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在無限的詩空

 

 序曉陽詩集《落日雞鳴山下路》

 

人生走在自己的路上,都會有自己的追求和夢想。都想把視覺納入到自己的靈魂深處,開發出自己的才智,為國家為民族留下一些寶貴的精神財富。其實這也是一條艱苦的探尋之路。在這條路上,有的人走的是一條捷徑,想辦法去找到自己的突發點,然後靠幾個亮點創造出自己的成功。有的人則是靠一種執著和勤奮,把自己的愛好和生命融在一起,放棄身邊的許多雜事,執著的堅持自己的愛好,奮發一生,創造一生,靠自信心創造出生命的輝煌。我覺得詩人張曉陽就是一位非常勤奮執著的人。在前行的路上,他不耍手腕兒,而是執著的把詩與文化作為自己終生的追求與責任。特別是在進入晚年以後,他以超常心態,開發著自己的內心,終於進入了文學創作的爆發期,短短幾年就出版了詩集西風秋雨瘦竹》《人在深秋酒在等共八部,走進眾妙之門》《青史有淚亦有夢等散文、小說、人物傳記十餘部。其中亂世學魂----王國維詩傳》《從山海經到紅樓夢兩部詩集獲中國作家創作論壇一等獎,長詩易經的天空組詩二十四橋明月夜獲中國網路文學精品特等獎,十五的江南月獲臺灣《葡萄園》詩刊創刊五十週年詩歌大獎,成為詩壇一位充滿創新活力、以重磅作品影響國內外的詩人,這真是令人驚歎的成功之路。           

剛剛進入2020年的二月,他從郵箱發信息告訴我,說今年還要再出一本新詩集,書名叫落日雞鳴山下路。讓我看看書內新選的詩文,然後寫篇序文。這真讓我有點激動,同時也產生了幸福感。因為我們之間有著不凡的交往。從年齡上看,我同曉陽差不多,也進入了八十歲的老齡化。從工作經歷上看,我們又都是戰友,他從部隊轉業是在1971年,我是1978年。最重要的我們是由詩結緣,近幾年我們在詩創作方面有著不斷的交流。我發現他與一般詩人的不同之處,就是善於把握現實生活中的各種素材。而這些素材一旦進入了他的視野,就會注入自己新穎的生命力,構成美妙的詩句,創造出自己詩的宇宙。寫詩的人都知道,要寫出一首好詩是不容易的,往往會出現一種表面化、缺乏內在的深沉。那麼張曉陽是怎麼樣突破這個難點的呢?他的著眼點,就是首先揭開事件的表面覆蓋,然後開掘自己心靈的深處。他有一首是寫他的家鄉沐陽老地名的詩,詩中寫道,一個個老地名,留住的是一個千年古縣的歷史記憶:——

任歲月被枯黃的落葉覆蓋

淚濕的懷念被揉碎成

一片蘇北大地的迷細雨

任斑駁的牆影

演繹著醉人的歷史典故

 

老地名與靈魂之間

總是有著永恆的貫通

在時代的演進中

撫摸歷史的脈搏

今晚我的腳步

碰落下一聲聲秋蟲的啼鳴

       這是一雙多麼銳利的眼睛。曉陽回到沐陽,一下子就將歲月枯黃的落葉掃去,揭開了歷史沉澱中的一個畫面。細品著這個地名與人的典故,靈魂瞬間就有了貫通,終於,他撫摸到了歷史跳動的脈搏。有景有情。突然一聲秋蟲的啼鳴,喚醒了他多少年對故土原生態的期盼。曉陽說過:生活的詩意和詩意的生活,是一種生命精神。在這首詩中,就展現了他對這片土地的一種生命精神:詩書傳家,在文化的長河/感悟生命的底色/沿著內心一條熟悉的小路/在風雨的跋涉中接力前行”。此詩用一個故土的地名,開掘出了自己對故土久久懷念的精神世界。就這樣,在文化的長河/感悟生命的底色/沿著內心一條熟悉的小路/在風雨的跋涉中接力前行//文化,讓靈魂回家/文化,讓老人年輕/沉迷於翰墨/癡情於詩書/生命在一代代的不斷求索中永恆”。曉陽用這首詩,生意盎然的展出了沐陽這片神奇土地的力量。這是多麼可愛的家鄉啊!

