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正氣  新了陽光

——讀馬明東的詩

                                       

    詩人馬明東,筆名為木劍。這幾年寫了不少新詩。我在北京編《稻香湖》詩刊時,就讀他的詩,轉眼也有十幾年了。現在,他是山東省一位有影嚮力的詩人了。評論家、作家、詩人,《大眾日報》社副刊部主編逄春階對他的詩,有專門的評價,說:喻他的詩直入人心,震撼心靈,他的詩化真為美,化善為美,化道為美。他的詩歌具有新穎的角度、心靈的力量、細節的魅力。他的詩歌在思想感情,藝術風格等方面達到了極高的藝術境界。透過他的詩歌文本,我看到他作為真正詩人的胸懷、境界、品味和尊嚴。他的創作心態、文本的價值都讓我感到了詩歌藝術本質的東西。」我認為這一段話,從馬東明詩的各個則面,非常準確的評價了他詩的藝術風格與個性,那就是直入心靈,有很強的震撼力,他是一位地道的背負大地使命,懷著對人生與民族敬畏的、很有歷史特質的實力派詩人。

    他的詩歌立足腳下這片厚土,由最初的單純一步步走向了厚重、銳利與成熟。從他的詩作看,他把自己的生命已全部交給了詩歌,詩歌創作已成為他的本命。他在對社會的已知與未知,迷茫與洞徹,質疑與抗爭、感知與超越中,找到了自己時空的座標,抒寫了對現時的真情與對神明的期待。從詩的本質上看,也寫出了詩的最高真實,展示出了詩的強大藝術力量,以及對人生內在生命力的撞擊性。

    從時代的蓬勃急速發展來看,對詩的壯闊前景也要從高處著眼,我們民族正在企及新詩的新高度,新尖端,來立足於世界之上。但是,從物慾橫流的繁雜社會來看,一個詩人要想靠寫詩來養活自己,靠詩來賺錢,或者當一個大公司的董事長,幾乎是一個夢幻。是的,是時代給了你一方熱土,人民給你了一支筆,如何去為人民呼喊,做一個真正的詩人與藝術家,這是要為此付出生命與代價的。當代的詩壇,的確是出現了一些為詩而執著寫作和奮發有為的詩人,他們寫的詩探索性和開拓性都極強,值得時代肯定,歷史認可。我們要為之鼓掌。但也出現了一些飄浮物種,浮在生活的表層,進行表層的歌詠,並把整個詩的建築構圖放在了表層的物相上,忽略了詩的核心生命。這是一種詩壇上的貧血性的象徵。值得我們重視和研究,特別對於那些默默無聞,勤奮耕耘的,潛入生活深層的,敢於揭示生活中的假美和恐怖,以及透視了腐敗疾病的真實的詩人寫出來的詩,我們要看到這種詩具有一種喚醒、抵禦、震撼與抗爭的力量,是值得重視的好現象。

    一個具有偉大理想又敢於立志的詩人,他站的高處,甚至連飛鳥也很難飛得上去,他的認識是人類足跡極少到過的高處,在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上己經出現不少這樣的大詩人,創作出了大批經典詩篇,讓我們仰慕。他們以一種無法抵禦的清醒述說了詩是民心,詩是神意的秘笈,並把生活中無法估量的痛苦自覺的強壓在自己身上,他以自己的真情來面對眼前的殘酷、善良,既非凡又不可理喻的現實,並在這種現實中發現了詩神之路,創作出了自己的優秀詩篇,既豐富又多彩,是一種永無止境的探求與發現,所以,他們的詩路顯得柔情萬千,博大壯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詩意開拓者。

