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冠寇”

 

怎麼也沒想到,鼠年春節會以這樣的方式開局。更沒想到,在萬家團圓的時刻,我被突然派往車站值班,在寒風凜冽中迎戰突如其來的“冠寇”,在冰天雪地中亮出我閃光的利刃。

 

大年初一,天氣出奇的好,晴空萬里,天藍日麗,忙碌了一年的人們正在享受新春佳節的幸福安康。然而,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卻已經危機四伏,可恨的冠狀病毒像魑魅魍魎一樣,鬼鬼祟祟,陰險猙獰,將罪惡而歹毒的魔爪猛地伸向神州大地。彼時,我正在享受節日的閒暇與寧靜。突然,手機驟響,電話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單位緊急通知我馬上停止休假,立即進入工作狀態,並負責組織醫護人員翌日全天在高鐵站,對所有入城旅客進行體溫檢測。

 

我心跳驟然加快,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作為醫務工作者,我一直關注著武漢疫情的動態,深知其嚴重性和危害性,但卻沒想到它如此迅猛,竟然已經兵臨城下,萬分緊急了。我的思維在快速跳動,自我提醒必須特事特辦,急疫情之所急,想疫情之所想。於是,迅速打開檔夾,翻出春節值班表。對報備的早、中、晚三個班次人員逐一進行電話確認。然而,看似簡單的一個小事情,由於正處在放假期間,落實起來並不容易,近廿名值班人員的電話,大部分竟一直處於盲音、佔線、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的提示中,於是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反復撥打。本人電話不通就打家屬的,家屬的不通就打科室主任的,直到打通為止。因為事關重大,必須通知到人頭,方能確保萬無一失,而不能有一絲一點的閃失和差池!就這樣,我用了近三個小時,從下午一直打到夜幕降臨,才終於逐一落實到位。

 

只有四五個小時睡覺時間,我輾轉難眠,醒醒睡睡,迷迷糊糊,乾脆起床,提前去醫院領防疫物資和裝備。佳節寊瘙嶊熊騛D,空曠而寂靜,我駕車飛駛,感覺真的像是去參加一場戰鬥,而我就是提著尖刀奔赴戰場的士兵,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壯懷激烈的感慨。還好,由於措施到位,早班的醫護人員陸續到來,按時進入崗位。很快,一批批旅客就簇擁而來了,除了常見那種肩背臂挎地大包小包之外,這一次基本上都戴著口罩。遠遠看,像是統一著裝,或有組織地在進行某項活動似的。頓時,一種壓迫感席捲而來,可見疫情在全國範圍蔓延到了多麼嚴重的程度。而我們工作人員則更是不敢懈怠,嚴格按程式對所有下車旅客進行體溫測試。

 

此時的邯鄲,還是數九寒天,尤其是北方的淩晨,寒冷能讓空氣凝滯,醫護人員穿著厚厚的軍大衣也被凍得瑟瑟發抖,卻依然堅強地在崗位上堅守著。到過高鐵站的人都知道,出站口是一個兩頭透氣的大通道,穿堂風讓堶掖惕N異常,不僅肆虐著我們的白衣天使,也摧殘著我們賴以工作的器械,專門裝備的紅外線成像測溫儀,因不堪其冷而不斷罷工。於是,工作人員就另闢蹊徑,用電熱毯將其裹住,像善待老朋友一樣保護它。還有體溫槍,也不堪忍受酷寒而不斷抗議,醫護人員就只好將其揣進懷中,像哄寶寶一樣愛護它,讓人感動的無以復加。為了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可愛的白衣天使放棄休假,克服困難,無怨無悔地站在了抗疫一線,實在可欽可佩,可愛可敬。

 

按規定,我作為帶班負責人,督促完成交接班後就可以回辦公室待命。然而,此情此景,讓我怎能忍心離去呢!於是,我就在現場指揮、協調、分流,一刻不停地投入了無聲的戰鬥,事無巨細地穿梭在人流之中。上午,市裡負責防疫總協調的領導去巡查,對我們的認真堅守和細緻盤查給予了充分的認可和肯定;下午,市長張維亮也親赴現場慰問,我在彙報時不無動情地說“一定死守第一道防線,不遺漏一例發熱患者”,引得其帶頭為我鼓掌。當然,我說的不是豪言壯話,而是身臨其境後,發自肺腑的聲音,來自胸膛的決心。因為這是沉甸甸的職責,是重如泰山的責任,是這座城市健康所繫的關溢,而怎能不用心用力,甚至用生命去維護呢!

 

華燈初上,夜幕重新覆蓋大地,零點前的最後一趟列車準時到站,旅客們魚貫而出,我的工作也順利結束。至此,我在冰冷如窖的高鐵出站口呆了將近一天一夜,累困交加,雙腿如鉛,但內心卻感到非常欣慰,為我能在轟轟烈烈的抗疫工作中召之即來而自豪,為我能在嚴防死守的抗疫鬥爭中來之能戰而驕傲。

 

                 2020.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