詩歌,作為一個民族文化,是不可替代的聖殿。詩的出現與文化的發源及宗教、神話都是密切相連的,所以一些傳世百代的著名詩人被尊為具有洞察力的預言家。從中可以看出詩的神奇力量。詩能預示未來,開拓始源的夢境。甚至可以講,如果世界上沒有詩,就不可能知道歷史文化的復興與繁盛。中國歷史上的《詩經》《楚辭》,都是中國幾千年來歷史文化奠基性的文本。從詩界的角度來看,這些古典詩詞,它的經典性和審美觀念,就燈塔一樣,引導著中華大地詩歌創新發展及一代代的發展進程。不少古典詩詞正是由於它的深厚隱含,閱讀起來仍然讓現代人默然起敬。我們現在來研究歷史,審讀古典詩詞,不僅僅是一種交流,實際是時間軸上的一種承接。我們可以不停的從它的身上獲取源泉的力量和創新精神。曉陽在他的這本詩集中,有一段隨感就寫得很好。他說:“詩人同中外歷史的對接,實際是一種隱密的對峙,燃燒中的對峙。歷史告訴我們,沒有這種對峙和燃燒,劃時代的、里程碑式的大詩人就不會誕生”。這些年來,曉陽就用這種精神寫了不少這樣的詩。例如他寫的西風秋雨瘦竹》《江南秋吟》《人在深秋酒在壺還有長詩易經的天空等,就有這種心靈光芒的對接。在這本詩集中,他寫了這樣一些燃燒中的對峙之感悟。在一首夢遇李白中,他寫道:

         過長幹橋,登梅崗

時間穿越記憶

恍恍惚惚中

我就看到了大唐開元盛世

……

靈魂貼近風鈴的鈴壁

與詩仙在月下相遇

心中的痛成了一種常態

我看到

您在從被埋掉的黑暗

提取呼吸

……

淋濕了大唐詩人的傳奇

夜色朦朦朧朧,若夢若醒

千年穿越

浩浩星空竟然如此的冷峻……

這是一首內在美的詩。一首具有高雅的情致和野外風韻的詩情,一下子就淋濕了大唐詩人的傳奇/夜色朦朦朧朧,若夢若醒/千年穿越/浩浩星空竟然如此的冷峻……”顯示出了李白這位桂冠詩人的卓越性。曉陽的夢遇,就是為了探求歷史,就是為了奠基於詩的現實,敲開一條未來創新之門。曉陽有一位老詩友周桂林,他也是一位癡迷於中國歷史文化的人。他致力於書法藝術的創作,把精力主要放在書寫歷史的書典上,於是張曉陽就寫了一首讚頌他的詩:鐵畫銀鉤,在時代的風雲中/筆走龍蛇,昨夜的夢幻/高舉過頭頂/綿綿情思落於筆尖/一幅幅古老的方塊字/在您的筆下有了生命/豎起的是一座歷史的豐碑”

一筆一劃,風起雲湧

是流淌的沐河翻卷的浪波

     

點橫豎直以光的波長

穿行於記憶和肉體

千年的文化底蘊

在時間的流水中驚心動魄……

曉陽的詩是活生生的現實和歷史文化機體的融合,詩人的心靈受到這種融合的觸動與撞擊,一首詩就會在瞬間完成了。就夢中突然受胎一樣,很快就生下了孩子。讀這樣的詩,不僅僅是領略了一種詩意的產生,還會給你花朵綻放的美感。所以這樣的詩決定著詩未來的命運。我相信它會永久的活下去。他在一首寫爾克《杜伊諾哀歌》讀後感中寫道:

詩中有情,詩中有愛

詩中有美,詩中有魂

詩中有

滋潤所有生命的一脈清泉

 

