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一號藝術高地

 

多少年來我一直在詩海上蕩漾仰望著遠航的銀帆俯視腳下的浪花啟動著心中的幻覺與夢幻只要有時間就不停地寫上幾首就像從樹上摘下一枚枚鮮果送給朋友去品嘗喜悅想不到到了晚年又添了一把漿登上了一條新舟進入了另一條更寬更廣的河渠不僅品詩意而且還天天品賞畫中的神氣在與書畫界人士熱切的交往中又獲得了更多更豐富的文學藝術的樂趣

 

這是一條意味豐厚的小舟,讓我駛進了一條古老與現代相結合的藝術之河,不停的把我的精神浸入到無際的幻景深處,感受到竄出水花的彈動的意境,享受多姿多彩的藝術風情,這些領域有超於現實表象的本質,就在這種創與思的路程上,我也開闢著自己的新路。

 

記得在北京第一次去宋莊是在2006當時我在《農民日報》辦“大地書畫”專欄,為了多發表一些好的書畫作品,就需要同書畫界接觸交流。宋莊位於通州區一個較偏遠的村落,這個地方雲集著北京不少書畫家,因為這個地方離北京城區較遠,所以比較寧靜,房租比較便宜,適於一些在困惑中跋涉的藝術家的生存。宋莊是一個很大的鄉鎮,進村的大門就懸寫著“中國宋莊”四個大字。顯示著它的個性,地位與獨特性。這說明它不僅是通州的一個村莊,還涵蓋著周圍的一些村莊,更是一個中國的大宋莊。我第一次去宋莊,不是進宋莊的村內,而是到了離宋莊有一段距離的一個小村子,是應山東威海市一位畫家邀請而去的,這位畫家主要以畫船為主,年齡在六十歲以上

,但創新能力很強,很有追求,而且作品多是抽象性寫意性的,他也遇到不少困惑,就是很少有人來買他的畫,賣畫必須找熟人拉關係,所以,他仍處在一種艱難的生活之中,他這樣的畫家,在宋莊並不少見。那天在吃午飯的時候,他就約了同村的幾位書畫家,還請我們農民日報大地書畫幾位編輯看他們幾個人的作品,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探索與開拓,在各自心中對世界都有不同的感悟,他們用不同的光與彩,黑與白的線條,顯示著各種藝術品的神奇與創意。在飯桌上當聽到我們對他們的高度評價時,他們心情特別愉悅,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就變得無拘無束

,顯示出了藝術家獨有的豪情與膽氣,當我們向他們約稿時,他們真情的呼喊著:“請你們放心吧

,我們的作品,一定會創出國家一流的水準,為我們的民族爭光,為偉大的祖國爭氣。”雖然這次交流時間不長,但他們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令人感動。使我們看到了宋莊書畫家的不落俗套的發展潛力。當然我們在宋莊接觸書畫家不僅僅是一次而是無數次甚至是一些在國家有名的書畫家也都成了我們的至交  

 

