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頑童

為“老”友詩畫家黃永玉先生而寫

 

 

比幼童更幼

比老頭更老

 

這老頑童

從他長長的一生中

順手抓了一把酸甜苦辣

放進嘴裡

津津有味地咀嚼

 

然後張開大口

把有血有肉的笑料

噴向一張張

笑不是哭也不是的

 

 

A NAUGHTY OLD BOY

for my "old" artist friend, Mr. Huang Yong-yu

 

 

younger than a young boy

older than an old man

 

this naughty old boy

grasps a handful of sweets and bitters

joys and sorrows

from his long --- long --- life

puts them in his mouth

and chews with gusto

 

he then spews out the flesh-and-blood jokes

towards the crowds

so stunning that they don't know

whether to laugh

or to cry

 

 

附記:在網絡上讀到了“90後”不老的老頑童黃永玉先生的趣事(https://mp.weixin.qq.com/s/PM0RZ4UOlLVVcRuGeMLiMQ),一時興起,寫了這首詩。本來想手寫了寄給他,但心想信件甚至電郵對他來說可能都已過時,又不知他是否也玩微信。打電話到北京的萬荷堂又沒人接。乾脆還是找個刊物發表,也許更能有機會讓他讀到。

 

我曾兩度應邀到北京他的萬荷堂做客。他在給我的信上說:真羡慕寫得好詩的詩人。我用石頭把精彩句子鑲在荷塘的牆上。我記得其中有戴望舒的<樂園鳥>,松尾芭蕉的俳句,以及當代詩人綠原、桑琠鰽左爾皏y。大概是因為我的詩短小,<流浪者>之外,他的牆上還鑲了我的另一首詩<醉漢>的首節。

 

他的居所就在萬荷堂的隔壁。每天早上他都和他的夫人及女兒端了早點過來同我一起吃飯聊天。有一天我早起無事隨手打開通門,沒想到才一腳踩進去,便有一大群狼狗猛衝了過來把我團團圍住狂吠不已。幸好此時主人手執木棍從室內衝了出來,一邊大喊:救駕來了!,把狗群驅散。是一個難忘的趣憶。

 

 

 

PS: 前兩天朋友傳來下面這個“無齡感”鏈接,其中談到老畫家詩人黃永玉先生,相當有趣。翻出了我不久前在香港《橄欖葉詩刊》上刊出的寫他的一首詩(見附件)。博哈哈一笑!祝大家永遠年輕!長春不老!!

非馬

 

無齡感2020年一定會火的一個新詞,即將改變你的生活方式! 2020-01-06

https://mp.weixin.qq.com/s/qh94QBsYB6GA-b5RB2EBnA 

   

 

                                   2020.01.08  寄自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