只要飲了這脈清泉

你就能夠

在這個世界上死而復生

這就是他的詩產生的神聖性。只要飲了這脈清泉,你就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死而復生。這實際是一種靈魂的生。這就是詩的生命力和偉大性。張曉陽的詩,由於重視對歷史文化的發掘與開發,所以就有了對歷史文化的一種喚醒,它就是死而復生的力量。近些年來,他大量的對古往今來的題材進行開發與寫作,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和高度。我相信,他的詩會有永恆價值的取向。讀他的詩,總有一種頭腦冷靜的醒悟,並受到一些不凡的啟迪,從中感受到一種生生不息的力量。

張曉陽的心靈與感覺,都是為詩而存在,為詩而前行。因為有詩,他身上就永遠保持著年輕人的朝氣與活力。每寫一首詩,都會勃發出他的青春靈性與智慧。在他的面前,世界上出現的聲音及話語,有些是千奇百怪的,但都會給他一種緊迫感。還會向他傳達出一種新的資訊,喚起他對生活的沉痛或是近似乎殘酷的思考。他的不凡之處就是能迅速發現事物的內,能從現象的間斷或間隙中抓住詩的本質。在他的隨感錄中就有一段話:詩人應該保持一種獨立、自由、擔當的精神、稟賦和人格姿勢,堅持走自己的路”。這就是他人生與詩的主體性。有了這種擔當精神,他所觸到的一切事物都會出現詩的變形與鑄造,使詩的形象走入他的視野之中。下這一段詩,就是他心靈的寫照:為民做事天之道/血跡斑斑,赫赫一字震人心//感動生命的底色/在歷史風雲中穿行/以詩傳情,以賦傳道/打撈的歲月是深處的記憶”。這就是他毫無疏漏的敏感性,用力把握現實的創新力量。

今年初春,冠狀病毒這個病魔突然顯現在大地上,殘害著無數的生靈,給人們造成了無法阻擋的恐懼感。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個為民做事天之道的詩人,能心安嗎?於是他連續不斷的寫了幾首抗疫情的詩

風聲緊,寒冷的江濤

翻滾著末世的恐懼

趕緊把自己關進籠子

再戴上防毒面具

這密不透風的隔離

讓一個老朽

從此高枕無憂,無懈可擊

 

在這蝙蝠亂舞的午夜

難以入夢,失眠的我

側耳靜聽古老的天界寺

從那不可知的年代傳來的

武漢,心湖北

躺進醫院的

那些被病毒綁架的同胞

一腔血急劇升溫

放下手機,亂攻心

從一扇虛擬的窗口窺破星空

此首詩真誠的寫出了詩人的心境。他在亂攻心的情況下,窺破星空,用自己心靈的世界,體驗著這場疫情的嚴酷:

詩的大門打開了

我們發現神性的光輝

靈光中的耶穌

還有這個世界的真善與美

做一個詩人吧!

涉人生的激流

探人生的深淵

在一個虛幻的世界

去尋找自己生命的根基

當詩人看到大地上善良的人群,他們應有的光輝和幸福竟遭到了這場疫情的毀滅,他的意識覺醒了,進而表達出一種精神的亢奮。他要去尋找自己生命的根基。這個根基是什麼呢?就是宇宙與人的和諧。宇宙從混沌中產生,人就是宇宙的孩子。人類必須愛護宇宙的大自然生態。你不能破壞大自然的生態環境。這次疫情的產生就與生態環境破壞有關,人類的根基遭到了混亂與破壞,人類就要遭受到大自然的報復。這種詩意的揭示,就把生命的本質顯示出來了。眼前混沌的迷霧也就澄清了。曉陽在詩中又寫道:以在場的方式對待這個世界/我這一生還沒有學會逃避/天道無界,宇宙無邊/在虛無中種花,我渴望完美如初” ,這就是詩人對現實的呼喚和用詩敲響的警

詩人在詩中的這種感情的奔放,是現代詩威力的一種展示。只要有愛的存在,就會有詩閃光。時代出現一些變異與奇象,躲不開詩人胸懷大義的銳利目光。這就是一個有正義感和不屈精神的詩人給我們的榜樣。然詩人呼吸著這個和諧宇宙的空氣,寫出了宇宙的真善美,創造出了詩的永恆生命,藝術的永存,那就讓我們為他祈禱和祝福吧,祝他永遠飛翔在無限的詩空堙K…

 

2020219----26日草於山東濰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