風來它能唱歌  雨來它能擊鼓

它能折斷霹靂揮動的閃電

再看村前的河水

牽著浪花的小手  不停地彈著生命的樂曲

它的彎曲  就是智慧

指引著人生  若隱若現

穿越縱橫不屈的歷史

 

我雖住在低矮的小茅屋

一盞油燈卻夜夜燃發著光波的

奶奶用她神奇的鑰匙  打開它古道邊上的一角

天空  樹木  陰影  雷霆萬鈞

都是它引領前行的激動呼吸

 

小孫子  從一個小字開始

先學身邊這本奇書

仔細看  仔細想

天上之雲

地上之樹  凡塵中的肉身

有陽光的伸展  你能抓住一滴水珠

就能聽明白它流動的聲音

 

一滴明天下  萬物有玄機

對著藍天一聲吼  就能噴出千古豪氣

人生不怕小  小是一個詞

一動成妙語  它的跳動都是人間聖光的降臨

撒下你的汗珠吧

從一滴開始  就能拓出一個新世紀

                1983.3月初稿   2017.6.16修改

 

 烏鴉的無我之韻

 

烏鴉  閃動著翅膀從天而來

用一身黑色的偽裝  潛伏在房頂的樹技上

別看它醜陋的外形  歌聲卻唱得特別漂亮

 

我有點瞧不起它

也不用正眼看它的跳動

奶奶說:孫子

看人看事都不可光看貌相

深入塵世深處  才越聽韻味越濃

 

烏鴉是一神奇之鳥

一生操勞為眾生  簡約之聲是一種天籟之音

哇啊  哇啊  這是來自上天給它的生命玄音

絲絲入扣  只有它才能牽動心脈的真音

 

人生入世  不作過客

它哇哇一唱  驚動天魂   眾生直穿

是它告訴你  要小心被漂亮的時光咬傷

 

奶奶一席話

再看地上滿地的皺紋  它的玄音告訴我

這是鳥鴉闖蕩千古留下的詩文

哇  一聲無我之韻  唱響了生命之根

             1983.3月初稿   2017.6.16修改

            

             2019.6.12衷謝全詩由南京張曉陽笛長勞神代轉繁體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