在這期間不少朋友說宋莊的書畫藝術基本都沿襲了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展示出的是一般人都能理解的藝術水準如果要想打開書畫藝術的高層境界揭示藝術的真實奧秘還是要到798藝術區所謂798藝術區 就是在朝陽區九仙橋一帶過去的一個舊兵工廠改革開放後被藝術家將這片舊址進行了改造,打造成了北京最繁華的書畫藝術之地有不少藝術家為了躲避市內的喧囂來到了此處有人將美麗的藍天點綴成風雲湧動投射到了書畫家的宣紙上變成了奇形怪狀的畫面我們可以從他書畫的宣紙上聽到新時代的呼喚如果拿798的作品與宋莊的書畫相比較那是更加神化了的現實是將心靈中的意象進一步戲劇化魔幻化了很多畫作力戒前人窠臼營構出前人從沒有過的奇異構圖因而知名度也越來越高來往到798的參觀者也比較多,不僅是中國人,還有不少外國人我在798不僅熟悉了一些知名書畫家,還幫助上海一位女畫家在此搞過畫展,她的專長是畫女性人物的,女性的一姿一態似乎都與古代有關,看似現實又不現實,人們只要看到她不凡的畫頁就會喚醒一些歷史回憶,牽動感情層面是多方面的遐想,有一種夢幻的氣氛,她能在時代的陽光下,創造出了這樣一種神秘色彩還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還有一些女性欣賞者讚著,當場還真有人進行購買說明她的書畫還是有市場的。在798參展的大部分都是具有創新活力的書畫家,不論你從哪個角度看,作品都具有一些神秘的色彩,有的是綜合性立體主義者,以線條色彩為主,有透視,也有色彩明暗的烘托,還有一些畫頁與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相吻合內涵了一種潛意識。還有的用鉛筆墨水或木炭筆,用水彩或木粉,看似隨意的在畫紙上抺幾筆,卻注入了鮮活的氣息。這埵釭o畫國畫在這片充滿奇彩異景的世界不少作品以黑與白為主宰色彩變得寧靜廣闊,具有天才的創新和超人的想像力,有的作品灼人眼目,創造和象徵著藝術發展的新時期我們在這堭`被一些大畫家的創作方式所折服他們緊緊抓住大自然的眉眼特徵並注重東方式的嚴謹飽滿也就是常說的有一種再由造成驚險再破險。我們常稱這類作品意境深格調高因為我喜歡寫詩我就說798藝術區不少藝術作品傾向於詩詩變成了一些書畫濃縮的晶體包含了作品內涵的高度所以說是詩帶他們走進了書畫藝術的深度於是我就說798是一座詩書畫藝術的殿堂!”

 

意想不到的是北京一號地藝術區再一次打開了我們的藝術視野一號地也是中國最高端的藝術區這塊神奇的藝術之地超越了798藝術區這個藝術區聳立在北京通往飛機場的路上

這塊藝術區佔據2700畝土地是國際頂級藝術區也是中國國際藝術品的展示交易區它內分六個區一區是以藝術為主題的公園載體也是中國當代藝術同國際交流的中心區二區是中國傳統文化與中華絕學薈萃之地三區為中國現代都市農業風光園中的藝術區四區是具有鮑豪斯建築風格的當代藝術展示區五區是農業生態走廊區六區是具有徽派四合院風格的藝術村落這六個區呈現了全方位多元化功能的藝術平臺也是亞洲當前最大的最引人注目的綜合性藝術產業園這座一號地聚集了巨大的文化資源和社會力量這片藝術區它不再是前邊講的那種創作意義上的畫家村而是起導航作用的以包容態勢跨藝術門類的真正意義上的藝術博物園

 

我們能來到一號藝術區,也是一個機緣,有位好朋友要去會一位朋友,他問我們去不去玩一次,就這樣坐著他們的車,進入了一號地。意想不到的是,這堻漪O一片西方建築群體,看到這樣的建築使人的心情氣氛全都改變了,特別是看到建築的那些雕塑和牆壁上的油畫,都是一些勾魂攝魄之作,作品的造型大膽,色彩變化多端,不少油畫、雕塑形體離奇怪誕,讓人有一種進入到天馬行空的幻覺世界堛熒P覺,只要仔細的看一下你就會就有新的感知,不少作品能把人類的靈魂最深處的感情,欲望,以及本能,赤裸裸的表露出來,我們在一個展室看到了畢加索的作品,通過作品可以看到他冷靜的直面生活中的反常現象,以及他的狂熱與荒唐,同時也感受到了人類的殘忍與猙獰的形象。他有一幅“浴女坐像”畫的是一位雙手抱膝悠然坐於海濱的少女,表面看起來閒適優雅,畫中卻暗藏著隨時可能到來的危險,而那副空洞的骨架也給人一種馬上到來的坍塌風險。也許畫的是一種夢中的景象吧。畢加索不少作品都採用了這種超現實主義的極度誇張變形的畫法,充滿著濃厚的荒誕氣息。這類作品不僅表現在畢加索身上,還有一些世界級的油畫,也荒誕得很,這媄鉿酗ㄓ盓@品都以自然形態為指導,從一種形體變化成另一種形態,將人物形態變成了一種象形符號,畢加索的一生創作出了不少寫實意味的作品,什麼立體主義,表現主義,他的畫靈活多樣,很富有戲劇性,會使人產生一種奧妙無窮的感覺。

