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 物

 

現在我只能疲倦的躺在

黑漆漆的垃圾桶

等待帶我走的人

不問來路

不問去向

 

默默中想起了很多手

曾被拋過  扯過  揑過  揉過之後

那是以前的事了

 

以前我是立著的  討人喜歡的

置在玻璃窗  

在喜愛的人的手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現在我只能疲倦的躺在

黑漆漆的垃圾桶

等著帶我走的人的渺茫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