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詩潮”的震撼

                                          

想不到今年五月成了最不平凡的五月,我在北京忙了一陣支援汶川抗震救災的事之後,回到山東濰坊又一次受到了新的震撼。在詩人們的一次酒會上,有一位作家叫張國華他問我,汶川地震後有沒有感受到詩的新資訊,我說有。他說:這次詩來勢不凡,是建國後一次新的詩潮。我一想,他的這個提法很切入實際。我便說:“就叫五月詩潮吧!因為這是一個不平常的五月,是國難民災的五月,正因為汶川的地震突然爆發,才引發了這樣一個詩潮。”我的說法引起了詩人們的共鳴和一致認可。於是,這個五月詩潮的介定與提法就這樣產生了。接下來就是大家的一個新議題,如何編一份抗震救災的詩歌專刊,來證明這次詩潮的兇猛。恰在這時又引出一個故事,就是手機上的詩。不少詩友說,最近一段,手機上的詩也異常熱烈,這也是歷史上沒有過的事。

 

有一個詩人當場給我打開手機,看了一首詩:這首詩名叫:“孩子,快抓住媽媽的手——獻給在四川地震遇難的孩子們”,我看了非常感動,朋友們說何止是你感動,不少人看了都感動的流下了熱淚,所以才能廣泛流傳。他們說,在濰坊這首詩,已達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可見這首詩的震撼程度。一首詩流傳如此的廣,如此的快,見人便談、便議,這是我人生歷史上第一次遇到。我感到這是對人生的一種關注,詩重新關注人生,這就是這次詩潮的一個突出特點,詩能引起廣泛好評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對詩的發展將起到不可忽視的作用。下面我把這首詩的全文引在下面,以接受這一次心靈的震撼:

 

 

 

孩子,快抓住媽媽的手

■■獻給在四川地震遇難的孩子們

              佚名

孩子

抓住媽媽的手

去天堂的路太黑

我看不見你的手

 

媽媽

自從倒塌了土牆

陽光被奪走之後

我再也聽不到你親切的呼叫

再也見不到你

親情的眸

 

孩子

媽媽是怕你碰了頭

快抓住媽媽的手

去天堂的路上

應該沒有憂愁

在學校你有讀不完的課本

交不完的答卷

現在好了你可寬心的走

但你要記住

我和你爸的模樣

在來生來世

我們還要一起走

 

媽媽

你不要憂愁

天堂的路雖然有些擠

但有很多同學和朋友

我們都說不哭

哪一個孩子的媽媽

都是我們的媽媽

哪一個孩子

都是媽媽的好孩子

 

媽媽

在沒有我的日子

你就把愛

留給還活著的孩子吧

媽媽

你別哭

淚光照亮不了我們前行的路

我們自己的路

讓我們慢慢自已走

 

媽媽

我會記住

你和爸爸的模樣

記住我們的約定

來生來世一起走

 

2008514日請含淚傳給你關心災區的朋友。

 

在我傳播這首詩的過程中,不少朋友讀了這首詩幾乎都是熱淚盈眶,一邊讀,一邊哽咽。詩寫到這個份上,才真叫詩。這首詩是一面鏡子,可以照一照我們詩壇上的詩,詩的標準是什麼,不言而喻。可是聯想近幾年的詩,提倡詩的探索性和藝術性無可非議,但把人民拋在一邊,離開了對生命、對人類的關注,我認為不是一條可行之路。這首詩是對人性的寫照,是對真情的呼喚,是對詩性的回歸。於是才打動了數以千千萬人的熱讀和傳頌。可以講,是汶川地震的熱淚洗亮了我們詩的靈魂,在舉國上下抗震救災的日子堙A沉寂在人們心中的情感瞬間爆發,井噴一樣的詩情噴吐著對人生的熾愛和關切,超乎尋常。

 

我十分贊成鄉土詩人執行主編楊鐵光的語言,這一次“詩歌沒有缺席/詩人沒有失語”“這是一次一番九洲方園的親情整合/這是一場鄉土詩人方陣的生命演練”。的確,在地震爆裂的那一刻起,詩人們就站到了最前列,災難喚醒了人們的良知,詩人義不容辭,奮勇而起在呼喚人性的力量,不是詩人也寫起了詩,是用詩這種特殊的藝術方式,呼喚在災難面前要挺起中國人堅強的脊樑。幾乎舉國上下,處在一種抗震救災同舟共濟的詩海、詩潮之中。是詩在重新呼喚生死不離,是詩在重新呼喚息息相關,是詩在重新呼喚休戚與共,是詩在重新呼喚血肉相聯。是詩在重新呼喚“把悲痛化為力量/踏上征程迎接新的挑戰”。

 

這次詩潮,最鮮明不過的說明了一個詩的根本命題。詩必須和人民的命運相連,任何時候都不能背離人民。這次詩潮還出現了一個過去詩潮所沒有現象,就是波及面最廣、最大,從報刊上,網路上,手機上,從孩子到老人,由男人到女人,從上到下,由詩到歌、從古體詩到新詩、由國內到海外,涉及到了任何一個角落,是整個心靈和整個世界的一次大震撼。老軍旅詩人薛錫祥在他的“大愛和鳴”一詩中,這樣寫道:“我的淚流著你的淚/你的痛就是我的痛”“眾志成城/生死同根/中華世界/大愛和鳴”這就是這次大地震帶來的詩潮的真實寫照。過去說,國難出真詩,國難出詩人,一點都不錯,這次地震是一個壞事,但從另一個意義上說,它又喚回了人民的良知,懂得生命的根本意義。

 

河北省女詩人韓曉雲,在一首詩中這樣寫道:“活著真好/莫在意錢多錢少/汶川的震波/分不清你是乞丐還是富豪/活著真好/莫計較權大權小/汶川的斷壁/不認識你頭頂的幾尺官帽/活著真好/莫再為世態炎涼煩惱/汶川的廢墟/不知你豪情壯志是多少/請記住汶川地震的分分秒秒/倖存的生命/一次次演繹著愛的偉大/情操的崇高/請記住我時時刻刻在為你祈禱/珍惜這份情,這份愛吧/你會活得更好!”這就是汶川震盪給你對生命的重新思索和哲理,珍惜情與愛,我們這個世界才會更加美好。在商潮淹沒一切的情況下,對人生的價值重新思考一下,對那些被商品化浮躁了的心,不是一付鎮靜劑嗎?

 

再就是這次詩的湧起,在詩的藝術水準上,也顯得比較成熟,特別在現代藝術和傳統詩藝的融合上,大前進了一步。不論在選材上,攝取詩意的角度上,都有新的突破。我相信這次詩情的噴發,一定會出現流傳久遠的好詩。詩歌如何寫?藝術向何處方向探索發展,五月詩潮不是舉起了一面鮮亮的旗幟嗎?讓我們為這次詩潮歡呼吧,相信這個詩潮能給我們中國新詩的發展起到一個巨大的推動作用。

 

          2008610——15日寫於濰坊——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