    也許是這種歷史使命的呼喚,使我在讀馬明東的詩時,耳邊頓時響起了一種震撼心靈的聲音:「我來了!」這個聲音在說:「詩是小孩子,由母親領著,向未知的世界打開自己。」 「未知的世界並非我們的肉眼所見,而是第三只眼睛的詩意發現。打開自己就是把自己生命的全部熱情放進詩的文本之中,展開想像,精神嚮往」。這個聲音就是馬明東的真誠詩聲,他要把天精、地氣、人慧的產物,三才合一,走向一個新詩的境界。象徵是語言文字的寶庫。馬明東的理念是想把自己的詩作為一種象徵姿態的表現藝術。我認為這種理念很具有詩的活化性和美感的昂立性。是對詩歌藝術精品意識的高標準要求。

    他的這種飛翔,是在所有詩歌的千里之上。

    在物化的世界堙A他詩的眼睛特別銳利,他在一首《詩人重生》中這樣寫道:

             我鑽進了我的頭顱

             去檢驗我的細胞隊伍

             查看某些堡壘陣地

 

             人格境界絆倒了我

             我爬起來看他們的冤屈

             放走我吧,請讓我

             從你的耳邊逃走好嗎

 

             真誠坐在路邊

             像抽泣的美人

             我的主,我是你的孩子

             我們相依為命,難有作為

             讓我去找有錢有勢的人

 

             純真站在路口

             像迷途的老人

             一見到我就老淚縱橫

 

    物化使一切失真,變異,物的險惡在於它能把一切徹頭徹尾的去虛偽化,在這個世界堙A錢變成了最有價值的東西,只有錢能說話,不僅有臉面,還有勢力,否則你只能是「低頭沉默」。或者是學著違背良心,投機取巧,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真誠又在哪裡呢?你只能是「抽泣的美人」,或者是「老淚縱橫」的迷途老人。如果,你不想迎合這種世俗,就學點自我保護的本領,限制著自己的聽覺、視覺,對人原生的本能保持著一種謹慎與智慮。我認為,在這種物慾橫流、甚至無法抵禦的情況下,詩人的良知不能喪失,所以詩人只能:

               以我眼角的遺淚做藥引

               配以想像、意境、風骨

               我腦海堥漕ワ磡}的魂靈

               製成良藥,內服療傷

               外洗淨身,我死而復生

這樣的詩,是現時對良知的閃現,在這種形勢下,任何精神上的衰弱,或者對正確理念的消化不良,都會使邪惡表現化或瘋狂起來。人必須有一種自強不息的精神,來「外洗淨身,死而復生」。

    他在《一夢》一詩中對這種惡劣的現實作了詩意的刻劃:

               一夜  月明風清

               上帝為啥換了這副模樣

               狀如動漫  指著我說  明東先生

               金錢何用  高糖血脂  唇邊把關

               寬敞豪宅  裝滿孤獨  慾望如海

               滅了詩意  高檔遊戲  空了心靈

               等到以錢買命  錢則沒了意義

 

              一輪紅日  新了忙碌

 

    當一個正直的詩人,面對這種親自目擊的現實,從直觀感物到物我親和,再到賜予物以內在的生命變成人的形態,發出對人生真誠的勸說,這是一個奇美的畫面,上帝的聖潔使天地萬象變為有情化與審美化的過程,這種人生與審美詩意的創新與凝聚,只能在純詩中得以呈現。物化看起來價值無限,其實對人類來講,最有價值的是精神深層的淨化,這才是人生最高的價值,詩能把心靈從現實的重負下解放出來,去啟發人們對自身價值有一個新的領悟。

              操場  我血性尊嚴的鋪展

              我是被現代教育看重

              日見升值的存在

              一年一級的學生

              踏我掌聲而來

              牽我視線走遠

              健康等於一

              一後面的零

              才是功名利祿

              當我為這簡單的數字激動時

              從牆外吹過頭頂的風

              正為我的幸福盡情歡呼

 

