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新的高度創造詩意的輝煌

讀張曉陽新作《人在深秋酒在壺》

 

 

2018年是詩人張曉陽詩歌創作最具有豐收意義的一年。上半年我剛讀完他的《秋窗雜記》《西風秋月》兩本詩文大著,十月份又收到曉陽一個新的資訊。他又要出新書了,真是讓人吃驚和興奮。從年齡角度上看,他也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了,但竟然如此的充滿創作激情。不停的探索,創新不斷,真是詩壇上少有之人啊。

 

這本新作《人在深秋酒在壺》,是一本詩與文論合集。書中不論是詩還是文章,仍然保持著對歷史文化和當代文化的探求與歌頌,審視著中國幾千年的文化資源和展示著自己對現代發展的認知眼光,爆發著他堅定的詩學信念、這種執著的探索精神、超人的才智和感人的品格,真是值得我們學習與敬仰。世界著名大詩人歌德,他把自己八十二歲的漫長一生,全部投入在詩的創作上,《浮士德》這部大著,就是他精神奉獻的體現。因此,他以見解獨特、思想大膽、想像力豐富而著稱於世。而中國的張曉陽呢,也是快八十歲的老人了,他也以超常的思維方式,神奇的創新筆墨,新奇的藝術感知,把自己成熟的心智,大膽的建構出來,開闢出了自己邁步在中國詩歌史上的一條新路,那就是不停的開發華夏的母體文化和身邊的本土文化,他用自己開闊的視野,更成熟的想像力,給中國新詩的發展帶來了新的價值和活力。

 

中國現代新詩發展到今天,已經有了一個新的進展與變化。如何對中國自身的歷史文化繼續深入開發與挖掘,是每一個中國詩人的時代使命。從本質上說,也是對中國新詩如何走向世界去脫胎換骨獲得新生的一次挑戰。張曉陽的大量詩篇是以自己的血液保持了這種忠誠和成熟的境界。他不斷的寫出令人激動的詩篇和文章。他的這部作品就是一個認證,這部書集中第一部份「歲月的河流中」,就有四十組新創作的詩,這媄隡g的「亂世年代那一窗寒月」一輯,有他重讀《郁達夫文集》的有感。另一篇「那懸於夜空的悲涼」一詩,寫的是讀《陳寅恪的最後二十份年》隨感。還有一篇「在歷史的叢林中穿越」一詩,寫的是讀《中國文明正源新論》的隨感。曉陽的這些詩是從詩的本質表現了人與歷史、自然的協調與和諧,通過想像構成了內容與形式的有機整體,有象徵性的多樣化和獨特的寓義。當我讀到他這第一輯中的那組「難忘的歲月,永遠的憶念」時,心中突然一陣心跳。因為我也當過兵,我也有許多令人懷念的故事。我感到他的詩就是對心中這種懷念的喚醒,詩中寫道:

……重返軍營

認真讀著昨天的每一片月光

 

從昨天的時光中找到激情

一支伸進血管的筆

拓開我眼前的斑駁歲月

 

筆隨心走  化若無痕

形體神韻  一脈相承

揮毫潑墨  老友盡顯當年英姿

·······

信仰會產生奇跡

靈魂的覺醒

會讓這個世界天翻地覆……

 

    另一首「聽順義講董存瑞的故事」一詩,寫得也非常好,詩中寫道:

精神的傳承是一種尋找

太多的歷史細節

被世俗埋於時間的深處

    這一段「聽順義講董存瑞的故事」的感悟,寫的非常的純真,道出他這部著作對歷史文化挖掘的主旨,也是對人生之路的一種新的延伸。任何時代的深處都有一個靈魂的「核」,這個「核」是啟動人的思想和社會的推動力。這種「核」往往被埋在時間的深處,等待詩人去發掘和喚醒,張曉陽的詩就寫出了這個「埋在時間深處的核」,並用詩的形象或象徵,進行藝術性的再現,以幻想為衣衫,以良知為生命,塑造出懷念過去的整體核心,這就是他藝術審美的創造。從這幾首寫戰友的詩中,我們看出了天才詩人張曉陽的特質。他確實具有一種智慧與學識密切相聯的品格與魅力。他有不少詩寫得深入淺出,把歷史與故事寄寓於形象之中,達到了妙不可言之境。他寫的「尋找金陵老街巷」的一組詩,是本著自己對詩性的直覺,對生命脈動的尊重,本著開發老街上的歷史文化的價值來寫這組詩的。於是就展示出了金陵這條古老的街巷的獨特文化價值與意義。詩中寫道:

穿越沉默的秦淮

有六朝色彩飄入我的瞳孔……

 

一杯茶注滿了我心中的空

一隻鳥飛越千里江山

記憶中的碎片不是風景

而是通向我心靈的一束陽光……

 

曉陽用想像的符號,將歷史的現實與詩的距離拉近,將無形變成有形,再用形象變成六朝色彩的古巷,光彩奪目的去喚醒人們的記憶。大詩人龐德說:「意象是在一瞬間表現出來的理性與感性的複合體」,這話實際也映現了曉陽的寫作方式,

                 一杯茶注滿了我心中的空

                   一隻鳥飛越千里江山

                   記憶中的碎片不是風景

                   而是通向我心靈的一束陽光

這幾句詩寫得很有味道,所謂意象,就是一種意念的虛構,有了這種虛構,詩才能產生巨大的空間和巨大的力量,映射出人間與人性的色彩。曉陽就是用自己一瞬的直感顯示出了激盪而又深沉的心境,氣勢宏大的展示了這片古老街巷的奇妙光彩。

 

人生在世,日月如梭。每一個生命的成長與流逝,都是在轉眼之間的事。每一個人都是在這種時間的轉換中,感應季節,穿越迷茫與困惑,步入自己的晚年。張曉陽在這種時間的流逝中卻發現了時間的隱喻,開拓了自己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他的這本詩集名字《人在深秋酒在壺》這個「人在深秋」寫的就是人入深秋的時間境域。這個「酒在壺」呢,就是它充盈的詩意和韻味。古代不少詩人寫了不少品酒,飲酒的詩,詩中都道出了人生的經驗,生命的千般滋味。這個人生的金秋到底有多麼的厚重、豐富,只有用酒來做象徵,才有不可言喻的美妙和無以言表的詩境。

 

張曉陽在詩中寫道:釀一壺回憶,寫一紙故事

 多希望像先賢那樣

 寄情於青山綠水、風霜雨雪

 

 感恩這個世界與這個社會

 讓我有一間蝸室擋風雨

 還有五斗米,可以頤養天年·······

 

 以詩育心,以美啟真

 淚眼舉著我

 來到秋天的高處

 牙齒無法談論舌頭

 仰望天空

 我把淚滴落成暗夜的星……

這首詩寫出的是他的心懷和影子。詩人的巧思成功的契入了自己對人生的理念。啊!人生晚霞是多麼的美好啊。順著這個理念你仔細讀讀這本詩文集,你就會窺見他骨子堻z射出的一種民族的雄氣,從血液中噴出的一種民聲的高音,每一首詩都是他生命由內向外的爆裂,詩如星月,閃灼著永不消失的光澤。

 

正如他在詩中所寫:掬一捧星光

 放在忱邊

 讓今夜的夢境

 落入一個四面環水的澤國……

張曉陽寫自己「人在深秋」,是寫了自己的晚霞工程。人生的晚霞掛上天空,這時天黑的就很快了。杜甫詩人說:「陰陽割昏曉」,眼看這個昏曉就被時間割沒了。作為一個珍惜時間的人,就得要只爭朝夕,不然就沒有意義了。我們必須「以詩育心,以美啟真」在晚霞的意境中追尋永恆的向度,在新的生命高度上去繼續創造人生的輝煌。

 

20181016——18山東濰坊悠閒齋

 

王耀東 詩人、作家、文藝評論家。祖籍山東,現居北京。

17歲開始發表作品,五十多年來一直堅持文藝創作。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書畫研究院院長。

世界詩人協會名譽會長、世界文藝家聯合會名譽會長。

《人民日報》之《人民美術》編審、哈佛大學《美中社會與文化》特約編委。

主要著作有詩集《在歷史的眼睛堙n、《折一支菩提送給你》、《不流淚的土地》,

詩論《躲在天堂堛熔晰》、文論《走向輝煌之夢》、電視文學劇本《旋轉的山林》、詩文集《王耀東詩文選》(3卷)等20多部,

部分作品多次獲獎,部分作品被譯成日文、法文、英文在美國、日本、東南亞各國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