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花謝了

一池的繁華只剩下了

不屈的梗枝

無奈的枯葉隨風抖動

 

花謝了

北風驚醒的小鳥

飛往何處

一林的翠綠

怎麼都成了一排排的墓碑

墓誌銘﹕死于安樂

 

花謝了

最後的花瓣落入池中

結冰的水

起不了一絲漣漪

如化石   如一個回憶

 

回憶是一個隧道

單方向通行

春季

要等多久才會回來

 

2006年1月30日陽光普照的冬日

比利時日紅樓。

 

 

附記 ■■■

 

1975年的夏天﹐打了個瞌睡﹐一覺醒來已經是整整三十年後。發覺最好的詩友陳本銘(藥河)竟然不在了。悲痛、失落、傷感、無法形容。一切都變了。

 

不變的是其他的詩友笛友﹐居然還在全世界各地默默的耕耘、播種﹐如荷野、陳銘華、秋夢、刀飛、銀髮、杜風人、陳國正、令我感覺如一逃兵。大家的鼓勵令我興奮﹐風笛詩社﹐新大陸詩庫﹐香港文學資料庫等網站繼續張貼我三十多年前的作品更令我非常感動。

 

此詩是冬眠後的第一篇作品﹐希望2006年是一個好的開始