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起心靈上的那盞明燈(組詩)

一把神奇的鑰匙2009.5.1

 

親愛的

當見到你的那一刻

就偷偷的將你鎖進我的心

帶你走進那片高山流水

讓你醉倒在我愛你的深處

 

聽說你手上有一片奇巧的原野

可以用無意去墾荒種地

你卻把一隻伴你前行的雄鷹放走了

問題出在一把鑰匙上

沒有在瞬間把它鎖住

 

人生最有一些一個最美好的   

有了這把善解人意的鑰匙

就會打開奇妙的鎖空  鎖住那片心靈中的綠意

撲面而來的飽滿的花香

讓那悠悠歲月

輕風拂面  富貴有餘

 

還要明白心上那一條條彎曲的筋脈

它能從高峰的源頭上取水

看五嶽四海  視野無極

陽光一撒就會珍珠滿地

 

可別忘了

雙手一定要把心帆舉起

青春就是一隻金鳥

它能透過撒在日月上的光乳

尋找到沙粒中的閃亮的秘密

 

人生不能沒有記憶

記憶中不能沒有鎖

那些伸胳膊伸腿的文字

挖掘出來  它會噴出隱藏的芬芳

 

人生都有一些神奇的迭落

貴在用好靈魂中那把開啟的鑰匙

有它一舉  豪情會穿越藍天

坎坷的石子上

還會揚起奮發有為的旗幟           

 

穿 2014. 5. 2

 

目光用真誠的流水

沖刷著時世的疲憊

用星火點亮的心靈

不停的在夢中排練歌劇

 

張口放出的幻語

不停地打造著人生的變形面具

只有用陽光把風霜洗淨了

才能看清世界的純粹

 

如果有黑色的潮

悄悄漫過來

只有挺起不屈的腰杆

才能戰勝身邊的亂石

 

眼前的樓群太多了

人啊   天天在穿越陷阱

   有山嶽聳立的胸懷

才能享受日光的美麗

 

日月的精明2014.5.8

 

人生的年輪

是用自己的腳步

一步一步在地上雕刻的

 

標點的符號

有點像星星的樣子

組成的浪花

日夜滾動新的潮汐

 

人能不老嗎

大樹的皺紋總是默默無語

一日

一月

在身邊緾繞  注視

只有它知道你身世的秘密         

 

怪味豆的日子2014.5.14

 

左一把雲彩

右一把空氣

懸念不停的在手上竄芽

 

酸辣

苦水

澆著身邊的土地

一只風箏飛起來說

這是大地的美

 

昨日的憂傷

今日的歡喜

就是一把怪味豆

 

品在心

撒滿行走的路上

 

 2014.7.28

 

前邊的車又堵了

竟然風也停了

身邊的觀音寺  下意識的一聲尖叫

 

每次入京

都想到天子腳下  看看新風景

竟然找不到一條穿越過橋的細縫

 

是誰在此借機生靈

剛停下車  就誦起了唐詩

——眼前一片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里船啊

 

隨之我也有了感應

長路漫漫  其修遠兮

流水的光陰時光短

穿直關卡無故人

 

放蕩的車流

遇上了攔河大壩

此地無銀  問時間

誰也繞不過磨難的一角

 

此時真相變成一只燕子

到藍天上穿個窟窿  坐的車變成一只飛舟

無阻無攔  穿虛而過無限空間                 

     

岩石上的風景線2016.3.15

 

一塊岩石

棲在山崖上

變成了一只鷹

 

它在唱歌

風信子來扯它的衣裳

一條藤蔓  拉著它的脖子

鞦韆

 

一場雨後

一切變得嬌潤新鮮

一只羊盯著它的樣子

笑了

 

岩石變成了一道風景線 

 

  氣勢不凡的小鎮2016.3.15

 

陽光奔跑

月光奔跑

站著不動的

只有那棵千年銀杏樹

 

星光在樹上閃灼

只有小鳥能讀懂這本書

聽聽它的歌聲你就知道

 

青山依舊  白髮飄飄

古鎮拉著千古潑來的月色

在地上書寫著自己的神力

 

人生在此有代代生機

蟬鳴不停的呼喊  知了  知了

是永不凋零的銀古樹創造的奇異

                                 

夜間行路2016.5.3

 

在夜色埵皜

看不見眼前的路程  多虧

心靈上點燃了一盞燈

 

我喊著路的名字

星星笑了笑  教我說

先識別山羊走過的腳印

 

騎馬走過山坡

雪要封山  多虧月光告訴我

路邊挺著一簇蘆葦  就是救星

 

學會自己同自己交談

用微笑對待冷漠

夜色就是友誼       

         

  2016.5.14

 

地球這是怎麼了

一會兒咳  一會兒發燒

不停的顫動地上的生命

 

火山噴出七月的彩霞

是想吸引誰的眼睛

竟然在太平洋上學驢打滾

 

是你在導引人

要學你的樣子嗎

物欲膨脹如潮  滑鼠搖曳一朵朵花

在電腦上討價還價

 

太陽出來了

指點沙漠上的一只駱駝搖著風玲

說:地球上的岩石都風化了

 

  

 

呆子是我

瘋子也是我

我一想到那首詩

就捧起滿地月光

蹦啊跳啊

就成了一隻迷路的蝴蝶

 

瘋是我的脾性

上能跑到月宮堛悸掘鶧

不敢去老子書屋堸搮D問法

另一半的我

常常跑到村前雪峰中去築古堡

迎著暴雨快速的去奔跑啊

噴湧著心中的一團團的火焰

把霞光扯成幕布

我演戲  能把一棵老桑樹變成魔王

 

與天對話

與心對舞

也許故土是引力的噴泉

我身上不停的竄芽

對著太陽綻放出一征霞光

世人總對我斜視

  天生的一個傻瓜

                                

2019.8.8 寄於山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