    現在的確是功名利祿征服了人生,當一個社會不再重視生命時,一切的教化都不再是靈魂的救命之藥了,如果人失去了內心的平衡,失去了抗拒自然的本能,這也就是失去了人生的「自我」,詩以民而生,詩又以民而存。我發現馬明東詩的高端之處,在於他表達出了詩是人民的心聲,他寫得很大膽,很有穿透力,我看了他的詩以後,對他也有些擔心,怕讓那些不懷正義的眼睛看了他的詩會來找他的麻煩。臨朐在八十年代初,就有幾個詩人,詩寫得比較大膽,當時差一點把他們打成另類,為了保護詩的尊嚴,我曾找到市裡主要領導為此打過抱不平。當然現在時代變了,習近平領導的國家給了民眾一個敞開胸懷的天地。對詩人的大義正言,也給了一個自由的天地,所以,新詩的天地,也就比過去變得更博大了。所以,馬明東寫道:

              人民是天  人民是地

              人民是世界存在的意義

              太陽為誰熱  月亮為誰圓

              風為誰歌

                      雨為誰訴

                             天蓋地載

                                     日月照臨

              上天至上  大地至尊

              立地頂天  唯有為民    

    這才是人民之聲,人民之氣。人民的命脈。他在詩中表決作一棵《掙扎的種子》:「向著教育的科學境界/我艱難的靠近爬痕/成就了熾熱的詩歌」。「在春天  我仰望新芽  風雪之中/面對枝條的增粗伸長  我淚光晶瑩」他認為,只有如此才能夠稱得上是一個被歷史認可的真誠的詩人。

    有了這個基點,我們再回到意象主題上來,在中國很早就涉及到意象這個主題了,由於「心」之因素的發達,才締造出了中國幾千年的抒情詩傳統,而中國抒情詩高度的呈現,也緣於對寫意性和對意象的重視。中國的意象詩更多的則側重於內省的智慧,注重在總體上直覺性的把握。中國意象詩從開始就注重詩的主體性和內在的境界。我們認為意象是世界物象之本體生命,須有對主體境界的內視與親證方可印證。所謂詩的澄懷與韻味,都是以審美客體與審美心胸二者合一的,物我兩泯為特徵。其仲介就是審美的意象,正是這個巧妙的意象運用,中國詩才負陰抱陽、轉虛成實,推演出千古不絕的精典詩篇。

    用這個觀點看馬明東的詩,他的詩就很注重詩本體的意象,他寫了一首:《一雙破爛的布鞋》就是用意象寫出了現時打工族的艱苦生活。

                   幾排高樓  裝修完畢

                   吸引仰望的目光

                 

                   一堆尚未清理的砂石邊

                   一雙破爛布鞋把我擊傷

                   前頭張嘴  似要說話

                   後跟上  一雙蒼涼的眼睛

                   憂傷觀望  我的眼睛模糊出

                   一位農民和泥運磚的農民形象

 

                   鞋的主人把想說的話

                   留在了這

    這首詩讓我看到了眼睛流淚,這雙破爛布鞋的殘破,象徵的述說了這代農民工的艱苦遭遇,我們都是農民的兒子,我們的父母都在這片故土上,在那個艱苦的年代堻ㄧg歷過不少的磨難,在當下為了後代的生存與發展,不少農民工,從貧困的鄉下走出來,進入城市,對中國的現代化建設又做出重要奉獻。他們的付出很具有時代意義。這雙「鞋的主人想說的話」實際上也是時代想說的話,他留在這堙A述說著一代的生命與付出。馬明東在詩中說「我說:把眼睛抬的高些/生活的姿勢放到最低/因而靠近了詩歌」這就是詩人生命深層的存在。「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是屈原之詩,他告訴我們詩人應該是生命價值和意義的永恆叩問者、探索者。詩人是一個獨立的生命個體,有著自己獨特的個性,這是具有生命力的詩,通向表現時代的最基本原因。用這個基本觀念來看馬明東的詩,它的現實性、歷史性及跨越性,就顯而易見了。                 

                   我看到古老的太陽

                   滴落血紅和夢想

                   我看到風中的金色和富足

                   960萬平方公里之上

                   浩然正氣,新了陽光

                   一個嶄新的時代就要到來

 

    馬明東的詩也如這樣一顆古老太陽,一身浩然正氣,新了陽光,一個新的詩的時代就要到來。

                      

                                                                                 20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