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2

 

風半盞,落葉紛飛

月光在鐵軌上冷,嘆息

無奈。一條筆直的路,被半瓶啤酒喝醉

遠方,是個詩意的借口

逃離,顧不上修養

讓時間收拾殘局

 

設想太美。筆,不忍落下

無心的一畫,總怕誤傷心照不宣的愜意

手心裡僅能使用的幾枚漢字,

帶著慌亂的心跳和足夠的溫度

猜透背影

地上半筐旁白,試圖趟過城北那條憂傷的河

忘不掉的苦難,毀掉了一座城市嶄新的記憶

 

夜,私語

在各自的窗上畫著各自的圓

滿月,被反復臨摹

時間抹不去心痕

傾訴是最後的挽留

托今晚的月,把另一個自己渡上岸

 

庚子書簡2020.04.01

 

 

迷惘,是《庚子書簡》的序言

彎彎的小河,走過戰戰兢兢的三月

手裡攥皺的半截鄉愁,

茫然地站在他鄉的站台上

 

雨夾雪,打濕北國的張望

牆上的一幅畫,等風叫醒

酣睡的土地,摘下口罩

牽一枝春來,種幾朵花開

 

三月,嘮叨在耳邊被風連根拔起

放在二畝地外,農諺入口念舊

生命如此遼闊,也夠不到高過屋脊的夙願

 

一燈如豆,寧靜誘人

青春從來不肯輕易放手

冷冷清清的夜,凍不醒風風火火的夢

驚詫了窗上那彎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