 

有一位短命畫家莫迪堛尼,他畫的裸體女人,給人一種柔和的節奏感,長長的手臂一直伸展在兩腿之間,在她橫向展開狀態的韻律堙A給人一種強烈的剌激感,他的一生只活了卅年,被世界稱為短命畫家。留下的畫作不多,卻成為千古絕唱。我們幾位觀看者,仔細探尋了莫迪堛尼畫的特點,他的基本畫法都展示在它的伸與曲上,給人的感覺是憑直覺伸,憑直覺曲,畫中情感都寄寓於伸與曲之間。伸與曲是一種動態,也是一種水流,形成了人們常說的誇張與變形,這種造型形成了用筆之中的層次與深度,我們覺得他的畫風也符合了中國書畫中的筆墨神韻。我們一邊看一邊遐想,幾乎沒有什麼話語,令人驚訝的是畫內所用的各種色調,線條爆發出的隱含,以及採用不同的形式,創造出的不同的內容,它用書畫藝術告訴了我們,任何創造都是形成於形式,也苦難於形式之中,書畫家的思想,探求,意境,都產生於形式的骨髓之中。在這片具有國際意義的藝術區我們觀賞著思索著頓時悟到,如果中國的傳統書畫方式不同世界上這些大師的藝術思維相對接那麼如何來創造自己藝術的高端呢當下,這塊藝術區已經形成了東西方藝術產業創新結構互動的聯手一樣方式也是綻放激情與藝術魅力的尖端區你想一下,站在這樣的尖端藝術區,仰望著一件件世界上留下的神奇藝術珍品,面對著這一片繁榮多樣色彩繽紛的藝術世界,你就會感到地球在一天天縮小,文化藝術在不停的握手交融,那麼,做為一個有作為的書法藝術家,如何繼承民族的傳統和創新發展呢?你真的不喜歡畢加索和莫奈這些繪畫藝術大師的作品嗎?只有打開自己的胸懷和眼界,就會高懸於一切遐思之上,此時有一刻值千金收穫之感。實際上這一座藝術區是一個新時代藝術發展的比較點比賽點起跑點繁榮點。如果你在這婸{真的吸收精華,隨著日月的旋轉自己筆下的作品也會熠熠生輝!

 

北京這座一號藝術高地,也有張大千李可染級的大書畫家作品在此展出,但更多的是融入了美國、法國、義大利、瑞典、挪威、韓國等多個國家的藝術家近五十多人藝術作品,中國藝術家包括臺灣的也有近五百多人在此聚展,同時,具有國際意義的藝術家在這堣]結下了深厚的情緣。我能到這堙A就是一次藝術的機緣與發現,就是與國際化的一種對接與靠近,也是新的藝術人生的開始,我在一號藝術高地得到的靈感與呼喚,使我對藝術的創新有了新的激情與噴發,當時我就想,我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這次在一號地參觀使我又得到了青春的活力、它擴展了我的眼界,提升了我的藝術水準,這都是前所未有的。人生路上的升降起伏,都是靠自身靈感的琴鍵去奮力彈奏的。我發現我也是一個時代的彈奏手,筆就是我手指下的琴鍵,眼前的藝術作品就是我開始彈奏的範本,此時受到藝術愛神的激勵,我相信自己也會變成一位彈琴的高手,在未來的歲月之中,彈奏出高山流水一樣的如鮮花綻放的藝術新品,在前行的路上留下自己閃光的腳印。

                                                             

 2013.3.16記於北京九龍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